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匡文留
加入时间:2016-11-1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匡文留,女性当代诗人。满族,生于北京,长于大西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第三、四届理事,甘肃人民广播电台主任编辑、记者。现在北京兼职、写作。 1980年步入诗坛,在全国二百多家报刊发表诗作三千多首,作品被收入百余种选集并介绍到国外。出版诗集《爱的河》《女性的沙漠》《第二性迷宫》《西部女性》《情人泊》《女孩日记》《匡文留抒情诗》《爱狱》《灵魂在舞蹈》《另一种围城》《古都•诗魂》《我乘风归来》《回眸青春》,散文诗集《走过寂寞》《少女四季》,散文集《姐妹散文》《诗人笔记》《围城内外》,诗论集《匡文留与诗》《匡文留诗世界》,长篇小说《花季不是梦》《体验》《我的爱在飞》,长篇纪实《少女隐情》《我爱北京》《我爱我的祖国》《我爱中国共产党》等二十多部专集。多次获全国及省级文学奖,生平与创作收入国内外近百部权威性辞书。

北非:海洋与沙漠的孕育(组诗)


              公主是埃及艳后的女儿么

石头永不启齿  石头
以自身的躯体与头颅
构筑成一个亘古的秘密
众多众多的石头  巨大石头
深匿于其每一个细胞里的秘密
钥匙  又握在哪位神祇的掌中

密匝匝垒砌的巨石
仿若金字塔
袅娜圆润的穹隆却在诠释
巨石的至深  至深地沉睡着
是女人

是女人  一位海伦般惊艳的公主
从公元前N年沉睡至今
被巨石镇压着的  除了爱与恨
就是血肉的孕育

她是谁  她究竟是不是
克丽奥佩特拉的嫡亲女儿
是不是曾经搅得地中海波诡云谲的
埃及艳后的女儿
是她和凯撒的女儿  抑或是
和安东尼的女儿

阿尔及尔  海风的温润沙漠的灼热
交织着勾勒我的眼瞳与思绪
我对视的巨石恍如大梦初醒
以黄金的楼船  铠甲与佩剑
权斗和阴谋  爱与欲的血
活色生香

一瞬间愣怔  
斐雯丽与伊丽莎白•泰勒的双重演绎
轻遁于地中海飘渺的蜃楼
一匹小小白驼  乌溜溜双眸
正星星般跃上
我湿漉漉的掌心

                            2018•3•12

               提巴萨的迦太基古城遗址

翻开历史厚重书页
触目马蹄踏碎头颅与四肢
铠甲剑戟斫砍啸风星月
肉体毁灭于肉体
勇士与英雄
谁又拯救得了谁

古罗马人  古希腊人  腓尼基人
你死我活  轮番占领制高点
斯巴达克斯  安东尼  角斗士
甚或《特洛伊》里
神骏银盔的布拉德•皮特
一个个性感地
扑朔于眼前方圆巨石的残肢

我盘桓起伏泥土葳蕤野草
地中海鼓荡的滋润
竟蒸腾出隐忍的血腥
这里  一头雄狮轰然仆倒
钢铁碎片  如浪花灼亮呼啸金鬃
往前  犹如神灵的巨柱
肩臂的伤口鲜血汩汩着
是绯红的霞光在亲吻

断壁残垣  这四个精准的中国汉字
所谓古城  所谓遗址
比血液里的盐  舌尖的欲望
更加一箭穿透靶心
在今春北非汹涌的气息中
就这样走过  摸一摸  偎一偎
轮廓依稀的民宅  神庙  码头  石阶

直至断崖之上
地中海幽深碧蓝地将我
扑打为泡沫
古剧场弧形大石阶  星星般明亮着
阿尔及尔一大帮孩子
野游访古的盎然乐趣

                              2018•3•13

             陡峭古城卡斯巴

游览过各具千秋的古城古镇
从咱金鸡形的版图
到陆地止于斯的大西洋之滨
而今置身卡斯巴  一颗心
不经意跳上了嗓子眼

仰视几乎笔挺的巷道
掉了帽子  飘了纱巾
下行一磴磴又窄又厚的石阶
没有谁的腿肚子
不忽悠悠战栗
锐角转弯一闪身
岩缝如钩似刃
撕扯住衣角裙摆

圆拱形黑褐色大木门
恍若某位大神的嘴巴
吞噬了多少岁月与秘密
竟耐得住如此阒寂
了无声息

陡然脚踝一个打闪  一只小狗
瘦骨嶙峋蹿过
腾起一抹梦的滋味

从布扎里山的胸腹
挣脱出卡斯巴
立于卡斯巴的肩背环视
天空切割成交叉的窄巷
海水湛蓝地倒悬  白帆飘荡
数不清是第几朵云

眺望硕大万花筒顶端
地中海堆涌雕塑着巨礁
一矗公元前的灯塔
依然大睁
不屈不挠的独眼

久远久远的铁马战舰  长戟飞矢
猩红过海水山岩  也猩红过卡斯巴
陡峭高墙  厚重拱门
喧闹的商船伶俐的小贩
叫古城的晨星和夕晖
曾活色生香得嗞嗞诱人
公元前的蒙太奇
匿于泛黄的史册雪落无声

我走过却又折返  背倚一束
悄探出门缝的椰枣枝
深深嗅着  带得走
哪怕一丝一缕
卡斯巴的味道与气息么

                             2018•3•16

             卡萨布兰卡

这个名字吞吐于唇齿  生怕
一种滋味蜜似的悄然融化
这个名字轻叩着耳膜
浓郁的酒意
便将心儿醉成了红樱桃

早春二月  橄榄树如云似雾
高挺的棕榈
胜过一流大提琴手
大西洋涛声噙满星月之光
任鸽子翅羽
滑过键盘

哦  《任时光流逝》
任时光流逝  
杜利•威尔逊  你的声音是魔指么
揉得每个人的心弦
碎裂并升腾为
生生不已的海浪

海浪溅湿我的脸颊
一座古雅小楼  一扇经典木门
在我润泽的眼瞳絮语温柔
瑞克咖啡馆  刚刚闪进
英格丽•褒曼的丝质裙摆
又香槟似漫溢
《任时光流逝》

任黄昏灯影擎我
简朴老旧的民宅露台之上
是谁与谁  四目凝睇如梦
布拉德•皮特再次艳遇了
比朱莉还要缱绻的
间谍情人

置身卡萨布兰卡
究竟是人寻梦  抑或梦寻人
唯点滴足音声声叹息

                              2018•3•26 

              撒哈拉故事

撒哈拉就是纯棉印花长裙
就是方格子大披巾
从阳光味道的布缝缝间
蜜汁涂抹出臀  腰  颤颤乳峰
和一张女人脸儿
很东方  很中国
嘴唇恰似橄榄  沙粒的金子雀跃着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给撒哈拉缀上等号
其后的金发碧眼性感得一塌糊涂
沙窝窝蹦跳锅碗瓢盆小夜曲
一生一世的爱与欲
便立方成三生三世

独峰的撒哈拉骆驼我骑上
长布裙大披巾我裹上
牵骆驼的撒哈拉女人
原味面包原汁茶蘸满阳光
体香从叮当手镯项链
丝缕沁入我的皮肤

就当是这嶙峋的沙岩
雕刻过曾经的撒哈拉蜜月
就当是这起伏的沙线
勾勒过可触可嗅的月光和星星
一路橄榄树的吟唱醉了嗒嗒驼蹄
原住民的撒哈拉女人
为我敞开洞穴式家门

明晶晶铜茶壶咕嘟嘟欢声笑语
一大捧红柳枝塞进我手心  哈  
好个阿联酋王子模样的撒哈拉帅哥儿
刚刚跃下的独峰骆驼
一水儿雪白驼毛
琥珀般舞蹈着撒哈拉夕晖
无际无涯  不辨今昔

                             2018•5•3    
相册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