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忧子
加入时间:2017-03-1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曾任湘滨文学主编,记者,诗酒文化解说员.......诗歌散见于《诗刊》、《天津诗人》等报刊杂志,2012年出版诗集《凄凉的火焰》。

人偶村

天空之乡缺人,但不缺狭路相逢。 
刮开时间进度条,是一群角色傀儡
在田间、坝头、摊位和巴士站淘掘
存在的隐秘之根。虚构的眼神相恤,
留守老妪预见了结局,还私藏起
从前的冥契,编制熙来攘往幻境。
老木屋拼命摆脱被空出的危险,
长出青苔含接暮气。山风阴冷着吊桥,
营养不良的城乡流动使公路、公园
更深地沦陷于暮色。樱花树下
消失的人突然归返,面容惨白,    
如长埋深雪里,吐不出只言片语。

空寂像瘟疫一样蔓延,于人心中
铺开怎样的黑夜?地里除了野菜
看不见收成,卡车拉走的木工艺品
加深了森林的孤独症。唯有记忆
不始乱终弃,被老妪做成解药。她
终日巡视雕像般的友谊,为之祛除
人事缺口上的异味。吓走偷食鸟后的
第一天是新鲜和完整的,如今他们
却有了沉溺自然之罪,在切配料理乃至
以手拖车运稻草时,毫无例外地走神。
怠惰成为一个褒义词,把恐惧逼入绝境,
仿佛借道的游客才是潜入心灵的奸细。

挥手之间,雨水泡松的筋骨面临更替。
她仍从居民档案上抖落青春,调出
婚礼进行时,忽略所有陪伴的保质期。
炊烟难敌远行的诱惑,学校还欲追加
历史的暂停------孩子们和老师在楼道里
跳阿波舞,那欢笑声曾是她的便利店。
深居多年,针线索要的细节,无非
春风满面的一瞥。可是千百只陶罐
觊觎的重逢里,什么话语能跨过沉默?
她的心迹太过嶙峋,唯有逸想可以示人:
交耳的星星会把离乡的灵魂,领上山来
问诊,叙旧,裸祭他们幕天席地的衣冠冢。

                  2018.8.12晚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