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匡文留
加入时间:2016-11-1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匡文留,女性当代诗人。满族,生于北京,长于大西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第三、四届理事,甘肃人民广播电台主任编辑、记者。现在北京兼职、写作。 1980年步入诗坛,在全国二百多家报刊发表诗作三千多首,作品被收入百余种选集并介绍到国外。出版诗集《爱的河》《女性的沙漠》《第二性迷宫》《西部女性》《情人泊》《女孩日记》《匡文留抒情诗》《爱狱》《灵魂在舞蹈》《另一种围城》《古都•诗魂》《我乘风归来》《回眸青春》,散文诗集《走过寂寞》《少女四季》,散文集《姐妹散文》《诗人笔记》《围城内外》,诗论集《匡文留与诗》《匡文留诗世界》,长篇小说《花季不是梦》《体验》《我的爱在飞》,长篇纪实《少女隐情》《我爱北京》《我爱我的祖国》《我爱中国共产党》等二十多部专集。多次获全国及省级文学奖,生平与创作收入国内外近百部权威性辞书。

战火与鸽子(组诗)

 戈兰高地

石头咬紧唇齿  犹如头颅滚滚
战火和祈祷崩裂
是阳光晶亮的眼泪

登上戈兰高地  
经由庞大地雷阵夹击
石头斑斑锈迹之上
更浓稠的锈迹血腥如初

身披云淡风轻  我高于
特拉法赫尔峰巅
以“中东的眼睛”尽览
加利利谷地  叙利亚和以色列
褐绿色土地与土地
相互依偎并吮吸着

云朵般游荡的
庄稼抑或牛羊  随风捎来
古高卢人的谣曲
拜占庭老教堂的钟声

谣曲和钟声缠绕  我身前身后的
地堡  掩体  铁丝网
大炮和坦克以伤残肢体
托举起
鸽子温柔盘旋的翅羽

古往今来  兵家必争之地
模糊了的  是古阿兰人  亚述人  波斯人
刀戟斫砍的更迭
犹新的是  六五战争  十月战争
约旦河滋润的土地与土地啊
土地与土地养育的男儿们啊
同样殷红滚烫的血  锈迹斑斑成
钢铁的残骸
太阳的眼泪

鸽子眼眸的红宝石牵引我
捧起顽韧的绿植
蹿出铁丝网和地堡钢棚
沿老炮筒前伸  昂扬着
是橄榄树啊  

                            2018•11•7 

              教堂与教堂与教堂

烛光摇曳  烛火烁动  一柄柄  
一排排坚挺的小小躯体
任高擎的心在燃烧
倔强头颅在燃烧
神秘与魅惑
在大厅腹心游走并膨胀

缄默如岩的面庞
斧凿般的轮廓
隐匿于烛影的至深
怦怦的脉动和呼吸
经由烛蕊的祷声
惊魂动魄

大厅里无处不在的
高悬于十字架的耶稣
美丽绝伦的圣母
眼眸在穿透  唇齿在翕动么
没有谁听不见  上天的奏鸣
疼痛着每一道骨缝

从特拉维夫到耶路撒冷
进了教堂  出了教堂
出了教堂  还是教堂
天使报喜堂里  全世界的
玛利亚像争相辉映
走进五饼二鱼堂  饼香鱼香弥漫
等待教徒们的虔诚

安息堂正中沉睡的圣母
袍袖依然在袂舞温柔
跋涉尽苦路的耶稣  毕生的光环
高砌成圣墓教堂
以额叩地  以掌抚摸
主诞教堂里那张旧榻
叫滚沸的人流人体
演出最新的圣经

一步一步走完了耶稣苦路
我迷失于摩肩接踵的基督徒

                             2018•11•8

              采法特犹太小镇

画幅在流动
画幅中的我在流动
好莱坞大片镜头闪回着
镜头中的我闪回着

一个个身影在流动  闪回
矜持  傲然
是黑色的
修长黑礼服似缄默的祷声
年老的或年轻的面庞
褐色络腮胡亮如锦缎
两鬓云缕飘飘  浪花连缀
是长长发卷

流动闪回着的
一顶顶圆硕貂皮帽
比五千美金更高贵的
是这个民族的尊严

鹅卵石小街足音橐橐
忽上忽下的窄巷
小小铺面的琳琅
举着小小阳台  举着鲜花
细碎而明媚地说:
我就是
世界十大最美小镇之一
以色列四大圣城之一

神秘气息  仪式感
突然便活泼泼起来
少男少女们  比明星还要炫目
一条街
一座小镇  刹那
犹太人的美丽
盛开了

                             2018•11•12

             以色列人民公社

紧傍死海
死亡的空洞之上
奇花异卉们爱并被爱
沙漠包抄  围困
爱并被爱异军突起
杀出重围

莫非圣诞老人提前了福音
火焰的红尖顶
换作工装裤与大手掌
泥土是他嫡亲儿女
一笑就绽开绿醉红香

孩子们卷曲眼睫
一眨一串椰枣两捧葡萄
妈妈的乳汁酿成蜂蜜
扑棱棱飞出白鸽

其实  戈兰高地  巴以隔离墙
就在不远处虎视眈眈
这一爿天空
却如巨大管风琴
奏鸣博爱
连同神明的日月星辰

以色列人民公社
人间的共产主义
不再是乌托邦

                             2018•11•12

              耶路撒冷

登上橄榄山巅  眼睛
悬于最高的橄榄枝叶
圣山之绿  层层荡开涟漪
绿羽般驮近耶路撒冷

老城  民宅  圣殿山  清真寺金顶
蒙太奇般交叠互映
最核心的主角
无疑是唯一的

是一张脸凸显着
渐逼渐近  比词语更准确
写明了脸及其深处的
机杼与谜底

哭墙  耶路撒冷的脸
世界上最庞大的脸
远古兵燹和剑戟镌刻上的
伤痛与血腥
比岁月更坚强更恒久
以胜过文字的表情
摧毁眼泪的堤坝

“第一圣殿”
撞碎于巴比伦人的甲胄
“第二圣殿”
焚烧于罗马人的战火
首座犹太教圣殿  全部的灵与肉
熔铸为一面墙
耶路撒冷的脸

就是家园的脸
母亲的脸  犹太人哪
纵然浪迹的足心疤痕斑斑
苏菲和安妮  在银幕上
不再会老去
骨肉的灰烬
覆盖了奥斯维辛
千百年  千里万里
躯体就是橄榄树啊
叶子茂盛成心  润泽为眼
终归为了额抵这张脸
流泪

朝阳舔舐着这张脸
密挨挨的头颅
额抵这张脸  祈祷顺泪流下
一长溜小小花瓣  
勾画得墙根活色生香

                              2018•11•13
相册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