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善卷
加入时间:2016-11-2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我书写了你曾经书写的秘语,让返程的海客在晨光中高声吟诵它。

短诗集:深昼3

《深昼》3


静者


他在我的眼中枯坐。

我们一起慢饮
我们记忆中
长长的
暮色。





僧侣


他们站在崖下,
雾,缭绕了袈裟。

我来时,已无雾。

只有他们肩扛的巨石
几欲崩塌。





夜忆


所有对这个世界进行探寻的声音,
都在各自的角落寻到了安息。

我们这些收集月影的人,
在风中扑动着无声的双翅。

当我们望向那些熟悉的山和水,
熟悉的哭泣又开始在夜空轰然漫溢。





迟雪


多年以后,它在我们
走过的世界飘落。

它期待着有风,风变得柔和。
它期待着有月,所有的黑得到溶解。
它期待着再有我们,让这个碎世
得以静然复合。





一生


有些事物在我们记忆中一直
不愿苏醒。我们敲击它们空的躯体,
它们就会发出懵懂的应答之声。

等到我们从另一世界归来的时候,
发现它们,一直孤独地站在
时间镂刻的细密孔格中。





梦之眼


在我攀坐鸟喙俯瞰这个尘间之前,
一个声音告诉我:
梦,快来我的梦中吧,我会让你
看清这世上
拥有万谜之源的那张脸。





隐石


风领着众神一路向西。
我们匿在河边,屏住了鳞片中
紧张的呼吸。

雨后的阳光变得更加有序,
它也在等待着他们,
又一次没入水中,化作我们
攀缘上岸的基石。





终哨


最后的鸽群不会想起我
最后的哨音中
滚涌而出的苍老。

它已融化了远空中
冰封的桥,它已召唤了
地下急欲滚涌而出的风暴,它已吹裂了
我贴满光咒的额头,它已听到了
鸽羽下暗海的咆哮。

它们让我收起了我
最后的一哨,也让我收起了我
最后的那声苍老。





午窗


有人在田野里
翻动着那片种满甜蜜的土壤。

我们坐在窗下,听着远方
列队而来的蚁兵
步伐齐整,号声嘹亮。





后山


他们把雪魔王带到了我的面前。

我知道,只有他撕裂般地喊叫
才会让那个遁逃的太阳
从后山显现。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