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忧子
加入时间:2017-03-1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曾任湘滨文学主编,记者,诗酒文化解说员.......诗歌散见于《诗刊》、《天津诗人》等报刊杂志,2012年出版诗集《凄凉的火焰》。

静物与画师印象

1

我看见一支穿云箭
带着中世纪教堂的尖耸
飞入巴尔巴里的《鹧鸪与铁臂铠》。
我看见乔治•弗莱格尔
费心谋求象征,在面包阵中布局虔信。

路过痛苦,只为路过神明。
作为合格的修士,胡安•桑切斯•科坦
开辟了一扇通往天主的窗口,
揽住果蔬被切、被悬的肉身。

不羁的虫眼预卜卡拉瓦乔的罪途,
为什么生、老、病、死,还在
《水果篮》中各行其是?

2

历史看来缺少爱抚。克莱拉•佩特斯
才会将她的迷你影像,藏入烛台与餐具。
柠檬:威廉•克莱兹•海达的御用调色师,
舒卷的果皮轻俏反光,化解杯盘的肃穆!

鲜花倾出奥夏斯•贝尔的反季节旋律,
贝壳滴答巴尔萨泽•凡•德•阿斯特的心音,
彼得•克莱兹的训诫,饱满如圣餐。
虚无变成诱惑蔓延,押上头骨去享受?

永不怯场的蝴蝶,督促轻欢进行到底,
将杨•戴维茨•德•希姆的迷津,植入
百花深处。当陶罐们携带孤冷,横排静等
苏巴朗亮起禅灯,谁的嗜欲失去纵深?

殖民地黑暗渗入海上马车夫。怀表与珍馐
亦友亦敌,挤在亚伯拉罕•凡•贝耶林眼中。
威廉•考尔夫面对流逝,惟以奢绮自度。
生命皈依青花瓷后,方知光阴的洁癖很重!

3

厚涂又晕涂呀,夏尔丹把灵魂也契入器物。
铜水罐粗糙质感,始自哪一次深情触碰?
吃透了光的瓜李,被梅伦德斯请上山脊,
圆胳膊圆腿的挑衅,参差错落无忌。——

嘈嘈切切花之声焰,被方丹•拉图尔编入
恬谧的傲岸,又从雷东梦中析出新的谜面。
牡丹的暮歌拂过马奈,温柔的执念犹似
一把修枝剪,从未剪出他垂青的样子。

影影绰绰。明明灭灭。一篮葡萄足以
造就莫奈的光影盛宴。而秋雨里出浴的
叶上初阳,渴望联袂雷诺阿的玫瑰。
那轻甜色彩如钟鸣响,流溢朝气无限!

人间烟火瞬间灿烂,不过是旧相识
化了新妆来见。水手高更在异域
捞到称职的古远,神秘的视觉记忆
召唤梵高的痛苦被激情重洗。——

喔,火的流矢,阴影全无的向日葵!
嗅探,凝视。出离代替逃离?坚实的停泊
正是塞尚的骄横与清醒:任苹果与台布
搭建的禁区,抖搂圣维克多山的孤寂……

4

百万犹疑里,隐居恍若一场远行。
过往以光速重组,线条以时差区分。
博纳尔召集的魅影,来去如此随意。
一束薰衣草,被光色染成爱的浮世绘!

世界大战也无妨马蒂斯的窗明几净。
每刻都是仪式,每天都是眼睛的节日:
将花朵与食材排布成思想的安乐椅,
像孩子一样,看见生活的笑靥。

迷失于单面性的灵魂,在形式的震颤中
复归完整。毕加索的吉他,分解后
才不破碎?多么奇异的共鸣体呵!
勃拉克的曼陀铃,仍不倦地吸纳回声。

相遇。对质。瓶子们携着莫兰迪的沉思
温静下来,为永恒定制一个和弦。
至纯者,亦至野。鸢尾与罂粟竟是
活火山,借欧姬芙心目,喷涌寂与艳!

5

枪声挑破远方,面包裂出骷髅脸。
米罗用酒瓶击打黑夜,如巴尔蒂斯
用玻璃碎片定格时间。童真法力无边。

当尤恩•厄格罗将牙刷立成女神纪念碑,
阿利卡业已心气落地,饥渴的眼睛成为
角落里的生物:轻运薄摊,分治形与色;
游飏,留白,凭日常物件习得灵之舞……

此刻,那些异样的画面里果真弥满了灵魂?
它们哪都不去,在自己通明的觉悟里
探幽抉微,这空寂形成于我们曾有的战栗。
而火焰烧制的人呵,只配分到最小的宁静。
快尾随四伏的无声之音,去煽动这无常!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