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忧子
加入时间:2017-03-1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曾任湘滨文学主编,记者,诗酒文化解说员.......诗歌散见于《诗刊》、《天津诗人》等报刊杂志,2012年出版诗集《凄凉的火焰》。

短诗十六首

1 老喜鹊

她是风的模特,风画了一昼
凉了,才画出她用尾巴跳傩戏的样子
喳喳喳喳是精华,被稻草人妒忌
却只成为一场大迁徙的画外音

一座座围城迎风而立。垃圾
砌成的墙角边,银杏叶如蝴蝶云
拼贴乡村的情史。色彩的戏台上
只有黑与白,短促如行刺

燕子走了。三姨的心落到了地里
地都黄了。喜鹊也开始沉默了
多年来,爱跳傩戏的三姨像这只喜鹊
守着越来越空的巢,无处报喜

2 蓝色快递

悬棺里哗哗作响,时辰纹丝未动
僰人啊。你半荒的心事属于浮萍
化作醺风中一寸寸长高的蛙语虫鸣?
过多的陀螺刮伤人世最深的秘境
脚步轻如孢子的山僧,还欲留住
老井边绳起时第一道涟漪。是谁
青丝间失落的童音,不曾激赏
坐怀不乱的古树荫?对着村坞壁龛中
烟花般溅开的无餍之饥,我只能
用另一种沉默,缝补故人苍老的背影

3 秋刀鱼的困惑

你青白体色近乎无为,怎将月光
收入进化史的万花筒?
隐忍流行以后,灵魂都变得苗条
才有了桃花水母的隐身术、
章鱼的逃生术和鲎虫的滞育期
这一把小刀,被北太平洋磨得发苦
在史诗般的洄游里,如何无视
人们信仰的分歧?一体化像梦的陷阱:
不同时刻罹厄,能否同一时刻回甘?
乡愁,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毒

4 梦痕

墨色湖山。一棹夏风,吹破
荻芦缔结的寂静。断砮刺落的暮云
仍伏在残碣上读沧浪千载,载不住的
焰硝与刀兵,却扶起几行雁阵
随冉冉千帆翕飞。放牧者扪萝远眺
木槿花落满浦岸边的石梯。梦痕
在青绫幕幛后藏得更深。迟来者划破铜镜
只见两只负伤的眸子,在洄波下寻访乡音

5 闪马的纪念

镀银的草坪上,乌鸦的泪
过早地预言了天堂的空旷
如今再无敦厚的道长,在林间
召唤亡魂。阴森的地底
趴满亵渎时光的可怜虫
漩涡般的阴翳向花精灵袭来
因无人肯冠寂静以圣名

当落日的信使从沸腾的树脂间脱落
赤裸着钻进闪电,寻找一个久逝的梦
他的心已变成纪念碑,把世间的悲喜
都变成幽暗的诱饵,一遍遍地引诱我们上钩

6 阴翳礼赞

自觉地为流光挈引且机智地承让
闷了,就在酒樽上摹拟一张佛嘴的古奥
这隐隐约约的美,何须直视才可将一生充盈?
薄明中的遥望最得闲逸,浑然与造化同形
恰如祖先在悠久的阴翳里,调节着时代的体温
偶尔住进杜鹃声里。那些狐魅的眷属
泥金屏风前的烛影,应知其韶年嚼烂的悬肠草
在达摩道场,被芒鞋们借走的“物哀”、
“幽玄”与“侘寂”墨鱼般滑过后门,还指望着
一目见底的涧溪,为山顶的松涛迂曲,再迂曲

7 每片阴云里都站着一个隐形人

太阳抖落闪闪发亮的毛羽
密林中的鸟群,像种在外来词汇里的植物
谁的导游是藏狐,在毒蕈间
撒一把高原红,让旷野更悄静

热玛琴唤不回独自离去的知音
每片阴云里都站着一个隐形人
一排脚印,抵抗着往生的凝滞
一声长啸,与人世隔此时的迷雾

风穿过乱草,夹击我们
峡谷里,羊群如温柔的白色灯盏
毡房上炊烟漫舞,人间的墨韵
就那般向寰宇散开

待你身如轻幡,该去哪儿采
一小片苔原,种植旧光阴?
天路迢远,命运的修辞常存歧义
你长头磕尽,在佛光中下落不明

8 每一刻都在遗忘中过去

冷月如鳞,留守于寒寺的屋脊
乌鹊的凄恻高出岚岫,隐于遮天的松蔓
谁,在殓衣上缝满松针,用一生虚构
自己的阴影?谁,听见梦中的狭窄河床上
她蓝雪般的衣袖被风鼓起,一些水
通过火恢复了年轻?诵经声里
遥远的家乡正变成石头,当她
化身晚霞,尽可能红遍西天,他不靠拢
也不回避,且静享那场空荡荡的大风

9 童年的底片

风笛的诱惑是童年的底片
你准备用慈祥长者衣袖里的
秘密,换春天的一枝浅笑

经过一个淡蓝色的黎明
你看见园子里有星星在巡游
梧桐枝丫上的燕子,尾翼减去浮沉

当你赤脚踩在白沙洲上,追逐着
河面上的光之蛇,耳边是微风的旋律
飞翔的瞳孔,把一切带回梦境

10有个孩子睡在黑色的海

有个孩子睡在黑色的海,脸是鲸鱼白
百川浩叹,千峰折首。故乡
却无暇顾及他的梦呓,就像
美在骨子里的人,顾不上岁月来临

落日如坟,有缘人不必单独赴死
怕只怕越万古愁,拭青铜泪
待只待一声鹤唳,扶住洛阳铲尖
便摇落一片江山,做他的灵薄狱

11无尽头 
 
谁人不忍,舍身崖前那自由落体?
灵魂,一块陈年的痂,剥离山河血
飞过人群,这带刺的栅栏!
仿佛死,是最后一块自留地
 
众生在上,环绕如天眼,漩涡般激荡
红云漫卷,如目光的锈痕被搬到高处
任长风扫尽。奔跑与守候有等量的失去?
噫吁嚱!心有暗穴,堆满虚构人世的雪

12 大暑之夜

夜放出野兽掠夺你,爪痕无从辨认
你出尘的那面已被烧烤过了
喉咙里仍压着无数的闷雷
钱味的软刀子,适时祭出污渍

远灯复活的古老禁忌,陡峭的
味道,都归入你掌纹里的断崖
阴阳的坑洼蓄满道德的弹性
更多的惊堂木回到树上,听雷声消隐

13 花海慈航

佛现山的栀子花田比佛耀眼
林园中的陌生笑靥,山泉水的清甜
仿佛来自同一场催眠

那些月光的小耳朵
霰雪般跳跃,酣畅的呼吸
扩充了自由的边界

倘若记忆浩大到寻不见她的美
盈盈的云气里还有多久的
目光相接,相看不厌?

在这万物投驻的旅店
归根的梦要晚一些。蝴蝶
只为她的庄子重访了漆园

14 中元节与野蜂书

烟火为笺,低洼的流徙与高天的苍茫
为两重闲笔。生与死仪式化的交流
让火光中塞满飘忽的合影
中断的联系,化作梦里神秘的忙音

你在熄火街区亮出的螫针,另类的
乡愁标本,让尘滓刺痛的心又发作几回?
还乡之路,莫非是一团永恒的陌生
被流言喂饱的带刺行走瓜分?

我们敬畏,却付出了太少忍耐
你喋喋不休的廋辞,折叠祭后的空虚
仿佛冒险契约太早订立。这世上
有太多的同命人,对着时间轮盘烟视媚行

15 惊沫谈

飞,广场喷泉止不住的飞
我听见大海的跫音,在远处翻动着
城市的古巨卷。那些舢板穿过的是
熟石榴般剔透的昨日

灰鸽子如浮世的贝斯,在弧形屋顶走动
紫荆花洒下的阴影里,花栗鼠的摆尾
像棵草恨恨地偏了偏头。金裳凤蝶的滑翔
绕过假山、石柱、菩提榕,曳住晚霞

不经意间,黑暗变得具体
必须把每一次预告都看成回放
风提示着谢幕,却受尽蛊惑
将季节性的抽搐导入几个醉客
我合上眼睑,就成为自己的影子
在清冷的余光中无生无灭

16 海滨流浪者

裸者从历史的余烬中挖出更多舍利
额头的疤,是光阴打下的马赛克
他面无表情,身子黑得像块废抹布
异样地扭曲,仿佛命运烙铁上
晾满皮肉的补丁。乱发已是行囊
四季被冥想代替。他啐骂着
把垃圾翻得咔咔作响,又倒伏
在榄仁树脚下,囚鸟般哀鸣
听凭污泥裹住记忆之城的死寂
听凭春天遁回苦楝花悠长的叹息……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