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月亮君
加入时间:2019-10-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出生于被誉为世界古茶树王之乡的亚热带滇西南普洱镇沅九甲,与绿野一起成长,从小热爱文学,现工作于温带滇东北曲靖,闲暇之余养花种草,日日文字相伴。

生病的尘埃


      
         在这个被疫情隔离的春天,我们躲在屋子里,抛弃屋外的春风拂面。期盼着疫情早点结束。
         当疫情即将结束时,我们计划着要如何如何去拥抱泛绿的世界,怎料三岁的儿子咳嗽伴着发热一起袭来,三天过后烧仍不见退。措手不及的我们一边检讨自己是否去过什么公共场合,都接触过什么人,一边思考他这是什么情况,该怎么治疗?医院又是个特殊场合,到底该不该去医院?最终黔驴技穷的我们还是把他送去了医院,一番化验检查及CT之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稳稳降落。他得的是普通类型的肺炎,只是感染有点严重,得住院治疗十几天,并且住院期间病人不可以离开医院,不像往常住院,晚上可以回家休息。内心有那么一点点晦暗一闪而过。
       在医院住了大概五六天时,中午我从单位下班回到医院,小家伙挤着眉头一把鼻涕一把泪伸着小手的哭诉着:“妈妈你背我,像小时候一样你们都背我,爸爸背我,妈妈背我,爷爷背我,淼淼背我。”一连串的话,语无伦次,没有逻辑。淼淼是他的妹妹,一岁还差几天,我赶紧跟他纠正:妹妹比你还小,怎么会在你小时候背过你,那时候妹妹还没有出生呢!他使劲嚷嚷着:背过背过,你们都背过我。特殊时期医院儿科没有多少人,住院部更是人烟稀少,整个过道里都是他从病房里传出来的嚷嚷声。我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就这样无理取闹的吵嚷着要背,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要我们背他了。虽然是正午,但是天却是阴沉沉的。
      我摸摸他因为疫情没有出去理的头发已经长得可以扎个小羊角了,因为生病变瘦的脸庞和变尖的下巴,凹下去的眼窝子,插着针管的小手,眼眶里噙满了泪水,此时的他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无助,只有永远都红扑扑的小嘴巴还让我觉得这个小生命还是那么鲜活。想起以前生病也住院,可是每次住院都是最多一个星期就可以回家了,这回却是住个五六天才到一半。也许他是想家了,也许他被憋坏了,也许他是失落了、失望了……在他眼里,我们都不爱他了,把他丢在医院里,然后各自去上班……我突然醒悟了一般,赶紧蹲下来一把把他搂到背上,用背妹妹的背巾把他裹得紧紧地,他终于笑了,两只小眼睛迷成了一条缝,然后开心的玩起了我的头发……
       他是那么小,如同我们,在大千世界里的一粒尘埃,而他此刻是一粒生病的尘埃,风吹他,雨打他,飘摇在空中的他随时可能掉落,我们仿佛是他可以依附的一块泥土,摇摇欲坠的他多么需要我们抱紧他,超出平日十倍的爱给他。多像我们与祖国母亲,只有她可以容纳我们,包容我们的小脾气,小倔强,生病时又是她千方百计的救治我们,困难时是她给予我们无私的帮助我们大家都应该庆幸我们有这样的母亲的庇护。
      尤其是当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爆发时,我们的祖国为感染者免费治疗,各种利国利民政策措施。千万个白衣战士、交通人、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义工等等一群胸怀大爱胸怀祖国的兄弟姐妹,发光发热,让这个疫情里的春天不那么冷冽,填补了一座座寂寞与空旷的城市,是他们灯火不眠的奋战,是生命线上的不懈坚持,把千千万万个“爱”抛洒在祖国的大地。各行各业的战士们,让我们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祖国赐予我们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护我们平安与周全。一道光亮从窗户照进来,地上细微的尘埃也在闪闪发光,原来阳光是被走动的乌云遮住了。
        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午休,我一直背着他,直到他在我背上睡着了,深沉而香甜的呼吸湿润了我的背……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