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老冀杨
加入时间:2020-05-0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退休北京市顺义区空港社区天竺镇府前一街38号天竺花园小区

洛美玉绝

《洛美玉绝》
自古英雄爱美人
仙神爱美欲断魂
不是群玉山头见
就是游龙遇惊鸿
谪仙词美惊天地
思王痴情赋洛神

      话说:千古赞美绝唱,莫过思王曹植的《洛神赋》李白的《清平乐》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
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李白一生:“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性情狂傲不羁目空四海,从不为权贵折腰。自从“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去皇宫应召,虽只是个供奉翰林御用文人,但狂傲本性难移。借酒醉让大太监高力士脱靴,让杨国忠給端墨。可自从见了杨玉环真容以后,李白性情大变。随叫随到陪皇上贵妃到处游玩,为取悦王妃极尽诗词歌赋,佳作连连颇受贵妃青睐赞赏有佳,其诗还被贵妃经常用来給唐明皇歌舞吟诵。惺惺相惜诗人多为情种,都乃性情中人。作诗词歌赋都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自古英雄爱美人,无情未必真豪杰。酒不醉人人自醉在玉环面前,李白越来越有点情不自禁。直到这年“谷雨三朝看牡丹”的夜晚,唐玄宗带着杨贵妃,乘着皎洁的明月观赏沉香亭的国色牡丹。兴庆湖畔漫步长堤,在花香月色之中摆下歌舞。唐代的音乐大师李龟年正张罗着管弦戏班准备歌舞,唐玄宗看到月光下的杨玉环显得格外美艳动人,顿时龙心大悦!宣道:“赏名花熙贵妃,此情此景怎能再唱旧词?”叫李龟年拿着金花笺去叫李白,赶紧过来写新诗(那时的诗就是歌词,所以至今还叫诗歌)。高力士赶紧吩咐快把李白叫来,这时李白正和几个朋友在酒楼狂饮烂醉。去的人赶快叫人用冷水把他激醒。都知“李白斗酒诗百篇”“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当醉眼迷离的李白,赶到沉香亭兴庆湖畔,一看到眼前的杨玉环,顿时惊魂出窍,以为是看见了天上的仙女。像云像雨又像风,顿时如醉如痴诗兴大发,笔下如有神助一挥而就写下了千古绝唱《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曾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唐玄宗看了新词非常高兴,但想李白诗词超凡脱俗,但律诗不大多见,眼下已写了三首七言律,不知五言写得如何,于是让李白以“宫中行乐”为题再写十首五言律诗。
     李白正在兴头上,也明白皇帝在试他的本事,借着酒劲对唐玄宗道:“臣今天不巧已醉,倘若陛下赐给我无畏的胆子,这才能尽情发挥臣的薄技。”唐玄宗当时心情特别畅快,又见到李白的诗把杨贵妃写得这么出神入画,一高兴就命高力士给李白脱靴,杨国忠捧墨。李白端坐案头拿过笔略一沉思,一口气又写了十首《宫中行乐词》。唐玄宗看后更加高兴,马上叫李龟年谱曲让乐工舞女演唱。杨贵妃更是兴趣盎然当着李白的面翩翩起舞真,此情此景真是美不胜收,怎能不让李白心旌摇撼。杨国忠和高力士看在心里把李白恨透了。
       君子“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此夜后,李白更陷入了一种如醉如痴的痴迷状态。“解释春风无限恨”整天狂饮借酒浇情,烂醉中还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这些都被高力士杨国忠传到唐玄宗耳朵里。都说“伴君如伴虎”没多久李白就被“赐金还乡”逐出京城。连来带去也就一年多点。临走时得意的小人高力士还落井下石,宣斥李白从今往后,只字不许提宫中之事,否则杀头之罪。李白情绪一落千丈,借酒浇愁写下了名篇:
《行路难》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一句“行路难”成了李白后半生的真实写照。后来又因为“安史之乱”被牵连流放“夜郎”终不得志。连死的方式都很李白!说是因为在船上狂饮如醉如痴,忽然性起跳下河去捞月亮,不幸溺水而亡。“古来诗人难得志,亦如美人多命薄”!
     李白一生为中华文化璀璨银河,留下的光芒可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在。如果没有李白......
      再说与李白命运相同,被称为“世才有一石,其独占八斗”的曹植曹子建。一首千古熠熠生辉的中华女神《洛神赋》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
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真让人断魂神往!!!
     子建大道青天《诗品》评说:“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干之以风丽,润之以丹霞”达到了极高的人美意境,真让人如梦如幻如醉如痴......
     《洛神赋》完全是一首感情至深的追忆,美轮美奂的真情吐露。也是对中国式爱情的最高礼赞。
     赋中洛神形象美艳绝伦,让人亦真亦幻,与女神邂逅彼此思慕爱恋,人神之恋飘渺迷离,抒发了无限的雅怨怅惘。情思绻缱,荡气回肠。“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曹植《洛神赋》中描述的就是自己和嫂子甄宓,一直以来人神之恋飘渺迷离,缠缠绵绵的苦恋情景。
     据《东观汉记》述:当时曹操与曹丕为消灭群雄而奔忙,只有曹植因为年龄小留在家里。曹植天赋异禀,博闻强记,早熟男女之情,十岁能情诗歌赋,他陪着这位多情而又美艳聪慧的甄妃,消磨了许多风晨雨夕与花前月下的时光;耳鬓厮磨了无嫌猜。曹植与甄妃的浓情蜜意,已经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曹植对甄妃已经是“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甚至到了以“解玉佩以要之”。但甄宓因叔嫂之碍“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只能“嗟佳人之信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最后这段感情也一直因,终“无良媒以接欢兮”......。
     直到曹丕做了皇帝把曹植逐出京城。两人只能在思念中:“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曹丕对曹植与甄妃之事早有耳闻,一直耿耿于怀恨恨在心。登基后找茬要杀曹植,终因“七步成诗”而没能得逞,反手借故赐死甄妃。据说甄妃死时被“以糠塞口,以发遮面”,十分凄惨。曹植知道后非常悲愤。入宫去见曹丕,曹丕反而将甄妃使用过的一个盘金镶玉枕头赐给他。在曹植伤口上再撒把盐,睹物思人欲哭无泪更伤情触怀。就在昏昏遥遥的回家路上途经洛水,在半梦半醒恍恍惚惚之中,飘飘乎遥见甄妃凌波御风而来,倾诉“我本有心相托”之情......。曹植惊悸而醒,忆梦中故人触景生情,遂就着车窗微弱的光亮,一气写下了《感甄赋》。借洛河女神宓妃作为甄妃的化身,抒发蕴积已久的愿情。
      四年后曹丕39岁夭亡,甄妃的儿子明帝曹叡继位,为避讳母亲名声,遂命曹植将《感甄赋》改叫《洛神赋》。由于此赋的影响甚大,加上国人感动于曹植与甄氏的恋爱悲情,世代口口相传,洛神就成了中国人心中的爱神。
       相传,洛神宓妃为远古宓羲氏的女儿,因溺死于洛水而成为洛水女神。屈原在《天问》《离骚》,司马相如张衡,在赋中对她都有诗赋。美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曹子建的《洛神赋》,和千百年来无数诗人对洛女神的描述相比,如繁星中的皓月。可借用宋玉的话:“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堪称完美绝伦。问赋,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相许真情!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颻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其形象之鲜明,色彩之艳丽,令人目不瑕接。其中“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尤为传神地展现了洛神飘然而至的风姿神韵。下面的“轻云之蔽月”和“流风之回雪”,都从姿态方面,给人以轻盈、飘逸、流转、绰约的动感;而“秋菊”、“春松”与“太阳升朝霞”和“芙蓉出渌波”,则从容貌方面,给人以明丽、清朗、华艳、妖冶的色感。这种动感与色感彼此交错和互相浸淫,织成了一幅流光溢彩的神奇景象,它将洛神的绝丽至艳突出地展现于人们的面前。她云髻修眉,唇齿鲜润,明眸隐靥,容光焕发;加之罗衣灿烂,佩玉凝碧,明珠闪烁,轻裾拂动,更显得“瓌姿艳逸,仪静体闲”“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曹子建为眼前这位美貌的女神深深所打动。“愿诚素之先达”,“解玉佩以要之“执眷眷之款实”。使洛神也深受感动,她“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一会儿耸身轻举,似鹤立欲飞而未起;一会儿从椒涂蘅薄中经过,引来阵阵浓郁的芳香;一会儿又怅然长啸,声音中回荡着深长的相思之哀……当洛神的哀吟唤来了众神,她们无忧无虑地“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时,她虽有南湘二妃、汉滨游女陪伴,但仍不免“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站在那里出神。刹那间,她又如迅飞的水鸟,在烟波浩渺的水上徘徊飘忽,行踪不定。只有那转盼流动、含情脉脉的目光,以及欲言还止的唇吻,似乎在向曹植倾吐内心的无穷眷恋和哀怨。洛神或而彷徨,或而长吟,或而延竚,或而飘忽,就好似一幕感情激烈、姿态优美的恋情。也展现了内心的爱慕、矛盾、惆怅和痛苦。尤其是“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把情绪推向了高潮,当与洛神相对两情依依之时,离别的时刻,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在冯夷、女娲的鼓乐声中,由六龙驾驭的云车载着宓妃,在鲸鲵夹毂、异鱼翼輈的护卫下,开始出发了。美丽的洛神坐在渐渐远去的车上,还不断地回过头来,好像倾诉自己的一片衷肠。“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最后,洛神的艳丽形象终于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之中,而作者却依然站在水边,怅怅地望着洛神逝去的方向,恍然若失。他驾着轻舟,溯川而上,希望能再次看到神女的倩影。然而,烟波渺渺,长夜漫漫,更使他情意悠悠、思绪绵绵“归途中仍“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其情深意长溢于言表......此赋有“感甄”之情,谓植曾求甄氏女,后女为曹丕所得,及卒,植思而赋之,故又名《感甄赋》。或以为植借此寄托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以抒壮志不伸之意,“亦屈子之志也”......子建真乃神人也!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