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扶颂
加入时间:2016-08-0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吴泽军,笔名扶颂,湖南郴州临武人,1970年出生,省作协会员,省诗歌学会会员。1996年至今在公开刊物公开发表作品400多篇,作品《在民间》(三首)获2000年中国作协《诗刊》“走进新世纪”诗歌大赛奖,《乙未春深到贵州高原用茅台酒敬一回天地神明》获2017年“国际诗酒大会”现代诗歌奖,《母亲书》(2016年)、《十五年,一位诗人和他的郴州》(2017年)在中国诗歌网入选“中国好诗”,作品《在郴州写给祖国》获2017年中国诗歌网“新时代歌咏”全国主题诗歌大赛奖,十余次获得省市文学征文奖。公开出版诗集《喊你五百年》(2008年)。现居临武。

雪冻:一株羊蹄甲树的叶子和花朵

雪冻:一株羊蹄甲树的叶子和花朵


/扶颂

雪冻把羊蹄甲树的叶子和花朵降伏得很有策略
先是刮大北风,把枝叶摇得晕头转向
然后把温度放低,把湿度抬高
神不知鬼不觉的,以致羊蹄甲树的青叶和红花
来不及出逃,也来不及回过神来
做点什么防备,就悉数被关闭在雪冻晶体之中
刺骨寒风继续发力
学到人类粉墙工的手段和精明
把空气中的水份,一次次刷到晶体冰冷的表面
层层加厚,变化着晶体的形状和棱角
里边的花朵和叶子不仅呼吸困难
连光合作用所需要的光也越来越稀薄
这让每片叶子的叶柄和叶丛所在枝条的受重
急速变沉。习惯松松散散过日子
慢悠悠兜风,懒洋洋开花的整个一株
羊蹄甲树,变得从未有过的紧张和无助
想团结起来抵御无边雪冻的侵犯和压迫
已经为时已晚,命运堪忧
羊蹄甲树的叶子们开始听天由命
把晶体当做密封的屋子或者贴身的依靠
睡起长觉。暗自恨心的羊蹄甲树的花朵们
想把展开的花姿收回,已是绝无可能
只能收敛花朵的水色,放弃保住花容的努力
只有树群下摆放摩托车甬道边上的一丛枝叶
下定了决心,索性借着下垂的重力
把枝头抵近了地面。枝头最前面的一片叶子
在我中午下班时,已经从雪冻晶体中成功突围
抓住我摩托车的前保险杆,斜靠在车前防护盖上
情势安稳,正在恢复性地休息。我没有打扰它
骑着摩托车回到家门口时,它还靠在车防护盖上
我不知道该把这片叶子转移到哪里
下午上班骑摩托车到单位
我把车子停在羊蹄甲树下的甬道上
那片叶子还靠在车身上继续休息
下午下班,摩托车前身的那片叶子却不翼而飞
四下里不见它的踪影,我感到无比蹊跷
哦!一定是上帝让这片值得拯救的叶子
返回到了羊蹄甲树上
一根没被雪冻给冻住的树枝上

2019年1月4日写于临武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