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祁十木
加入时间:2015-10-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1995年12月22日出生,甘肃临夏人,就读于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写作班。作品见于《诗刊》《民族文学》《星星》《作品》《朔方》《西部》《飞天》《青春》《回族文学》《中国诗歌》等刊物,并入选一些选本。受邀参加“第八届中国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第六届《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曾获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提名、广西全区相思湖大学生现场作文大赛一等奖、第三届淬剑诗歌奖等奖项。入选中国作家网“90后作家专题展”、入选《诗刊》“90后诗歌大展”。

上山去(五首)

《上山去》

相对而言,返程更陌生。从停留湖边开始倒退,
回忆被滚动的原因,你是否低声诉说过,自己
是一棵被拦腰砍断的树,不能同他们一起飘落,
要重重地砸下。他们未曾看到脚印,重复出现
在山脚。前进与后退基本一致,究竟存在多少
纠结的词汇。直接跳跃到出发前,他没有朝拜
镜子,没有拿出新衣服和旧皮鞋,他享受预言。
脱下适用于人世的忧愁,我们挽着彼此的胳膊
像某一对情侣,上山。此刻永恒,与下山无关。
你可以设置标准,在山腰处挑选某个同行的人,
哪怕只因为他衣着朴素。面对一线天,这母体
与坟墓的分界,宛如少女的秘密,隐藏在风中。
你尽量为此感动,为一次被怀疑的郊游而承受
幸福。往回走,上过梁山和泰山的人在此重逢:
我醉君复乐。*虚构令人冲动的故事,阐释祈祷
词,不论真诚、伪善,上山都已无本有的意义,
即使你憧憬,专属于它的死刑。注视降低速度
滚动的碎石,纷纷砸向车窗。    
在此刻,我们行至悬崖边
停下。手中的笔,被现实推向一座悲伤的花园

2016.9.28

*出自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原句为“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聚会》

冷风拂过碎裂的枝叶,天空已泛白
极其凉爽,我们浪漫的都市生活

从窗边伸头出去,看到那个棱角分明的男人
两眼布满血丝,双腿沉重,
把枝叶踩得更碎,扛着水桶上楼

想象中,已结束的家庭聚会没剩下多少水
为了拥抱,我们无暇顾及卑微的源头

在白色桌布上,母亲摆出一枚樱桃
像给一位久病的患者输入血液。
他敲门,从没有进入这房间

继续空着手,往小区门口走去
一个脸颊黑红的女人坐在三轮车上等他

晚餐时分,他们避开市区,绕着城市的边缘
穿过黄昏和卖包子的小店,回到阴暗、狭窄的家。
我纪念母亲,我同时纪念想象

一切可以讨论的性、死亡、爱与恨、肮脏与饥饿
像咒语一般在我耳边回荡:

我爱你,亲爱的。请一定要抱紧我

2016.6.13



《凌晨,灯下读马骅》

在红色的湖边
你用整整一夜磨一个词
碎石飞溅
像此前的生活一样。肮脏

你抬起手,指着发光的第一片叶子
数着冬天和春天,哦,还有夏和秋。

有一个男孩在对岸扔石子,
名字沉到湖中时,你看完了这场电影

出门前,一颗露珠开始融化
我想听你讲的故事很慢

用一页泛黄的纸
我就能缅怀我自己

2016.7.3


《七月来信》

我记得我已离开了河州。来信,
可能源于那份承诺。在拉萨,一个额头出血的姑娘
跪在我面前,“给我点钱,您会幸福的。”
那声音困住我。我仓促丢下一张绿色人民币,
她马上起身。“在七月,您将收到一封信”

我离开拉萨,回到河州,今早又离开了这里。
母亲打来电话,说我走后有封信放在我桌上,
我从未见过它。或许我忘记了,我已习惯
忘记一些人,习惯继续闯入另外一些人。灯光闪烁,
将我拉回现实。此刻,我在这辆列车上

从九十年代开来的车,残存着一些老旧的漆,
我剥下一片又一片,证明我常在这坐着。
这些时间,我没有给任何一个人写诗,
也没有长久地沉默。我在想象一种惊喜,
那些兴奋的爱人,会送给我们什么

南行或北上。车要经过无数陌生的地方,
它极具耐心,赋予我往日的睡眠。但这是变相压迫,
我挣扎着渐渐苏醒。彻夜未眠的人,大概是半夜上的车
他洗手、上厕所,眼中布满血丝,像藏着一堆即将被淹没
的蚂蚁。我缓缓张口,想对这个陌生人诉说我的梦境

他忙着打理行装,吹着口哨:“想听个故事吗?
一小时前,有个女人打开你的口袋,取走了一封信。
她说她是你的爱人,不想扰乱你的梦境。”我摸着口袋,
她是谁?为什么拿走?怎么会有信?当我说出“信”字时,
他悄然而逝。我敲着窗玻璃,自言自语,“这才是梦?”

2016.7.3
2016.8.5改


《自已(或胎记)》
——给A的小礼物

行色匆匆。可以毁灭修辞,
你使劲,推动沉重的箱子。像往日
的溪水,时而向前,时而往后

我们路过一间安静的小商店
面包和牛奶躲藏,在柜台最偏僻的角落。
你透明的声音穿越那层玻璃:我就要那一个

两天前的篝火,估计已经熄灭
我在你伏着柜子时,想起那堆悲伤的木柴
以及像雾一样的哈萨克小姑娘

我们出门,上车,紧接着分别,
习惯时差。一切仿佛没有
发生。又像一面镜子,格外清晰

天山浮在梦中。隔壁的那对男女,争吵着
将它一块一块敲碎。我艰难地起身
开灯,像一只没有眼睛的鱼

睁开眼睛

2016.8.17·河州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