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张旸
加入时间:2017-12-0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大家好,我是来自四川南充的张旸,我是90后。

荆轲刺秦


          《别》
在易水边,我身披一件蓝布长衫
黄沙滚滚,烟雾持续弥漫在江心
那样的镜谜,像儿时母亲对我的教诲:
只做一个人,而不是做一个神
我还记得,只是年少时不懂得它的意义
从我受命于燕国的太子丹开始
我就知道我向往的高山流水的日子
早已破碎。我的明镜在三更反复
一层薄薄的血色敲打着多余的思绪
我须臾清醒

我的头发跟随清风微微颤动
漠北偷窥江南的胴体,温柔的颦眉
只是一瞬间,我便丢盔弃甲
我是一个侠士,我的命是燕国的
从未与命运发生过任何的背离
挥手与君长诀

          《嗟叹》
一盏海灯燃尽我的瞳孔,月色撩人
你的身影被我拉长,在一棵老树下
我用陶笛吹响刺秦的第一步
为自己鼓足力气,激烈的冲突泛滥
我的热情被点燃成一个秘密
不为人知,我也不愿找人倾诉

夜色迷离。轩汀隔绝情衷
江湖肢解了我的身体,疼痛掠影
我牵马上船,此生无憾
我知道这次的行动必将失败
我还揣着一点妄想,我只是懂得
使命战胜理智。我与太子丹对饮
闭了门杯。踏上一条很长很长
没有绝境的路

        《沦陷》
落雁循着夕阳的回声开始倒置
壮士出川,打破一个不成文的链条:
行刺。这是最虚假的行为
明明知道不可能成功,还是那样做了
就像我此时在和流水对话
它知道落花的无疑。可它还是那样的怀疑
因为,它懂得落花的慈悲
不是同情,而是视作知己

我必去的秦国,明月照亮归家的路
我的母亲还在等我,只为做一位母亲
应该做的事。就是让自己的儿子
找到回家的路。无论怎么伶仃漂泊
总有一条是自己的来路,也是归路

当我倒在血泊中时,我好像看到了
来生。没有纷争,也没有杀戮
干净透明。一直持续发酵……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