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连晗生
加入时间:2017-05-0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诗人,著有诗集《暮色》《露台》,译作发表于《诗歌月刊》等刊物

诗八首

疗养院的风光

可以听到外面摩托车
突突奔上山坡。门外是那卖水果的
期待的眼睛。躺在床上,
内心的说话声。但你终于
挺起身子,仿佛踏上                       
体检中心的小径:
笔立的树木,斑斓的影子,
苔藓着力地攀附山坡。                 

走过小木桥,就看见
来时见到的大布帆,
下面几个座位,正对着一汪湖水——
围绕湖面,高低错落的
屋檐,轻抚着下午的阳光。在那些    
临水的房间,或许
居住着某个要人。阴影
正移近他的病床。

沿着湖边走,繁茂的草叶, 
令人疑入歧途。但一辆汽车
载着花盆,从背后响起。转弯处,
两三个园艺工人,培植
新的树种,曲折的草地 
通往对面的斜坡——那几个家属
正缓步而行,一边谈论                           
人生的沉重话题。

无意中,你也转入花圃;
站在五角亭下。不——在亚健康的
招贴栏前:屏住声息。三两个服务员   
收着被子,并往草地喷水。
垂钓者坐在曲廊 
悬着竿子。微微的晕眩——
你听见了水波,是那
荡舟的同事,搅动平静的湖面。

——当然你望到对岸,仿佛隔世
树影在那边。但在此地
萦回中,你想到新的路径——
在娱乐中心,网球场响动
卜卜的打球声,卡拉OK房在黑暗中等待。
回来时——你惊异音乐
来自路边的音箱;你望着宿舍
飘动的衣服,那令人感动的安祥……

是啊,(在路边)再一次回首                   
经过的道路,建筑和树木:
一座羽毛球馆正在兴建,
透过未来的阳光,将
展现在我们眼前;而载我们来的
游览小车,在路径穿行,
经过小小的木桥;
下面是潺潺的细流。

快六点了。冬天把余晖
抹在屋顶和树梢:是房间
传来的麻将声,打断了山岭的幽静——
模糊中渗着寒意,疲倦的人
走向餐厅。只有亭子
在湖心荡漾和矗立:带着爱的痛苦,
仰望天边的落日,
目送无限远逝的日子。

2005.




河  川

中午,日光
镜子般清洗着空气。
越过山峦,河川
闪耀,蜿蜒着
直到这里。沉默的马匹
啃着时光的甘甜,
垂直的人群
走遍宽广的人世。

2008.




流花湖公园(一)

每次我经过公园,我总是
看见湖面。
几个人在湖岸边
走动。持久地走动。仿佛他们

早已在那里,一直
在那里,他们
是那里的居民。——那的确像是
另一个世界。那时我就会想,如果我

坐在里面,是否在
听着现在,空中
持续的嗡嗡声。是否会想念
周围的马路和车辆,保险公司的石狮,
以及郊外的工厂。

暗绿的树木层叠着高楼,
在湖面的倒映中。在那一瞬间,看见
坐车经过的我,
在诸如此类的想象中:经过这么多年,

为什么我的眼前
总是浮现
徘徊在小门诊部前的
乡村求医者无助的脸。

这真折磨着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
被囚禁于想象还是现实的世界中。
在明晃晃的天空,

几朵白云漂浮着;我总是看见
自己坐在
公园的石凳:忆起
一位笃信天堂的女孩。

2008.7




皮格马利翁的苦恼

我认为,我们需要
一种新的认识,来看待我们的
问题。一种平和的
态度,来面对我们的压力。需要一种精心
挑选的(母亲提示我不要 
“口气硬硬”)语调
来谈论我悬而不决的
“人生大事”,一些桥梁,来逾越我们的沟壑,
一阵清风,来冲淡我们的困境, 
一把利刃来剖析
它的原因,一种智慧,来照明可能的 
解决之道。来提起以前一段想尝试
但放弃的婚姻,避开由此
的扼腕,和谴责。并随时准备
一个灭火器,来浇灭
随时绽放的火花。对于那个不完美
但喜欢的女孩
的爱和纠缠,她过分的要求,以及 
六七年的疼痛我可以
作个评估,并把她放飞在遥远的国度!关于其他岛屿的
走马灯般的女孩的无果而终我也
会作个说明。我敬重我们的
习俗和方言,热爱我们的船只、柑橘、
贸易和海域,也了解我们的根。但我感到你 
眼睛中的灼痛,
像被火烧,甚于我!一束幽怨从镜子射来!在我们移动的空间,
承载着几百吨凝固的气体
重如火山,我希望雨神和云神,组织
几十支消防队,准备
冰冻的雪川,或者山上的湖水随时候命。我该如何
向你说呢,我的内心一直有
一个影子,若有若无,挥之不去,千百次我呼喊她(她不叫
海伦),
在梦中见到她。她像泉水一般,像晨雾
也像海底的火焰。我已不用象牙或大理石,而用意念 
在心中,塑造她变幻
无端的形象:比尼多斯的
阿芙罗蒂德还要美,她是我有生以来最美妙的作品,
这点我们不用怀疑。每天
我用手指触摸她,她也给我启示: 
缘份之神会让她随时
像雪莲一样
浮现在我的面前。只是她现在隐身于茫茫人世
谁也见不到她。只是——时光压迫着、拷打着我们, 
追击着我们,我们像凄惶的野兔
四处奔逃。“生命是短暂的”,我们的血脉连在一起
我们的衰老也是。原谅我吧,我
一直细察你的神情,
还有母亲!在我不忍她持续不断的咳嗽时在我
面对你愁苦无端的脸容时,我
也企图和你
交换我的忧愤,但你不领受,我们习惯了长期以来的沉默……
——沿着海边,开着车,
无限的风光不停地纳入视野。
然后我慢慢看到
浩淼的内心中淡薄的山峦,
……融化于海风的
热泪的往事,孤傲的海岸忍受着波浪经年累月的击打,
无言的云朵要
作为某种伟大风格的索引——

2008.7、8




关于树影的雄心

今天我在城市漫游——
经过公园,经过天桥。
看到遍布的树叶
在阳光抖动;哑口无言——如同许多次
在夏天树阴下跟朋友
聊天一样,我就像一个
不会说话的白痴——
细心倾听,又
抬头瞻望:前方只有无边
空旷的蔚蓝——偶尔灵光一闪——

有朝一日,我能
理解树叶这些
清晰的移动的印影。  

2008.8




冬日阳台
(犬儒学派宣言)

时代的喧嚣声,盛宴,
回忆与欲望升起:
啊,山河!——
现在我满足于舔着陈年未褪的伤痕,
对风光的喟叹,
——而忘了去努力地征服。

2009.1 




间接的力量

绕过地铁口的摩托车手,
从地下的菜摊
疾步而过,不用思索;
也嗅到冒着
热气的红薯的香味;近似于沉默——

走上河涌上的铁板,阳光
一闪而过,瞬间在心中
有了体会。感受到
两边的商店、以及
人脸上
早晨的朝气。然而还有,还有             
在头顶的召唤
若隐若现;有人在茅屋外
无形地踱步,而
此时你在山峰间
看着云雾,乌贼的墨汁般
吐吐吞吞?重大的事
还未决定。

正在建的楼房,在他们看来
一目了然,他们的小孩
跳跃着,明朗无比,
乡村财务支出已经公示于众;
……但也可以嗫嚅,
就像借钱,就像礼貌;还有
黄昏时未明的心境。
甚至是
脱口而出的粗话,也可以斟酌再三:
犹疑,迂回,
亟待说出,又暂缓表达。

在路口等车,盼望车的眼神,
望着那边几个人,
稀稀落落,也有魅力; 
以及对
身边那个女孩的好感——

一切都在隐含中,
毋需说出,
甚至
这一天怎样渡过,甚至汽车
怎样攀上斜坡,
甚至树木,影子……

2010.




短歌——氤氲中

星期天的安静——氤氲中,我的手上
交叠着闲暇
和没有你的贫困 (整夜的悲痛);
以及由于过于疼痛而本能产生的
(近乎快乐的)
想象恍惚
——氤氲中……我似被什么摇动,
被阳光盈满,我
不能动弹,像第一次见到你时的
幸福和无助;听不见
沾湿草汁又
充满房间的鸟鸣,保留着由它而起的
像杯中的水那样的身躯微微的震颤;氤氲中
……其实,
所有问题早已在
泪珠的远方得以解决——一切如其所然,适得其所——
像个骑马人,恍惚中我跨身
应念而现的马背
要往烟霭的前方……
我知道
街上的行人,瞬息的呼吸——
……其实,
我可以采用更积极的方式。

2011.10.17-19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