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田永全
加入时间:2017-01-2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田永全,1962年辽宁省彰武县生人。现退休做自己的事。偶尔赋闲。

解读凌之的《房间》

解读凌之的《房间》

这是心灵拟境,这种心灵拟境必须有三个条件:一是心灵必须有美好的追求;二是必须在有独处的时候;三是为了生活不得不打拼者。这就注定了心灵拟境的人有可能是诗人——具备那种脱离现实的美好意象的人。鹿就是其中之一。该诗以“房间”为题,这个房间很显然不是禁锢肉身之地,而是安放美好心灵之地。诗人为我们虚拟了这个房间,正好说明着她与现实的乖背。她所追求的的那种美好的心灵是永远得不到的,然而又永远在追求的路上。在我们看来,这首诗大多迷离玄幻,然而在鹿的心中恐怕这个房间早已经存在了。“空无一人,一物/仿佛这个世界暂时消失了一切”“虚妄”吗?不是,这正是心灵的“物质世界”的“空”激发了心灵的“精神世界”的“实”,并非“虚构”而是心灵的“同构”。可以想象,忘却了一切时间烦恼的凌芝在下午阳光的斜照下,披着彩霞,而心灵却进入到了另一个境界,这种境界是我们在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然而又很归一的境界。此时,凌芝的心灵融化在她所拟造的那个房间里。“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这里老子告诉我们在现实社会生活中,一般人只注意实有的东西及其作用,而忽略了虚空的东西及其作用。然而我们的凌芝就是将这种“无”提取了出来,拟境拟象活生生的摆在了我们面前,是否我们的心灵也因此可以得以净化呢?!
不可否认,本诗用词略显粗糙,语境尚需打磨,然而诗的意境之美却是我们不可否认的事实!

看似一些零零散散的文字整理拼凑,实则是奏响了同一旋律。仿佛她心中的那首歌反复在吟唱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雪,作为“嘉宾”,不期而期,天降惊喜,然而又忧从中来。初雪总是令人意外,总是让人心境大开。然而初雪又是那么匆匆而来,又急急而去。恰似“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久未谋面的惊喜换来的却是“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正如《雪,没有预约(一)》诗中所言“雪,白得透明/阳光下,我才看清/你那流泪的眼睛”。这里我们深究细研,更愿意相信诗人是将雪的眼泪看作是春风化雨的预演。与初雪不同,当再次的雪不期而至的时候,已经是深冬的季节了。同样的惊喜,但是没有了先前的流泪的忧伤情怀。此时,诗人所唯一关心的这是不是真的,她惊喜得犹如青春初撞腰时的感觉,只想再次确定她的真实性。当诗人再次打开门时,看见那个洁白的,翩翩如少年的舞动的青春的脚步雪的时候,诗人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曾经的青春的时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人生总会有好机遇!

房间
文/凌之

此时,下午陷入虚妄。
空无一人,一物
仿佛这个世界暂时消失了一切
这时我会虚构一些事物
一个小的教堂
一间多出来的房间
窗户和栅格保持一致性
金色的阳光照耀
外部空间和内部空间
一面墙和墙上我的影子
在基督被钉十架的时间
我把自己钉在墙上
只有光或是黑暗
才能拯救这一切
我虚构的小的教堂
窗外的花坛和庭院
被光延伸到山脉与河谷,延伸到无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