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韩梅香
加入时间:2019-04-2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韩双喜,男,吉林省文学函授讲习所(小说)高级速成班首届优秀学员,期间,参加《芒种》全国万家诗会邀请赛获奖3次得“诗人”纪念章一枚。中学时代开始发表诗歌和散文及评论,多次获奖,曾用笔名:韩梅香,寒川,韩笑,含笑花,冰川,韩梅兵,一弓等,作品散见于《湖北教育》,《孝感日报》《伴侣》,《爱情 婚姻 家庭》,《人生与伴侣》,《南海文艺》,湖北人民广播电台的【《今晚半点半》《文坛艺苑》.和【农村乐园】节目,《珠江》,《潭江文艺》,《创业者》等10多家报刊杂志。2003年被评为广东省南海市“十佳优秀外来工”,上过电视和报纸,小说《保持美丽的距离》荣获【南海市第五届文化艺术节】文学创作三等奖。有多首作品入选《中国当代千家诗》一书,当过编辑,特约记者,武警,开过5家店铺,后因妻子丧命于车祸,继而转让商铺,先后在南海平洲区【义哲鞋材厂】任采购部专员,东莞高埗镇【裕元集团】针车面部裁断组长,东莞万江【耳神电声科技有限公司】拉长等职位。有作词作曲演唱的音乐原创作品《让我抱抱》发表在2010年《中国原创音乐》,入选【酷狗繁星】栏目。祖籍武汉,现居深圳,供职于索爱集团公司(深圳龙王庙)分公司至今。

读诗歌《对衰老的回答》——致陈渝明

读诗歌《对衰老的回答》
——敬致雾都深林陈渝明老师
       ◎韩梅香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要知道:这个世界
并非绝对的好,因为
有成败得失,爱恨情仇,
还有衰老。
搞文学艺术的人,
青春易老,
但满腔热血永远沸腾,
驿动的是心永远年轻。

你立足于讲台三尺宽
超越自我五尺天
你热场古道,仗义谏言
指点迷津,情满云霄星汉

虽然你我山高路远素昧平生
但是你谆谆教诲铭记于我心
赞美您
言传身教情意深
汗水浇灌满园春
讴歌您
忠孝仁义抛浮名
脚踏实地度人生

2020.6.24于深圳

☆附陈渝明老师 诗歌原文:

对衰老的回答
    ◎陈渝明
小时候 我从未想到老
鲜活的生命连死亡也不会相信
炽烈的火焰 不可能理解灰烬
但是 总有一天
衰老和死亡的磁场
会收走人间的每一颗铁钉

现在 我看到自己的衰老
年龄的吃水线
已使我颤栗 吃惊
甚至在梦中都能感到
生命的船正在下沉……

“但是别怕!”我安慰自己
人生就是攀登
走上去 不过是宁静的雪峰
死亡 不过是穿上黑袍的魅影
它应该和诞生一样神圣
我用微笑回答 孩子们的担心

我也设想了自己的老境
“树树梧桐叶落尽” 
心的夕阳 沉在岁月的黄昏
不如笑看晚霞
借一束美丽的阳光
翻晒人生的旅程……

“累吗?”我想问自己
回首往事 最高的幸福
应该是心灵的平静
我很平凡 不可能活得无怨无悔
我很普通 从不敢奢望猎取功名

我宁愿做一匹消耗殆尽的骆驼
倒毙于没有终点的途中
我甘愿是一匹竭力驰骋的老马
失蹄于不可攀援的险境
我愿是一名流浪的歌者
让肺腑里的歌
在褒贬毁誉中留声

我很难接受
命运之神的一切馈赠
我不要世俗的幸福 甘愿
在艰难曲折中被失败缠身
心灵的方舟即将倾覆
我愿在灭顶的灾难里 重塑 
新的生命

白发如银 那是智慧的结晶
牙齿脱落 那是尝遍艰辛
我将依然豪迈 依然自信
让思想像秋空一样洁净
让快乐像儿童一样天真
因为 生活虽能改变我的命运
却改变不了 我的本性

我在生活里思索
“耕耘”已用去我  整整一生
佝偻的身躯 已站成枯萎的野草
却不愿 在火的烧灼里 
痛苦地呻吟
我愿头颅变成滚动的车轮
因为车上载着的 都是我心爱的学生

死后我愿变成前进的路标
也决不在历史的长途上阻挡后人
我老了 但是我
老得庄重 老得自信
岁月刻下的每一笔皱纹
都夸张着 我人生的辙印

越是接近死亡
越是爱意深沉
哪怕“沉船侧畔” 
躯壳如斑驳的破庙
也能像锈迹斑斑的古钟 
发出悠扬的声音

生活的每一次撞击
都是死亡的复苏
生命的每一次迈步
都是秤上的星纹
脉搏每一次的跳动
都是意志的考场 
老花镜片磨损的印记
都是履历的延伸 
夜幕下的星星点点
都是我墓前的碑文


假如有一天 我被人们挤出
人间的世界
那么高山是我的坟茔
河流是我的笑声
在中国的族谱上
你一定会找见我的姓名……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