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武雷公
加入时间:2018-05-2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武雷公,原名武贵民,生于内蒙古太仆寺旗东沟村,青年诗人。2003年开始写作诗歌至今,有部分作品发表于《北京文学》《山东文学》《北方作家》《草原》《中国文学》等。

一个人的帝国(外九首)

一个人的帝国(外九首)

◎大海

麦子高过我头顶的那段时光
我猜想,大海就是穷人蔚蓝色的眼泪
生在北中国穷人家的孩子
大海就是天空外的天空,就是小小心脏的
一滴噙着花香的露珠
多少年了,麦子高过我头顶的那些年月
随着梦里的海水渐渐干枯
人到中年,青春和所有的心事都提前衰老了
这么多年,身心憔悴,打工的路越走越漫长
只是无缘靠近沿海的港湾,去看一看
心慕很多年的大海
大海呵,我曾经猜想的没错
成千上万的穷人的眼泪拥抱在一起
它就是大海

◎一个人的帝国

我有一个帝国,布谷在传道
一个春天被一棵草追赶
雨水,为我准备好了战袍
我要在一朵鸢尾花的热吻中生长
不必给我太多的祈祷,月亮的一勺子蜜
足以让我枕着江河沉睡千年
也不必把唐朝的竖排装在包袱里
有一只草蜢一步三回头的深情送别就够了
我的帝国,不需要太辽阔
有一块旧补丁大小的地方就够了
抑或,我的帝国贫寒,能有一块
尿在褥面上尿迹般寒碜的版图,同样也能使我倍感荣幸
我要求我疆域的阳光,不再把太多的光线留给我
我不想太快的生长、衰老,恰好够得上幸福即可
在我的帝国,最好不要掏出你的手枪
面对一个盛大落日的懊悔,子弹也会流出泪花
如若有人赦免了乌鸦的贪腐,也会遭受闪电的孤独
在我的帝国,花丛中的蝴蝶纷飞
如若你一定要在她们中间,找出一位擅长酿酒的歌妓
那就大可不必了,因为她们是油菜花温良的女儿
在我的帝国,你会迎面碰上蟋蟀腹部里的一盏灯
它没有落上时光的灰尘
你也不要太在意草垛边歇息的刺猬,它身上的荆棘
不是我帝国里的凶器
我的帝国里,所有瘦下来的青春,都会在
光阴轮回的断崖不慎失足

◎孤独

在我万分孤独的时刻,喜欢仰望夜空
星星的寂寞,总比我的孤独
干净一些
行了,孩子们
原来我是一个极其嫉妒你们的人
我一个人的痛苦,即使你们
借助了上帝的泪水,也不能帮我濯洗干净
如果真的可怜我,就藏好你们小小的心事
最好,不要再让我
看清你们眸子里的忧伤

◎麦子熟了

麦子熟了
把月亮湾八月的月亮镀成了金黄
我站在麦地收割着眼泪
凉风,一阵阵吹送
知了蜇伏于暗处,为生而祈祷
麦子熟了
中秋的月亮,被远方的人
在一场滚烫的夜梦里煮熟
我是一个手握镰刀,心里遍布寒霜的人
而,月亮湾的麦子熟了
我站在大地的金黄中
收割秋色之中
没完没了的死亡

◎墓志铭

我活着的时候,一生酷爱方块字
一如娘活到了我的晚年
农村出生,命如纸屑,友人总比孤独少几个
年轻的时候,翻土种粮三载,欠下的债款
在南方打工五年才算还清
一生为生而疲劳,为返乡而辗转一生
到了晚年,总想坐上火车远行
希望一次意外的出轨
在我死了,被后人厚葬于家乡南坡之上
遵从我的遗嘱,挑拣几个被我用旧了的汉字
牢牢雕刻于石碑
让它们代表我骡马的一生

◎我,可不可以这样说

我,可不可以这样说:把海鸥
比作大海白森森的骨头。海鸥借用潮湿的翅膀
在天空飞翔,半个大海正在疼痛
我,可不可以这样说:风吹大野
枯死多年的胡杨,挣扎一生,终将成为一块
易朽的纪念碑。它的一生,难道
不正是一个瘦骨嶙峋的方块字
正在受难的一生么
我,可不可以这样说:一个美丽的地方
只在我贫穷的、街道遍布了猪粪的故乡才可以看到
我,可不可以这样说:一个美丽的女人
就是一个老了的女人
一个乳头曾被我啃下一块肉的女人
我,可不可以这样说:当我提着影子在秋天晃荡时
那些想要袭来的黑暗才无机可趁
我,可不可以这样说:活着的人有时候总会感觉活腻了
而,影子是我们唯一忠厚的守墓人

◎我要做一个幸福的人

我要做一个幸福的人,生活像大地一样辽阔
我个人的不幸,多么的微不足道
活着,有时候多么奢侈,用心爱一个人
必须备足了受伤的痛苦
我要做一个幸福的人,我想在人世做一个幸福的人
如果你想看到我的幸福,请拿出那面苦难的镜子
就会知道,我不是一个被阴影豢养的人
请你说出,我是幸福的人
好心的人,请你说我是幸福的
我幸福的活在人世,不与任何一个人为敌
在我逝世后,好心的人
请扫去我墓碑上的白雪,告诉你旁边的陌生人
我活着的时候,多么想做一个幸福的人

◎秋风

我们已经很少去乡下了
我们已经忘记,秋风,是什么时候来的
以及,我们忘记了马拉的车辕、霜冷了的雁鸣
我们,已经很难聆听得懂大地的语言了
我们,已经忘记穿一件秋日褐色的上衣,献给村庄了
我们,已经忘记了打量自己,目睹自己
是怎样一天天在世俗中腐烂
亲爱的人,秋风它吻了我的脸
我们已经很少为大地心动了
我们已经忘记了爱了

◎落叶纷纷,又一年

有一种分离,如此安静
有一种拥吻,如此平静
落叶纷纷,又一年
秋风捎来那么多布满皱纹的家书
大地如此深情,满目岁月的疤痕
寒霜赶着大雁回家
拾麦穗的爹,蹲下身背起了
又一年的秋风凉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