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匡文留
加入时间:2016-11-1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匡文留,女性当代诗人。满族,生于北京,长于大西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第三、四届理事,甘肃人民广播电台主任编辑、记者。现在北京兼职、写作。 1980年步入诗坛,在全国二百多家报刊发表诗作三千多首,作品被收入百余种选集并介绍到国外。出版诗集《爱的河》《女性的沙漠》《第二性迷宫》《西部女性》《情人泊》《女孩日记》《匡文留抒情诗》《爱狱》《灵魂在舞蹈》《另一种围城》《古都•诗魂》《我乘风归来》《回眸青春》,散文诗集《走过寂寞》《少女四季》,散文集《姐妹散文》《诗人笔记》《围城内外》,诗论集《匡文留与诗》《匡文留诗世界》,长篇小说《花季不是梦》《体验》《我的爱在飞》,长篇纪实《少女隐情》《我爱北京》《我爱我的祖国》《我爱中国共产党》等二十多部专集。多次获全国及省级文学奖,生平与创作收入国内外近百部权威性辞书。

土耳其进行曲(组诗)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四月
明媚浓缩又浓缩
继而膨胀再膨胀  诸如
古典  风情  战争这样的词语
凝铸成青铜撞击的大吕

古罗马U形的赛马跑道
千岁巨石  以铠甲的光泽
猩红了迅疾蹄点
恍惚角斗士罗素•克劳
大风般灌满我的领域

我胸抵埃及方尖碑
源自卢克索四千年以远的
血脉与骨骼
蓦然惊飞肩头鸽翅
云朵与毛羽  谁攻略了谁
谁又消融于谁

只听一声声咕咕
旖旎为圣索菲亚大教堂
赭顶粉壁的喘息
古老的君士坦丁堡
更古老的拜占庭  一幕幕
摧毁与焚烧  鲜血和头颅
任由四月喷泉的珠钻
呢喃成好莱坞大片了 

这座城市举世无双
博斯普鲁斯海峡啊
劈开你的躯体  完美你的神髓
是脊梁也是大动脉
让你一臂擎起欧洲
一臂托举亚洲

伊斯坦布尔
这个四月的我
走过你的脊梁走过大动脉
一瞬间就搂紧了
欧洲与亚洲                                      
        
《岩窟村的洞穴教堂壁画》

热气球正缓缓升起  硕大球体
因冲击因鼓胀而战栗
是我的双眼一颗心全部的身体
正簌簌战栗  神啊  大神
远近方圆密密匝匝
重重叠叠无以数计的
是岩崖与峰峦  还是
千奇百怪的人的肢体

男人的顽韧肌腱  硬脊与钢铁四肢
女人乳若满月  凸起和凹陷
旋转着炫目光焰

紧贴这样的体态流线
迷失于卡帕多奇亚  我听见岩窟村
地下至深橐橐的敲击声
煅炼剑戟或镰锄
碾轧与烘烤  诱惑的滋味
已然噙满我的唇舌

先民啊  公元六世纪虔诚的基督教徒
你们是如何逃亡来此  以血肉之躯
同历经数百万年磨难的火山岩
抚摸雕琢  相融相渗
做爱并繁衍  让每一矗岩窟
都有了家的命题
唱响教堂的赞美诗

洞穴  就是瞳仁  嘴巴  胸腔啊
蘸满红褐色胶泥
以肩膀擎举肩膀  先民啊
你们将宗教故事  生命的歌与泣
洗礼或升天  牲畜和粮食
画满崖壁岩穹

我带不走一丝一缕
比肉体与呼吸
久远坚强千万年的色彩和意境
足沾的沙砾  在安纳托利亚高原
竟描出些许轮廓  风
吹散啦                            

《棉花堡》

棉花在难产  撕裂与温柔
是两头砥砺并缠绵着的野兽
一团一团的雪白小崽儿呀
比风更迅疾
比苞芽更茁壮  转瞬
便以母体相迭孕育

石岩垒砌的一望无际的棉花啊
波浪跌宕的汹涌澎湃的棉花啊
是整座天穹上的白云
浪漫地聚拢来聚拢来
而后沉甸甸碾压成么
是全大地草原奔跑的羊儿羔儿
一股脑儿挽尾抵额
我钻进了你  你包容了我么

瀑布凝冻为冰峰雪野
时间被岩崖堵牢了嘴巴
空间  以旋转或颠簸的态势
叫铺天盖地的棉花  棉花  棉花
自我的腹心爆炸

棉花堡  帕姆卡莱独一无二的神力
置身  比棉花更像棉花的
亿万斯年的岩崖城堡
每一具肉体的轻薄与渺小
扑棱于鸽子
最柔软的毛羽  一闪眼
被阳光舔舐掉了
                           
《以弗所古城遗址》

在这里上演一场穿越
无需演员和道具

每一块巨石
都怀揣斑驳故事  跃跃欲试
我走过罗马大道  
审视石头面庞的喜怒哀乐
每一道红褐色巨石缝隙
都是三千岁的嘴巴
在翕动

几间脊骨顽立着的商铺
叮当声撞击阳光
是久远久远的器皿与食物
以石头的冷酷缄默
竟崩裂出幽灵至深
丝缕不绝的脉动

恍惚中马蹄飓风般卷过
克丽奥佩特拉的金鞍
魅惑且跋扈
是驰往阿尔忒米斯神殿
幽会安东尼么

神殿啊  我就是几千年前
以弗所民宅的主人哦
点燃神灯  去摩天的图书馆膜拜
同二万五千同胞
端坐于大剧场石阶  密匝匝的星星
把胸腔弹奏为海洋了

巨石托举巨石托举巨石
将我垒砌在巨石之上  大海啊
比天穹更天穹的地中海
不舍昼夜地鼓荡大桅和长帆
号称第二罗马的煌煌之城
同岁月竞技  谁能说
绶带与桂冠
不属于你呢

石头部落的词语
用不着诠释                              

《特洛伊》

比钢铁更坚硬的城墙
比城墙更牢固的城门
沙漠的狂飙  劈碎地中海
浪涛碎尸万段
以猩红浓稠和野兽的嘶鸣

英雄摧毁英雄
是至高的悲剧
铿锵寒刃在相互杀戮
阿喀琉斯利剑的闪电  灼亮
赫克托尔的心脏

高矗的特洛伊城
轰然坍塌如齑粉
特洛伊之魂  早于木马降临
便深埋下
焚烧大城的火焰

英雄摧毁英雄
智慧仁慈的父王啊  你的绝望
胜过黄沙湮没了地中海
魔鬼的木马变身神灵
缘于名叫海伦的女人
这一次私奔  绝美之城
化作沙石或珊贝

勇拱出几千年的废墟
我脚下的特洛伊
残壁顽强屹立  巨石们
以匍匐  引颈  扭曲  昂首的姿势
构筑昔日家园的辉煌

木马孤独伫立  眼睑低垂
我贴上脸颊
分明有冰冷的湿漉漉  顺躯体而下
马蹄旋开沙窝
是猩红色的
相册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