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闻译
加入时间:2018-10-0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闻译,男,现居哈尔滨,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

用画笔对生命的另一种诠释

——自题系列组画《门》

我为什么那么钟情和痴迷那一扇扇旧木门,还把它画于纸端,是为了体验那种残败的场景吗。在画完每一幅旧木门的画作时,放下画笔,面对着荒凉的画面,我常常追问自已。

以旧木门作为绘画的一个主题,从旧木门的形态开始,开或关,亮或暗,那一扇扇旧木门,成为我这段时间绘画的主要形象,画久了就会产生一种独特的感受,和对命运的认知。

从第一次画旧木门开始,我就被旧木门特有的沧桑感所吸引,虽然谈不上震撼,但它充满了对我的诱惑,我急力地用画笔把它挽留,感受它存在的意义,直到我陆续完成《门》的系列组画。

我曾多次走进村庄,走近每一座荒废的庭院,一座座闲置的老屋,散布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里,被荒草掩埋在岁月的最深处,直至消亡,最先打动我的就是每一扇旧木门,不论大与小,厚与薄,都在寂静中坚守着门的本质。

当我站在每一扇旧木门的面前,我的心绪比我疲惫的脚步还要沉重,但是,我确信自己的感动,也确信自已的画笔,能揭示出每一扇旧木门的沧桑和命运。

一扇门成为一个绘画作品的主题,所表现的是岁月的变迁,每一扇旧木门,在我的笔下沉默着,毁坏着,湮灭着,这也许过于悲观,但我保持着它的真实性,在荒废的老屋中,门的结局是在破败中毁灭,在毁灭中独守着一份孤独,被主人遗忘的门,它的命运一定是在风雨中摇曳,在岁月中消失,名曰,凄凉之美,或曰,饱经风霜。

每一扇旧木门,都经过岁月的浸蚀,一次次与风的撞击,一次次与雨的洗涤,驳落的是年华,露出的木纹,显现着岁月的痕迹,阳光透过无数个裂败的缝隙,照亮屋内的黑暗,能否看见生机,只有飞扬的尘埃,已漫延到人的视野之中,人们早就习以为常,或视而不见,甚至,麻木不仁。

在每一扇旧木门前,我徘徊过,也失望过,更难受过,然而,一切的过往,对于每一扇门来说是无辜的,无论你的拍打有多么歇斯底里,或怀有敌意,门,只不过是生命历程中的一个驿站,而人只是它的过客。

面对满目的杂草重生,那坍塌的墙壁,那枯竭的老井,还有那些残破的农具,我似乎又读懂了一幅“现实主义”的绘画作品,在荒芜和寂静中,也有美感的存在,不要在丧失这一点点存留的记忆。

心的沉重源于沉默,脚步的彷徨源于胆怯,村庄的兴与衰,也在门的打开与关闭之间,生命的变迁,有时也会让你猝不及防,面对眼前的景象,我在担心,我在猜想,能否还有春天在此生长。

面对每一扇旧木门,绘画所呈现的是客观物象的自然形态,木质的纹理,颜色的深浅,腐朽的程度,都真实的表现于画笔之下,这也许是一种责任感的流露。

脚步在时间的长河里穿行,从故乡到异乡,从梦想到现实,漫漫的长路,都有门的等待,在门里与门外之间,我们辨别着人世间的冷暖。

人对门的信赖,是人类文明的升华,也是对生命的尊重。人类把门赋予崇高的理想,打开一扇门就是希望,就是信心,就是精彩,让无数的遐想,在生命的瀚海里倘徉,门的存在,让人类拥有更多的想像,不满足于现状,就打开一扇门,去拥有更多的梦想。

于是,在打开一扇门的瞬间,使每一个人都能看见属于自己的天空,湛蓝一片,确信脚下的路,宽阔而平坦。

系列组画《门》,所阐述的是多舛的生命,以及怀旧的情结,我的画笔通过对门的表述,不断地与我的内心世界产生共呜,画面上不同年代的门,在光线的强与弱中,不断地撞击我的视觉神经,我很清楚那一笔笔不同的色调,所要表达的就是我内心固执的怀念。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