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于贵锋
加入时间:2015-10-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于贵锋,1968年生于甘肃天水三阳川,现居兰州。有诗文发表;著有诗集《深处的盐》、《雪根》。

乱云渡3首

乱云渡(一)
 
 
蹲着蹲着,就起不来了
站着站着,就不再发芽
 
飞着飞着,翅膀就秃了
绿着绿着,就枯黄了
 
看着看着,碎块就飞进了眼睛
听着听着,声音就埋掉了喉咙
 
跑着跑着,就跌倒了
流着流着,就流进了河流
 
走着走着,就走进了泥土
想着想着,就想不起来了
 
2014.10.20/2015.6
 
 

 
乱云渡(二)



他害怕风吹
不是因为经历的事太多或太少
也不是因为单薄或内心的凉热

乱云渡
在两个朋友抵达之前
他徘徊在一只被生活锚住的船上

“别盯着看,水东流会让你发晕”
迟到的警告抬起他的目光
白塔如同驶往另外方向的桅杆
哦,不再摇晃的黄昏

暮色顽强地在灯光中找到了一把椅子
喜悦开始逆袭
漫过艰难岁月到达语言的童年

饥馑之时
诗的可能性像一个洁净的盘子
放满相遇的水果

2016.10
 
 

 
乱云渡(三)
 

 
而大河之滨,一直是思考重要问题
或彻底放松的首选。如果没有被
象征与隐喻所遮蔽,生死就是一件
自然而然的事,绝望和虚妄,
就不会那么矛盾在船上一个人的身体里。
“奇妙!”,如果是面对被引导而至的
灵魂,就必然是在酒杯里注入了过多的
往事。纸牌的输赢不会影响一个人的情绪
但泡沫,和河水翻卷出的白雪的晕眩
会让一只船摇晃得更加厉害。
这也是步出公园,从封闭走向开阔
所必须面对的:在汹涌中如何学会平静?
河面,河面上的阳光,和岸边的石头
都会提供一些线索,但往往会沿白鹭的翅膀
凌空而蹈,习惯性的转移甚至会将星光
纳入浑浊假设的话题。想想,在河边,
说了那么多的事,但没有一件得到完成
和解决。风带来的声音,河水听完,
便丢进自己的身体里带走了。如果不是偶然
河水再也不会翻开过去的时间。
在奔流中思考,“希望”多美好;而偶然
往往会让生命拐一下弯:曾经存在过的,
谁会把它们带进现在的时间,像岸边
那些饱满的白杨树?谁会像泥土一样
自然而然地说出生长的喜悦和疼痛?如果
没有岸的限定,河水会是怎样的涣散呀
如同力量经方向的约束,才会到达它喜爱的,
事物的肉体和内心:但从另一个向度
这样的情感和逻辑会被激烈地反对。话又
说回来,在河边,关于人世,谁又会介意
有没有定论,谁又会在我们离去后,
把船继续固定在河上,颠三倒四地讨论。
本不关生死,而又要用生死固定住阳光,
而这又是怎样的风景,在用明亮做诱饵。
难道在春天,蓝天更加晕眩,不知不觉唤回了
过往的乱云渡,而兰山与白塔也唤回了自己
和那一条被记忆与现实奔流的大河?
 
2018.4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