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雨村
加入时间:2016-08-1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林旭明,笔名雨村、郁鸣等,在省内外有诗歌、小说、故事、论文等作品在陕西《延河》、广西《南国诗报》、广东《湛江文学》、《汕头作家》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也发表一定数量的旧体诗,为两本文集作序。创建鉴江青年文化艺术协会,兼任会刊主编。是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吴川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协会丛书《鉴水春潮》和《吴川作家》报编辑。担任吴川市比干文化促进会会刊《比干文化》的责任编辑。

诗歌界才女——徐正华巾帼不让须眉

诗歌界才女--徐正华巾帼不让须眉

       广东   雨村

    热爱生活,享受美好,固然是人生一大乐事。然而,你可曾知道?追求和信仰,它不但伴随着人的一生,而且会直接影响着人的一生的。生活中假如有坚定的信念,你便会有无尽的快乐!女诗人徐正华乐学好思,善于发现生活中的亮点,始终坚持不懈地勇敢登攀,以坚定的执念,沿着既定的方向一路探索、放马前行,从中寻找到了乐趣。她写诗,有苦有忧有烦恼。学识上的淬炼、磨砺上的艰辛、游历上的精彩,凡此总总,奠定了她果敢刚毅的性格,冶炼了她正直无私的品行。欣赏她的诗歌,可唯百味杂陈,有甜酸苦辣,也有欢喜悲壮。气魄的大度与高阔的视野,让她的诗刚柔并济,阳光的男子魅力与女子的婀娜柔情兼容并蓄,成就了她不一样的亮丽人生和豪爽细腻的诗风诗骨。有人说:磨砺是最好的老师。我想,前人的总结不无道理。
    女诗人徐正华的诗歌洗炼又含蓄,幽默又朦胧。把对现实生活的爱憎情感敢于坦露,大刀阔斧,毫无造作。的确具有大诗家的风彩。
    她的诗《活着》是这样写的:“鲜花活着,不只苦争春天\月华柔情,成全相爱的恋人\\卑微的狗,为了生存\而摇尾乞伶\忠诚的狗看门,也是生活\即使深夜,还巡视、狂吠\\ 一头牛,活着,为了\不挨鞭子,含泪\忍耐,背拖犁铧,在旱地和水田里\劳作,将快乐埋葬在苦楚里”。
   为什么而活着?应如何活着?诗人抓住了“鲜花”、“月华”、“狗”和“牛”来写。百花争艳地活着,不单单是“苦争春”;无边的“月华”,为恋人创造了气氛;“卑微的狗”,“摇尾乞伶”,“忠实的狗”,“深夜巡视”。“牛”把“快乐埋葬在苦楚里”。芸芸众生皆苦,又无不为活着抗争。喧嚣犷野,世事繁杂,茫茫大千,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活着,各司其职,各尽其责。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动物或是植物,抑或是一切事物,存在才有眷念,存在都有意义。你看星空无限,便给人粗犷的联想,你看微粒的浮游,便组成宇宙的浩瀚。诗人以小说大,以寡博众,引入动念,启迪思维。一切众生皆为活着奋争,甚至无奈的慨叹命运捉弄。而具有高等智慧的人类,难道不可以从中警省一些什么吗?
    女诗人用自己的睿智审时度世,细致观察炎凉的世态。在描摹众生苦乐的悲情执念中,独具只眼。用明喻隐喻,拷背人生的丑陋与悲壮。但其忧伤怜悯之心在在可见,挖掘出人性的显光点。这都突显了女诗人广博温婉的情怀和叹惜世态的凉薄。
    诗人的《彼此不相忘》,以热烈激情,充满欢乐的阳光心性拥抱世界,教人豁达,诱人动情。世界如果满是爱,但愿“彼此不相忘”。这不是豪言壮语,不是无的放矢。其纯真的女子天性可见一斑。请看原诗:
    “我爱黎明带给世界抚慰心灵的光\我爱太阳照耀万物温暖的光\\我爱星星忽明忽暗的浪漫\我爱月亮因为发光就没了黑暗\我爱月亮纯洁无瑕\\我爱高山君子的雄伟\我爱平原的一览无余\\我爱大海广阔澎湃的激情\我爱黄河的誓言\\痣在左臂弯\彼此不相忘\至死不喝孟婆汤”。
    爱情诗看得多了,抒情诗看得多了,有时会觉得泛味,嚼而无味,可能会产生逆反心理。而欣赏《彼此不相忘》,你就不觉得油腻,不觉得低劣庸俗。反而有眼界大开,清新典雅的快慰。九个“爱”,包揽 一切,长排句一气呵成。诗 人爱世界万物,融情于天地间。上下四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诗人博大的胸襟把爱放置宇宙之中,可见其有多爱这个世界!人海茫茫,生死不渝。“彼此不相忘,至死不喝孟婆汤!”爱究竟有多深?爱可以生死相随,已经刻入脑际,铸成烙印。女诗人天真纯情,决然果断,沉着稳重,大胆地披露了自己的爱“至死不喝孟婆汤”。这不是无病呻吟,哗众取宠。诗人广博的爱融入了整个世界。“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随”?“情”之一字,千秋万载激励了多少世人奋发向上?谱写了多少可歌可泣的动人诗篇?结句“至死不喝孟婆汤”,是画龙点睛的神来之笔,这是诗人普世的大爱,是一种至死不渝的爱情观的直白。诗人咏颂风花雪月,歌舞升平世界,寄豪情壮志于山水密林间,无不以言志为宗旨。
    她的诗歌《盼雪》构思可谓别具一格,空灵世界里用生活琐碎作铺垫,锻造了一幅尽善尽美的雪域风光。请看:
    “这样的季节\自然而然地会想到雪\能勾起快乐回忆的\也一定是雪\\打雪仗堆雪人\斑鸠在雪地上漫步\像白:纸上挪动的逗号\\雪花纷飞\把南方打扮成北国\落在枝头像梨花\落在手心顷刻间便溶化\啊,我可爱又可怜的雪花……”
    人生难得一日闲,梦里依稀满是花。诗人在日常纷繁的忙碌中,偶有余暇回忆赏雪的余蕴。雪地上那古井无波的平静生活,斑鸠潇洒地闲庭信步,多像一张宽阔无边的白纸上的一个逗号啊!“我们”“堆雪人”,“打雪仗”,那欢乐的、人畜无害地玩耍的情景,在漫长人生中已经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南国的雪花不成气候,那怕“落在手心顷刻间便溶化”,“可怜的雪花”!诗人追求时尚的美,却又惊叹时光流逝的飞快。活着几十年便如那白驹过隙,短暂的人生瞬间即逝,如果不好好珍惜宝贵的光阴,过去了,又是一张白纸重新开始。不过,人生不再,生命只有一次呵!
    诗人心田间淙淙流过岁月的残痕,似乎是对雪景的缅怀、遥忆,无刻意的描绘。是梦幻般的呓语,朦朦胧胧中把人引入了虚空。浅白的语言,平直的铺陈,好像没有踏雪无垠芳踪,却无意间揭露了生命的真谛。没有看破红尘的温怒,也没有争霸天下的雄心。“雪”只是一种自然景象,北国雪多可“打雪仗”,可“堆雪人”。南方雪少,入手即化。也可说诗人含蓄地打了比方。人生苦短,岁月如梦。好好珍惜吧,活着的每一天!
    我喜欢诗人的诗,不在于它多伟大,也不在于它多瑰丽。而在于实在!诗人走到今天,付出了青春热血,付出了岁月芳华。烦恼,灭不了兴趣;落薄,冶炼了刚毅。从低层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上走。此心,只为圆一个金色的梦--走在时代的前列,期盼进入诗坛的最高殿堂,摘取那个桂冠!我想,女诗人巾帼不让须眉,以她过人的才华,今后,必将在诗歌界大放异彩!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