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张定浩
加入时间:2016-10-2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张定浩,1976年生,安徽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笔名waits,写诗和文章,现居上海。著有《既见君子:过去时代的诗与人》、《倾盖集》、《批评的准备》。

张定浩的诗

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
 
 
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
细雨中的日光,春天的冷,
秋千摇碎大风,
堤岸上河水游荡。
总是第二乐章
在半开的房间里盘桓;
有些水果不会腐烂,它们干枯成
轻盈的纪念品。
 
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
琥珀里的时间,微暗的火,
一生都在半途而废,
一生都怀抱热望。
夹竹桃掉落在青草上,
是刚刚醒来的风车;
静止多年的水
轻轻晃动成冰。
 
我喜爱你忽然捂住我喋喋不休的口,
教我沉默。
 
2014.4.19-20
 
 
新天使 
 
 
他垂手肃立
从天堂吹来的风暴
遂只能掀动
他黑色长袍的一角
但里面的白鸽就此飞走了
他企图转身
猛然又似乎想起
那位拜访过地狱的
名歌手
脖颈遂僵硬成某种不彻底的决断
难以回头,也无法再凝视面前的世界
他就这么歪着脑袋站在
离地一英尺的空中
像一个厕身于自己命运的人
随时会飘走,随时还在原地
 
2014.4
 
 
纸箱子
 
 
你一定还记得那些捆扎结实的纸箱子。
汛期来临的时候,它们漂浮于每一条楼道,
像男孩子们手里的船模,轻盈而坚固。
这曾让人觉得安心,
因为我只有两只手,你也一样,
不能带走一切。
 
可我能不能告诉你,我正听见
它们不断下沉的声音?
而原以为它们会顺流直下的,
以为它们会先我们一步,
抵达桃源的深处,早早准备好无数
令人唏嘘的礼物。
 
我能不能告诉你它们正在沉没,
正穿过幽暗的水藻,
穿过迁徙的鱼群和漩涡,
以及一层层绵软如糖的流沙?
 
我能不能告诉你,
它们正静静地躺在我身边,
而一切都不曾被毁灭,
它们只是从水面消失?
 
2004.8
 
 
1825年12月14日
 
 
我看见他们站成一个个方阵
在枢密院广场
严肃、庄重、如此年轻
相信沉默的力量
 
连卢克莱修都可以解释
他们在寒冷的十二月
聚集于此的原因
不过是起始于
 
一些原子的自由偏移
一个简单的物理现象
不必紧张    不必紧张
即使他们冲进枢密院
即使沙皇被撕成风中碎片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唯有沉默的方阵以及
大片飘落的雪花以及
额头缓缓凝固的汗水
 
可是喧嚣声已临近
炮兵正点燃引信
酒馆里的人群也纷纷走上大街
好像要提前迎接
圣子的降临
 
我看见大雪中均匀呼吸的他们
正如春天里轻轻振翅的蝴蝶
它们茫然不知
自己会是一场热带风暴的源头
 
天色开始发暗
在遮羞布徐徐拉合之前
黑色旋涡的中央
有一只蝴蝶嘶哑着歌喉
他们静静地听
 
 
2002.12.24夜
 
 
蜻蜓
 
 
这一条旅途是漫长的,
从遥远的池沼到喧嚷的街市。
它的翅翼已然无力,
不能继续为你写作
种种诡秘的诗篇。
两万只昏暗的眼睛是否曾看清
此生所居住的世界?
这是一个谜。
它抖了抖细长的腰身,
形容词纷纷脱落,
一切迅速简单,
像最初的那片白色水雾。
借着尚有粘性的长脚,
它攀紧夏日里的最后一丝风。
 
2002.9
 
 
瀑布
 
 
最初的河床陡然倾塌,
迎接流水的,是风。
 
抱着回返天空的心情,那些死去的雪
将经受第二次坠落。
 
随后,还会有无数次
大大小小的坠落。
 
而在被海鸟唤醒的刹那,
它单单只记得这第二次。
 
最真切,但不可悔改。
 
2004.4
 
 
玛格丽特与大师
 
 
那个用洋槐花装扮三十岁春天的女子
在嘈杂汹涌的大街上需要
被一个人遇见,
风中狂奔的洋槐花需要
一个长长的吻,
在身体深处的蜜尚未干涸之前。
 
他是一张慢慢形成的脸,
形成了,就不会消失。
就被她守护。
地下室雨水滴答
被烤土豆弄黑的手指又插进头发里,
她反复阅读他写的每一个字,
并暗暗将自己缝置其中。
 
在被葛藤缠绕之前,他只是
无用的樛木。
这地下室里的大师
被忽如其来的热情所缠绕,
晕头转向,破壳而出,
埋住丁香花丛的雪堆随即将他埋没。
 
她弄丢了爱人,因为轻率的爱。
为了重新找到他,
她甚至学会了飞翔。
她飞越灯火辉煌的城市,
飞越迎面而来的大地,
飞越森林、湖泊,和银白色的夜空。
群星、月亮,以及泪水浇灌的生活
都疯狂地后退
叶尼塞河谷里雾气蒸腾
她重新生长,散发光辉,
于是,白嘴鸦将她连同春天一起带回来。
 
她成为夜店女王,被撒旦选中,
一切恶和坚硬魂灵都向她屈身,
亲吻她的膝盖。
而她只是发疯般想念他,
出于骄傲,她拒绝开口请求。
一个人怎能请求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
 
“亲爱的女士,您可以要求一件事。”
欢宴过后,无所不能的那人抛出古老诱惑。
要求幸福,是的,然而,假若只有一次,
那个用洋槐花装扮三十岁春天的女子
要求的竟是——他人的幸福。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永生不死的。”
黑猫高声叫道。
 
风雨如晦,
光明与黑暗,循环往复。
那些毁于火的,终将从火里重生。
沉沦于深渊的,又自星辰间涌出。
终于,她又见到他,
仿佛初生的胎儿蜷伏于灰发之中。
 
见惯了炼狱锻造的狂野魂灵,
她对人类的软弱和卑微有些陌生,
迟疑地,她伸出手,请他抬起头,
那是一张慢慢形成的脸,
形成了,就不会消失。
就被她守护。
 
2009.6
 
 
雨滴
——为马雁
 
 
我们最后总是会坐在台阶前
把雨滴和青草编织成河流
那细小坚定的旅行者正盘算
亿万年都不停止的征程
 
我们都曾是很好的织者
织出过绚烂光华也织出了
痛苦且动人的银河
这骄傲旧习难改  你轻笑
 
我也跟着绽放
手指间的雨滴也绽放
在石板上
 
而这是安静的午后
有人推开院子的门看见
我们正坐在屋檐
 
2011.3.24 
 
 
死亡不该被严肃地谈论
 
 
死亡不该被严肃地谈论,
离去的人不该被面带忧戚地怀念,
因为痛苦不停消耗痛苦,
而哀伤最终会阻断哀伤。
 
落叶不该被囚禁成书签,
尤利西斯不该在爱与迟钝中干枯,
孩子们或海浪会捡起他们,轻轻地
撕碎,再毫无意义地丢弃。
 
那些生活在一个地方的人也不会
每天遇见,那些遇见的人也不会
时刻拥抱,那些拥抱的人
没有办法相互凝视。
 
就像我们在大风中点燃一支烟,
就像我们面对面坐着都不说话。
 
2013.1.2
 
 
在萨拉乌苏
 
 
1
 
此刻我们坐在斜坡上观看
低处泉眼中泥沙的变幻。
 
那儿是喷薄不息的宁静,
地下迷宫里热烈探索的心灵。
 
有人赤足测量星云的温度,
留下几声尖叫,牛羊就抬起头颅。
 
而河流依旧温暖,依旧深藏
动人的漩涡,映照出天空
 
蓝青色笑容。但柳树一再地
戕伐自身,好从伤口萌生温柔与细密,
 
好吸纳一切穿越它们躯体的尘灰,
且让自己还能免于大风的摧毁。
 
你知道的,欠缺是一个名词,就像亿万年前
湖泊慢慢干涸,再长出铺满青草的群山。
 
2
 
他们白天漫游,再如暮色从四面
聚合,用一些古老问题打发夜晚。
 
比如这一次,他们竟然谈到了
动力的来源。究竟是什么
 
让一个人可以生活下去,
有勇气醒来,起身,走长的路。
 
很多人诉诸于好奇,讲述种种
朝向未知世界的热情。
 
但他对此知之甚少。他不是因为
日光底下的新事,才生出感谢和赞美。
 
他欲求的只是挽留。那些像干树枝一样
不断在身后折落之物,它们闪着微光,
 
是衰变期的星辰,正因他的执拗,
才没有毁灭,才随他充满动荡不息的宇宙。
 
3
 
那个老人带领我们攀上清晨的沙丘,
它悬在峡谷顶端就像烈日轻轻奔走。
 
很多年前他尽力插下的细小柳枝,
很多都已经死去,不能向他致意。
 
但他熟悉这里每一处尚且活着的事物,
以及每一片流沙深处跃跃欲出的颧骨。
 
静静的,我们潜行于白垩纪的风声里,
而黑蚂蚁悄悄书写,今天的日记。
 
它也许见过那些端坐在尘灰中的人,
见过那些像猫一样,吞食污浊以洁净自身的人,
 
见过因为寻求幸福而被损坏的人,
也见过怀揣秘密、因而幸福的人。
 
瞧,那个老人随手掘出一块骨头,
说,十万年前有过一只奔跑的犀牛。
 
4
 
在艾草和沙芥编织的宇宙网眼中,
在向着无限空间蔓延的沙粒之上,
 
他们尚有时间朗读那位法国神父的作品,
关于整个世界如何最终呈现为天使的面容。
 
“我们耳熟能详的古希腊人或古罗马人而今安在?
最早的纺车、最早的马车和最早的炉灶安在?”
 
去年的白雪安在?
那将炬火交付之后隐没在黑暗中的跑步者安在?
 
难道,不正是借助这些不断失去之物,
“宇宙中有些东西在摆脱熵”,犹如
 
呼啸向上的火箭在摆脱地心的牵引,
那狭小的顶部舱室中,收藏有人类最后的心灵。
 
他被这个决断深深打动,
就像他曾被另一位发明幸福者所打动。
 
5
 
或许是我们的生命黑暗,
所以能突如其来地见到银河。
 
沿着它,可以找到十字形的天鹅,
它正又一次掠过沉默明亮的织女,
 
让我想起无边的细雨,
以及细雨之上汹涌燃烧的冰雪。
 
一个人该怎样才能够不再胆怯,
该怎样理解有关幸福的发生,
 
我们亲手点燃不可命名的篝火,
并肩看它升腾,又碎裂成
 
黑色的光。
一个人该怎样在盛宴前
 
放慢脚步,在结束时保持清醒。
怀抱无限的怜悯,虚构出地狱的完整。
 
2014.2.6-2014.4.12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