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田永全
加入时间:2017-01-2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田永全,1962年辽宁省彰武县生人。现退休做自己的事。偶尔赋闲。

鉴赏诗易经撷英(泽山咸)

易经撷英 泽山咸
作者:秀敏
(一)
浪淘沙·相感应
山中有泽两连生,柔兑丰滋艮托承。
内里刚强心适止,颜容悦顺喜通亨。

(二)
七绝·谦逊持中
上泽水源生万物,下山吸润载承滋。
虚怀若谷循忠道,君子恒持逊悦怡。
 
鉴 赏
 
《序卦传》说:“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今天我们所奇怪的是火星也有天地,那么那里怎么没有万物生呢?这是说“有天地”还不算,天地相感才有万物,亦即天地不交成《否》;天地相交成《泰》。《否》《泰》阴阳数量都为最平衡的特例,然而阴阳相感与否就成了万物生成与否的关键。天地相交,是为“有感应”;天地不交,是为“无感应”,阴阳有无感应就成了火星与地球样貌不一样的决定因素。当然需要对火星上阴阳感应问题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有时候火星上的感应是另一种感应,交恶的感应,亦即所谓的不是“利贞”阴阳感应。这是自然之道,“道”就是自然运转的根本,这里的“道”与老庄所说的“道”有所不同,不能混为一谈。我们所引用的《序卦传》中的话首句说的就是自然之道,在接下来的引用的六个句话中,“男女”、“ 夫妇”、“ 父子”、“ 君臣”、“ 上下”、“ 礼仪”则是由自然落实到人伦。《乾凿度》上说:“是故八卦以建,五气以立,五常以之行,象法乾坤,顺阴阳,以正君臣、父子、夫妇之义。”大意是与孔子所说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妇妇相近似。这里暗含着两种感应,一个是夫妇之间的感应——实体感应,另一个是思想感应,思想感应包含在所有人群分类中。君臣、父子、夫妇之“义”的表现形式就是“礼”,也就是“礼有所错”的“错”落有致的原因。“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可以显见“感应”在《易》中的重要地位。因此《序卦传上经》的三十卦中以《乾》《坤》为头;《下经》的三十四卦中以《咸》《恒》开始,其意义是不言自明的。这也是秀敏在《易经撷英泽山咸》里用两首诗词来进行诠释的原因。不过秀敏的两首诗词是分篇独立的,我把其归整到一起乃为大家阅读理解的方便而已,不一定出于诗人本意。

《咸》就是感应的意思,感应就能亨通,亨通的感应必须“利贞”,亦即必须利于坚守正道。“咸”的方法是“取女吉”,亦即取柔顺之道为吉利,或者以行柔为顺利。秀敏在词《浪淘沙•相感应》中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山中有泽两连生”是为“山泽通气”的基础,不“连”就无法感应;“柔兑丰滋艮托承”兑为阴,为泽,为柔;艮为阳,为山,为刚,因此有以阴滋阳,以阳举阴的意象,“托”为举、为护,“承”为受、为收,“承”又是在研说《易》理“承、乘、比、应”专有词汇中。显然词的上阙是从卦象和卦体来进行着笔落墨的,字虽少却意象宏大。“内里刚强心适止”,《艮》为阳,为刚,在下卦,下卦就是内卦。《艮》又为止,为少男,《兑》为少女,少男少女相互感应而“心适”。内心止于“心适”,外又“颜容悦顺”,是为有“喜”,有喜岂不“亨通”。《咸》上卦《兑》又称外卦,《兑》为阴,为柔,为顺,为悦,所以有“颜容悦顺”之说。天下最易相感的莫如男女,男笃实谦下,女悦而相应。男先以诚相感,女悦心相应,喜而亨通。显然《浪淘沙•相感应》下阙是从《咸》卦卦德上来说明的。《易经》的彖辞是以卦体、卦象和卦德来解释卦辞的,彖辞就是判词,从这首词中我们也不难读出《浪淘沙•相感应》主要依据《咸·彖辞》而成简牍的,《彖辞》晦涩难懂,而该词则懿然昭彰。这首词的情感可以延伸到词外,也就是《咸·彖辞》所说的“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

《大象》是专门用人事来释卦的,《咸》卦的《大象》说:“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山,本该高出地上;泽,本该低于地下,泽在山上,山就具有了“谦”的特征。有山必有谷,谷能虚怀若谷,也具有了谦虚受人的意象。泽在山上,能滋润艮土,艮土受润,万物滋生。山托泽,泽润山,此为山泽通气的象征。这就是诗人秀敏的《七绝•谦逊持中》的诗意象。《七绝》中的末尾句“君子恒持逊悦怡。”给我们进一步延展了卦理的持续性,这个句子里的“恒”乃是接着《咸》卦的三十一卦《恒》卦。夫妇之道在于恒久,君子之道亦是如此,国家之道何尝不是如此。

诗人选择的文体值得一提,词牌子《浪淘沙》就很值得琢磨。“大浪淘沙始见金”,可见大浪淘沙淘汰掉的是那些“不良感应”的人事的原则,能够坚持到今天仍然为人们所遵循的原则则是那些经得起时间和历史考验的“利贞”的人事原则。比如尧用舜、舜用二十二贤臣终开创圣王时代感应。商纣王与妲己相感应就是恶感,终使其亡国败身的非原则。王充则从另一个角度来论述人与人之间“感应”问题。他在《论衡卷一·逢遇篇》中说:“处尊居显,未必贤,遇也;位卑在下,未必愚,不遇也。故遇,或抱洿行,尊於桀之朝;不遇,或持洁节,卑於尧之廷。所以遇不遇非一也:或时贤而辅恶;或以大才从於小才;或俱大才,道有清浊;或无道德而以技合;或无技能,而以色幸。”他把这种实则《咸》卦“感应”的东西称为“遇”,可见“感应”的种类是很多的,那么《咸》卦的卦辞里的“利贞”就是相当不可缺少的限定范围了,这也是秀敏的两首诗词中所高度提倡的正能量的来源。从《咸》卦的六个爻来判断,上述也正说明了九四爻爻辞的含义,即“憧憧而来,朋从尔思。”其余的爻,初六“咸其拇”,六二“咸其腓”,九三“咸其股”,九五“咸其脢”,上六“咸其辅颊舌”都有定位。

刘勰在《文心雕龙》的《声律》篇中说:“故言语者,文章神明枢机 ,吐纳律吕,唇吻而已 。”“吐纳律吕”靠“唇吻”来验证,那么为什么写文章(诗)要用韵律呢?很显然不是就为了验证唇吻那样简单,而是有韵律的文章可以更能引起情感波澜,可以吟咏,可以记忆。换言之,无律之文,无韵之诗相当于虎豹无文,虎豹无文则鞟同犬羊。这也是为什么诗人努力选择《浪淘沙》曲调以及《七绝》韵文的原因了。

《易经》的经文本以《卦爻辞》组成,《彖辞》、大小《象》本是说明经的传,因此诗人就有意识地在写完第一首《浪淘沙·相感应》之后,又书写了《七绝•谦逊持中》的诗,这说明《咸》卦非常重要,不是一首诗能够涵容得了的,然而诗人不割裂《彖辞》与《象传》也可能是其考虑周到的一面。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