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卢笙
加入时间:2017-06-1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卢笙:本名卢元充,男,现用笔名卢笙,曾用笔名卢寻书,南山子、卢山等。十五岁开始在《学生作文报》等发表习作,读师范时便在《中学生文学》发表诗歌《山村教师》而崭露头角,十八岁加入“英州诗社”,参加工作后在《青年诗人》发表组诗房子系列《墙》《门》《窗》等,计陆续发表作品若干首(篇),现为英德市作协会员,“广东诗人”会员,《南粤作家》编委,本网全国地方月推荐四诗人之一,“中国新写实主义”诗群成员,曾获“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新诗优秀奖等,陆续有诗文刊发;现履职广东清远英德市某校副校级管理层,支部纪检委员,曾被评为“广东省优秀班主任”及“英德市模范教育工作者”“镇优秀共产党员”等!诗主张是让诗站在高处,但要让人们至少够得着脚底!读诗主张是读诗不读人,读人不读心,读心世人心!。

乡村求学记(三首)

乡村求学记(三首)

      破 学

六岁,搭着母亲用两块旧军布对缝的书包
装着语文数学两本书一本作业本半截铅笔
我怯怯却又激动的跟大一二三四岁不等的
同学们坐在了简陋明亮的课室
知青出身的民办教师总是热情高涨地教我们
语文是一个字一个字地硬塞
没见他教过“aoe”
记得教“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这条语录时
“攀”字他是这样教的
“两木两交叉,大手在底下”
这个字比之前之后所学的每一个字
都尤其让我刻骨铭心


  花棉袄

小学中年级时的一个冬天
公社发放救济衣帽
不知是生产队长恶作剧还是不好调配
头里尽是男孩的我家分了件绿底黄花的花棉袄
当母亲拿着棍子逼着我穿上去上学时
我竟然像电影里的共产党员那样凛然地说
“打死冷死也不穿女孩的衣服”
最后还是祖母哄我说穿在里面没人看得见
我才勉强穿着去上学了
但原本活泼好动的我再不敢乱动了
生怕一动就露出里面的花棉袄
有时太阳突然白花花的热的不行
也不敢解开一粒扣子
后来这件棉袄被如法炮制让二弟穿了三弟穿
(当然祖母与母亲的说辞加了我为榜样)
直至妹妹合身才名正言顺
光明正大地穿在了外面
大概是因为少见光少洗水的缘故
我们兄弟都说
妹妹穿着这件花棉袄还真好看

   蟋 蟀

少时好玩的东西少
翻蟋蟀斗蟋蟀却是必玩的
夜幕落下时
发小们三几个约了到岗野
凝神屏气竖了耳朵听
听准了就翻找
捉到就用火柴盒或竹筒等装了
第二天到了学校就开斗
所以那时的课堂偶尔是有蟋蟀叫的
有时师生们读着写着
蟋蟀也凑热闹般“唧啷唧啷”的振翅欢叫
那课堂啊也轰然沸腾笑声
其时就感觉好玩
现在想来那是自然无私的馈与
不但给你物质的需要
还给你精神的享受
相册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