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大闲人
加入时间:2017-11-0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大闲人,真实姓名:赵永圣,男,1967年5月生于济南市历城区。山东省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为济南市一级教师。1985年开始写诗,多家报刊、诗选集发表过作品,并多次获全国诗歌奖。微信:z15098939550

随心演易(11)·泰(全辑)

(地天泰  坤宫  三世卦  五行属土)

(1)◎  泰

夜航的飞机
在我头顶之上
寻找着陆的地点

月光轻舔着
书桌前的窗纱
疲惫源于一些多余的不安
月亮打着哈欠在说
学会简单地生活

(2)◎  泰之乾

站在十八楼
推开窗子
让烦恼与虚空自由交流
远方地平线的赤蛇
豁然开朗起来
蠕动  站立
与黑色的天空对话  突然明白
我们的生活中少了一些花草

(3)◎  泰之坤

两扇平庸的窗户
阻止雷声的潜入
闪光的胸脯
醉醺醺的彩光灯下
比闪电更加刺目
悲歌萦绕如狂风中
杨柳般热舞的激情
梦在晨曦里落幕

(4)◎  泰之屯

像一条河在船底
我溜出房门
点燃一把头发
烧毁所有违心的承诺
墓穴在苹果园深处
等待粉红绽放的声响
它可以容忍没有棺材
但不能原谅没有尸体

(5)◎  泰之蒙

我踮起梦的脚尖
向童年走去
河边绿草地上
蒲公英正独自哭泣

我大致理解它的隐忧
一种绝望
是柳笛永逝的音律
卑微其实是一种旷世的美丽

(6)◎  泰之需

各种人造花省水又省事
鲜花仅是舞台上下的道具
双手沾满自己的血液
涂抹太阳冷漠的影子
我们已习惯于在梦中
杂耍一些自得其乐的伎俩
灵魂与躯壳正打着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谁胜谁负好像对局外的你我都不利

(7)◎  泰之讼

强盗们穿好工装
掌声响起来之后
有窃贼捧一把假钻戒
蹲在角落里哭泣

礼帽和手套一件都不能少
从星期一到星期五
行尸在广场上兜售挂历
关门声越来越像咽喉病人的咳嗽

(8)◎  泰之师

舞一柄长剑
自乐于天地之间
季节隐蔽在色彩之外
你的叫嚣
是冰川  是火焰
田野在你手掌上
丰收灾乱  和着泪水
喂养孤独的歌手

(9)◎  泰之比

让我指给你一条
飞机的轨迹
飞天  是
遥远的一个伊人的芳名
让调酒师调一杯
会唱歌的云朵
便有橘红色的泉
把桑树栽满天空

(10)◎  泰之小畜

冰冷的喉
赞唱着英雄的伟绩
历史如复活的尸体
斑马线如监狱的铁栅栏
加工脊椎动物的毛皮
阴影里黑色的歌谣
躺在邮差的绿包里
在人间圈养一些小小的玩具

(11)◎  泰之履

指南针承负了
太多的精神压力
指针已经疲惫弯曲
沿着入侵者的足迹
一种叫做青鸟的动物
被人雕琢成冰雹
除了歌声之外
冷藏成人间的美丽

(12)◎  泰之否

手提太阳和月亮的灯笼
漂流在这
时间的河流之上
每一个黎明和黄昏的转弯
都有沧桑的声音
低声的话语
是我不懂的异域词汇
亿万岁的期待算得了什么


(13)◎  泰之同人

把手相握
来证明我们的存在
所有白昼的梦
都在子夜打开门窗
窥看花香在月光里
浮动  黎明
让崭新的灵魂
浸入文明的喧嚣

(14)◎  泰之大有

第一缕阳光
踏上汉白玉的台阶
晨雾闪着钻石的色泽
早上好啊好啊的声音
在舒展手臂的乡村回荡
一片绿叶颤动身躯
做着深呼吸  每一张脸
都在庆幸与太阳邂逅的美丽

(15)◎  泰之谦

我是个拙劣的诗人

爱钱  但
我写不出逗你开心的颂词
正如我不会面对屠刀说一些感恩的话语

爱权位  但
我写不出让你舒服的赞歌
正如我不会噙着泪珠做出媚人的笑颜

我的诗笔属于汗水和泪滴

(16)◎  泰之豫

闪光的头颅上
有袅袅蓝烟升起
若无其事的山
元老一般玩着口吐烟圈的游戏
死于宫廷内斗的帝王
蹲踞陵墓之外
看鲜艳的军旗
爬上顶峰

(17)◎  泰之随

莫名其妙的的鱼
怎么会阴差阳错
落魄在这一洼小小的水里
字迹斑驳的福音书
在拯救世界的间隙
就寓居它的隔壁
几只猫喝足牛奶之后
躺在孕妇一样的报纸上小憩

(18)◎  泰之蛊

面对光阴的镜子
看眼睛的曲线
勾勒猎枪枪管的圆润
是谁日日把露珠
洒在连天碧草的叶尖上
注定  我们
无路可逃  何不
展开双翼释放微笑的芬芳

(19)◎  泰之临

把脂粉厚厚
涂满面颊
怀揣精心装饰的果实
从阳光下
走进梦乡

爱是一只似曾相识的鸟
衔一滴雨  在谁的红唇间
千娇百媚地欢唱

(20)◎  泰之观

记住一些试图忘记的名字
让一种颜色伫立
如久已消逝的影子
睫毛与头发
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
孤灯不识阳光
哭过  笑过
对于黑色的花朵都是永恒的美丽

(21)◎  泰之噬嗑

天使们把魔鬼放进锅里
流血的荒野开始沸腾
正是晚炊的时候

一支丢失了主人的马鞭
用绿叶遮住眼睛
军旗正灵敏地招展金灿灿的正义

扔掉口袋里比死亡更渺小的勋章
让我们在欢乐的喧嚣中睡去

(22)◎  泰之賁

让我们低下头
给太阳一个
明天重新升起的理由

灰色的枝桠
蛇一般
伸进我的肉躯
不胜重荷的蓝天
星星点点都是痛苦的火焰

(23)◎  泰之剥

列车是一枚呼啸的针
缝缀起两个不相干城市的
黎明  速度
越来越快的生命
丢失了脱衣的时间
爱是一个电波
发送着遥远的
木瓜与琼瑶的呻吟

(24)◎  泰之复

临渴掘井
是今春的主题
牛的哀鸣
让南国的沃土
龟裂  方格
如稿纸的田园
血液书写生存
痛苦的枝桠钻进心肌

(25)◎  泰之无妄

在阳光的阴影里
我倾听着来自心灵深处的
声音  一种忧伤
托在碧绿的荷叶上
如雨珠摇滚
我们无法看破水底深处的
痕迹  自言自语的盟誓
伴无悔的青春沉沦

(26)◎  泰之大畜

用别人的肉躯
运筹自我的奇迹
崇拜鲜血的疯子
用一盏油灯把阳光
禁闭在帷幄之外
恐惧窗外草的颤动
任灰蓝的风衣
在衣架上滑落

(27)◎  泰之颐

夕阳把我东墙上的影子
吞噬之后
一滩黑色浓液的夜
便灌注进生活
从脚踝开始
黑黑地逐渐失去自己
没有隐蔽的场所
除非能爬上自己的头顶

(28)◎  泰之大过

美丽的如此绝情的黄昏
那么潇洒地回眸
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呢
一盏疲惫的灯
在镜子里诵读
阴郁的步履
除了打开窗子
我们还有什么选择

(29)◎  泰之坎

我们赞美劳动  但拒绝
拿劳动充当剥削的工具
我们崇尚善良  但诅咒
视善良为忠于谁的前提
如果必须以众人的泪水
伴舞小丑们的欢唱
我愿交出耳朵
并弃权鼓掌

(30)◎  泰之离

抓一把灿烂的朝霞
揣进怀里
我们便上路了
当玩耍成为一种
沉重的疲惫
鲜花摘下面具
杨柳脱尽伪装
身后传来母亲颤抖的呼唤

(31)◎  泰之咸

不需要有谁记住我

我是一粒微小的埃尘
滚打人间
一次一次  风里雨里
寻找炽热的灵魂
闪烁着白刃光泽的雾气
捧着唱歌的蜜饯
我们是被阳光遗忘的兄弟

(32)◎  泰之恒

十字架用深奥的枪口
一次一次涂改
自己宣布的真理
怪诞的幸福
如一张小面额纸币
在命运的脚下揉碎
噙着泪珠的爱情
敲打岩石的裂隙

(33)◎  泰之遁

无权缺席
但有权沉默
保留一枚闪烁星光的
戒指  死去
复生就是忘记过去
漫不经心的鸟语
拷问浮云的传奇
蓝天之蓝是养活哲人的话题

(34)◎  泰之大壮

人们总爱玩弄可笑的手法
为自己可笑的愚蠢
编造一些
愚蠢得可笑的理由

刽子手可不是骗子
血的温热不是梦

说卵石是酥脆的糖果
不由你不信

(35)◎  泰之晋

神秘的夜空
会讲沉甸甸故事的
星星  用它
慈善的磷光
解救我们

我说我们  不是说人
是一种穿越自身的
苦苦追寻  灵敏地渗漏

(36)◎  泰之明夷

温热就在冰块中
让我们把它点燃
释放乐园的乐音

黑色的心脏躲在一枚碧绿的
落叶下  有人告诉我说
他在唱歌  听

的确有饥肠辘辘之声
打破如此和谐美妙的夜

(37)◎  泰之家人

有一杯牛奶就够了
不要许诺我天空和大海
不能分成两瓣的
坚硬  是
爱的厚重
一个苹果红透的历程
就是生命
完整的幸福之痛

(38)◎  泰之睽

酒杯高挑的大腿
挺着奶酪一样的肚皮
在香烟缭绕之中
平平仄仄地碰撞一些
与诗无关的韵句

月光爬上天花板筑巢
诗人疏于梳理的头发
在窗外浮动

(39)◎  泰之蹇

她从菜市场出来时
沉甸甸的竹篮
把斑马线当成了
上升的台阶
世界颤抖于一个趔趄

一张纸牌似的飞机
正从天花板似的天空飞过
远逝在烟头似的朝阳里

(40)◎  泰之解

苦涩的如此绝望的
湿地  用岩石
坚硬的侵入  来
拒绝垂涎的生命
主人一般的骚扰
自从那个骑白马的男子
回头消逝之后
唢呐声便撕碎了母性的宁静

(41)◎  泰之损

用一张纸
就可以把灵魂
从它的躯壳上剥离

锋利不是屠刀的专利

拉上梦幻的窗帘
放弃侥幸的钥匙

在绝对的光明中
黑暗是遍身长满手臂的幽灵

(42)◎  泰之益

北方的天空上
堆满了
南方的云朵

牛奶和面包
竞相张开极乐的翅膀
一团旋风
赤裸裸地站在云端上
摘食星星的糖果

(43)◎  泰之夬

不道德的面孔
挤成一条河流
旋风  拥撞
在玻璃的河床里
一滩狂想的奶
淹没咖啡馆的招牌
沸腾的大街上
思想提着脑袋在找裤子

(44)◎  泰之姤

一个牧人
手摇一枚牧鞭
把他的羊群
赶进编号整齐的
格子笼里
渴  火热成世纪的主题
红嘴唇的鞭子
优雅地敲打一滴水的消息

(45)◎  泰之翠

把三角形还给天空
留下你的目光
掷来柳林背后的
宁静  谁
躲在月亮之上
用寂寞漂洗
脱下呼吸的生命
月季栽满北方的山峦

(46)◎  泰之升

尸体融化在海里
留给世界一颗
猩红的心脏
收拾天空炸裂的风景
战抖的暴风雨
把一只迷航的船
托举成明天的传奇
炙人的脚步声踏响阴影

(47)◎  泰之困

扶着八条腿的金山






了却五百年的尘缘

(48)◎  泰之井

没有血色的雪
捶打着
北国的清明
焚烧着悲哀的乡村
麦田苍黄在枯林之外
沸腾着
苍凉远山  迷蒙雾气
如云  阴郁了诗人

(49)◎  泰之革

名叫腐败的恶魔身披新郎的盛装
把一柄仇恨的钢刀
交到你的手上

和谐的庆祝晚会
正疯狂地又舞又唱

醉生里有人倒下
梦死里有尸站立

南平  不仅是一个城市的名字

(50)◎  泰之鼎

当集体成为一个人的名字
众生们便成了拾柴的奴隶
国与家的结合
绝妙的人间词语

炖一锅香喷喷的王权
金字塔招展李天王的神力
再看不到  蚂蚁
血红的泪滴

(51)◎  泰之震

天空在城市的焚烧中
消失  诗人
睁大绿色羽毛的眼睛
森林躲在人类头发里
避难  灵敏的舌头
搅拌醋味十足的
奶汁  脚手架
竞相盛开百合花的僵躯

(52)◎  泰之艮

灾难  在这个世纪之始
焕发了青春  癫狂的地球
把人类赶进棚窝
黑暗的颤栗中
把手相握
不甘寂寞的精英们
战争的游戏仍在帷幄之中
运筹  谁的罪恶

(53)◎  泰之渐

野味大餐散席之后
把毛皮做成衣服
把兽骨制成纽扣
阳光下
雕一尊冰冷的石像
告诉后人
地球村
曾生活过这样一种动物

(54)◎  泰之归妹

静静的睡梦中
侧耳倾听
溪流
吻过春天的声音
生命的躯体
隐伏在明媚的
阳光里
叶影花香是独轮车上的孤寂

(55)◎  泰之丰

又聋又哑的园丁
抱一瓶酒
徘徊在主人的花园

白羽毛的鸟
在丁香花香的天空
飞过  阴影
砸在他皱纹纵横的额头

夕阳拿他的影子做拉伸皮筋的游戏

(56)◎  泰之旅

哭泣的小孩
在冷硬的水泥路上
疯狂的奔跑

树林在课本里
脚下没有花草

晶莹的泪珠
在霓虹灯光里闪烁
四周高低的楼厦是起伏的波涛

(57)◎  泰之巽

幸福在苦涩的海水里
潜泳  渴
在美满的内衣里
低沉着粉红的呜咽
星星们敲打锅底
天便发出锣鼓的叹息
阳光晒干潮湿的心音
一条鱼张开嘴吞食风暴

(58)◎  泰之兑

每个人的头颅都是地狱
称作天堂也可以
鹰是驮着灵魂
进出的使者
没有足迹的道路
每天都在庆祝欢快的节日
让我们把冒烟的闪电唤醒
到牧场上去寻找我们的丈夫或妻子

(59)◎  泰之涣

龟是一种伟大的动物
古今闻名着四足撑天的传奇

不幸的生命
拥着死神诅咒着上帝
在龟壳下歌舞

诗人是被同类驱逐的孩子
踏着富有弹性的记忆
把星星嵌满天空

(60)◎  泰之节

把失眠挂在老槐树
正直的枝桠上
在月光里晾晒
切断记忆的电源
桥头  猫头鹰
扇动扑克牌似得翅膀
让我们攥紧手心那一点温香
渴望到无望是一碗汤的距离

(61)◎  泰之中孚

骑上幸福的骏马
向危险走去
在风暴的顶点
等待你的
是未知的愉悦
他的名字叫成功或失败

不得不承认  棺材
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62)◎  泰之小过

罪恶是高贵的恶魔
垂涎我们的道德
伸张着他肥嫩的手臂
向我们索要善良

法律单薄的大腿
走起路来总是跌跌撞撞

人类需要诗人坚定地站在大地上
用他的歌唱染红朝阳

(63)◎  泰之既济

路上堆积着
五彩斑斓的日子
一不小心
我绊倒在
游弋的方向转角
波涛汹涌的眩晕中
我看到了
世界的另一面

(64)◎  泰之未济

呕吐的夏日午后
垃圾堆上
那么一朵特立的野花
如一点血红的火焰
向贫血的天空燃烧
成就了
这竭斯底里都市郊区
最纯净的风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