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于贵锋
加入时间:2015-10-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于贵锋,1968年生于甘肃天水三阳川,现居兰州。有诗文发表;著有诗集《深处的盐》、《雪根》。

2017年短诗69首

冬眠


“原谅一个人像原谅了
一只曾鼓着眼睛看我的青蛙”

这内在的比喻让我的心长满疙瘩
让我知道成为一个善类还需时间的一道缝隙

还需让缺席成为一种修身的手段
用雪的冰凉煎熬。具体地说

要从闷热的夏天尽快赶到雪的深处
再从春泥里跃入夜风的池塘直到

谁摸到了我冰凉的皮肤而不惊慌躲开
我才会被解除咒语变回我自己

那时我们都是清澈的水在映射着
而不是试图从水里不停地获取影子

2017.1.5



病诗


板蓝根,999感冒颗粒
克感敏,吗啉呱
(我知道药吃多了不好)

橘红丸,念慈庵止咳糖浆
阿奇霉素分散片
(我知道抗生素不能多用)

阿奇霉素分散片
头孢,痰清热
(我知道输液会加重脏器的负担)

像中西结合
生了一首诗
第二十二天
药的母鸡终于孵出了
我的另一个身体
一个苍老而需要怀着小鸡的心情
在世界上继续生长的灵魂

微雪更有眼色
当我走出社区卫生所抬头
它恰好在空中
新鲜地触着它最先触到的事物

2017.1.6




人性化措施:以钢柱为例



前天没有
昨天没有
今天早晨碰得我脚趾生疼
几乎绊倒了我
那是为阻止批发蔬菜的车辆停放
一块平整的水泥地
突然长出几根钢柱
代替了人对司机,人对车
每日的驱赶
它们三十公分左右高
笔直站着
面对不同方向
沉默,强硬,寸步不让
相比去年大雪中
在雁滩宾馆门口绊倒我的
这次钢柱与钢柱之间
还看不见低悬的锁链


2017.1.25




发动那只猫


初冬
有人和一只猫
彻夜斗争
一个愤怒
一个卖萌
不足两月
当我想再次
发动那只猫
并激活它的
各种表情时
怎么也
不能成功
奇怪的是
猫的
十几只眼珠子
在我的脸上开始
不停地组合

2017.1.27




立春日


一边南山积雪白,一边
穿红衣的旧年在退去
床胖,水瘦
在河的手心
命运写下秘密

远处,有人站在卦台山
风吹起风
身边,有人坐在公交车里
座椅发热他发晕

在想象的大雪中坐而论道的人
是标准的怀疑主义者吗?
黑暗像一块砌在时间中的砖
越旧越值钱
而墙属于
一张不动声色的面孔

鸽子盘旋,心生恨意
无灯有灯,日子
像一条条谜语  手机猜了去

去就去了。来了就来了吧

2017.2.3/2017.8



无名之名


赤麻鸭,绿头鸭,白鹭,……
我试图准确地叫出它们的名字
我不想说在寒凉的河滩上
栖息着一群水鸟

这无用之用
这无名之名
风吹水起时会轻轻动一下翅膀

所见之物
今日之日
变成了一面面镜子

我不会疯狂是因为疯狂的碎片
像埋在泥土里的一只只虫子

水银细小的鸣叫抽出一根根光线
瞬间,夜关上昼的门,为天亮时推开

反复得重复的命运──
一往无前时我就像眼前无声的河流

2017.2.3,致雅克




灰白之神的底座



一个人跳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探头看时我差点栽了下去
废弃井水腐烂的味道冲破咕咚的回声

一个人跳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然后关闭了身体的门窗
年久失修的房子:灰白之神的底座

他又从自己的身体里
跳进了捆住的影子里
能听见锁链的音乐但听不见
盛满黑暗的碗架在风的火焰上响

灰是洋灰,尘是光尘
一个人从影子里
跳进了我的身体里
我有深不见底的冷
和一束被冻住的闪电
一台断电的搅拌机

2017.2.4



振翅


微风吹开的早晨多开阔

失眠之物干燥极了
蜂蜜水像一剂缓慢的良药

自私和自我,都是孤单,都是冷汗
生命从垂挂的柳枝里要醒了

而公园里那段未曾走过的路
像生活的小兽
被踢了一脚后暗中嘶叫

别担心,日出微红的暗示我懂了
它倒映在安静的清澈里

也倒映在喧腾的河流里
别担心,顺游或逆游
河水都冲不走麻鸭的方向感

振翅与振翅会互相安慰
南岸与北岸会扶住河流
走在时间的盲道上

2017.2.4




转身


白电线绑捆的黑树冠
夜晚变斑斓,早晨
与公园时间不够亲密的
一个人的内心
这陈旧的秘密不足以摧毁

“转身”,他陶醉于
剔除这个词的象征意义
从东向西变为从西向东
中途折返
仅此而已。比喻就是
起点即终点……他并未

看见树的正面和反面
他并没有狂妄地以为自己
能够摆脱影子。由暗变亮
天光收起了鞭子
陀螺还在带动身体兀自旋转
甚至不必想起对道路的

改变,那些强大的心灵
有自己密闭的花园
但对于没有冬天和雪的风景
对于枯草上没有乱石的人生
亦不必羡慕。还有一种转身

那需要离开公园,需要返回得更深

2017.2.5/2017.8



相切


想写某地,普天之下。
想写某地的名人,他完成了自己。
臧否熟人,我不好意思。
某地的灯笼呢,有漂泊之心。
而某地的梅花,一个人看它的眼神
与父亲看我家院子里
那株梅花的眼神,有什么不同。
写某地的雪吧,在草根下。
那就写写某地的马,像一件遗物。
房子的心,当雨水落下,越拥挤越空旷。
庄稼,比如玉米、高粱,也不必写了,
它们被植物学所统一。
一只蜂鸟,像有毒的时间。
那就写一条河,
能够生长的事物都住在两岸。
那就写铁的不灭之身。
那就写死,──辛波丝卡死了。
但波兰,并不呼唤雪人。
“万物静默如谜”,真好。
死亡的误解有时也会造成,
闪电与一个圆相切。
拐弯,有笨拙的痕迹。
无形之形,无物之物,躲入哲学的空壳。
还是调整好呼吸吧,一如从前。

2017.2.5



视角


拍了两张后
我录了一段几十秒的视频
我喜欢河水在虚拟空间中
用数字奔腾的声音
我喜欢冬日的杂乱,枯干,冰凉,
和生活的背景音。
但两种方式最终的结果
都是被遗忘,如同
语言总是轰鸣而来
并让写作在静止中趋于安静。
瞬间依然是一个个紧锁的箱子。
直到再次相遇。
直到水气扑面。
这次我没有穿过水车公园
而是经金雁大桥
在黄河北岸
获得了观察河水的新的视角。
之前有很多次
但我习惯性地远眺,一无所得。

2017.2.6




无论多么寒凉



没有雪的保养
即使整日在公园里
那几个亭子也干燥地沉默着
像失去水分的人
再也没有兴趣谈论
自己的生活。立春之后
雨夹雪像一个遮遮掩掩的消息
但我的喜悦是真的,
这不仅因为
有聊胜于无,而在于
无论多么寒凉
对湿润的期待激发了公园的心
喜悦也会成群结队而来
皮肤光鲜,眼神明亮
像从草木里醒来的一个个冬眠者

2017.2.6




在冬日


音乐的建筑尚未完成
在冬日
它的身体里塞满了思想的钢筋
水车像一架笨重的乐器
陷入广场的空旷中
谁能够让隔夜的汽车
变成小音符飞起来?
想象再勤奋些,
就可以钓上速度里的鲤鱼……
但风
并没有送来轻盈明亮的风景
这让早晨的脚步更为灰暗
回到老路的人
仿佛回到现实
只不过,行人稀少,寒风吹面
他有足够的空间
让心像另一架乐器在其中假寐
从无声的初春走向飞溅的河流
甚至走得再深一点
再三跃入想象的泳池
喷泉突然打开哲学的门:
所有的路在门前合为一条
但走进门,路依然会分叉
依然会倒叙着讲述花园:
那胚胎在一个人的身体里
还是爱所理解的美
和世界的一部分

2017.2.7


绿镜子


三只白鹭飞起来,
但不是太高:它们扑棱着翅膀
望向另一个自己。
三只麻鸭在浅水里,也是如此。

就这样:
三只麻鸭在一起
三只白鹭在一起

在一面波动的绿镜子旁
白鹭和麻鸭并无交流
它们有各自的方向,各自的语言
和身体里响声各异的钟

更早些,它们对绿镜子的喜爱
超过了对河洲的依恋
一只呼唤另一只,颜色不同
表达的方式,出奇地一致

现在,又飞来两只白鹭
比站在桥上的我
还充满危险

也有另几只麻鸭游向桥下
探出身子
我看见它们还是那么缓慢,犹疑
显得缺乏勇气

河的下游,不是越来越宽阔
而是一个巨大漏斗的脖子
不是在吞咽,而是在阻止和勒紧
虽然阻止不了,但时间更细了

一只白鹭飞来
又一只飞来,它们落入
绿镜子,不,
欢乐叫碎了绿镜子。

我知道绿镜子会复原
但我没时间等。
我知道当沙子和石头堆满了
绿镜子会消失。
但惊呆的麻鸭,四散到河面,
似无处可去,又举止从容。



斑马线


绿灯亮,一只小狗自西向东过斑马线。
早晨车辆稀少,它前后无人。
穿过斑马线,它站住。
它似在等待绿灯亮起,穿过另一条斑马线,向南去。

2017.2.17



明亮的喜悦


从枝条的阶梯上
早晨
在从一棵树上

开始倾倒自己

高低有序
月亮
在从影子的肩膀上下来

2017.2.18




独自轰鸣出更多的白雪


走出公园,
就听见帕斯捷尔纳克“轰响的泥泞”。
“蘸着二月的墨水痛哭”的人
有一种高贵的精神?
我承认时代有黑色的发动机━━

我承认我比雪还低━━
公园里,有被铲起的雪,
有落入水里不见的雪,
有保持了雪白的雪。

我喜欢不同存在状态的雪,
如同天意,还原了公园
瞬间的内心。它没有社会性,
虽然走在雪上的人
都小心翼翼。都忍不住边走边看
这黑白分明的早晨。
都被湖水的寒冷和清澈攫住了影子。
那些被漆白了
下半身的树,站在雪里,
孤单,整齐,但更清醒。

雪和准备发芽的草,
这时一定在谈论着什么,草茎
像是草地此刻覆雪的语言。
石头,栈桥,亭子,这些
人造物也被雪唤醒了━━
雪是它们内心溢出的
难得的美。……我不否认

我的喜悦来自于雪。
“早起的人有雪看”,
像一只懂得谚语的鸟儿
我啄食着人间的雪粒。

“碰巧走在雪里的夜行人,
请忘了忧伤。雪就是你梦中的良药。”
我相信
我迟到的祝福
像一场真实的雪……
它在春天的身体里
结束了一个干燥的,灰尘的冬天
它让春天放心地开始
让灵魂的发动机
独自轰鸣出更多的白雪,
在闸门开启处……

2017.2.21



静止的事物,在早晨都穿着雪


石头穿着雪,
松树穿着雪,
桥穿着雪,
水车穿着雪
公园里的十二生肖
穿着雪
一间内心黑暗的木头房子
穿着雪
路灯穿着雪

那些没有穿雪的事物就非常另类━━

向上生长的白杨树枝
从夜里走出来的人
流水

2017.2.21




雪世界的十二生肖


雪猴。雪羊。雪马。雪蛇。
雪龙。雪兔。雪虎。雪牛。
雪鸡。雪狗。雪猪。雪鼠。

雪世界的生肖,也是十二个。

要不要删掉一个
加上雪人,我没有想好。

要不要换下一个平常不出声的,
换上一个怀才不遇的;
或放弃几个,再寻觅几个,
我也没有想好。

我没有想好
是否要重新排列,
我没有想好
大小、高低、轻重、方位,
哪一个角度会好一点。

但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原来它们是黑色的
现在,无论如何,
雪必须是它们的一部分。

一部分黑,一部分雪,
在雪的公园里,
我能接受这样的动物。

2017.2.21


脚印诗


敞开的木屋
台阶和地面上覆满了雪
一个脚印也没有

让那些真正的脚印
在雪上悄无声息地出现吧
我转身离开

如果赶得上
如果更大的雪在另一个夜里
悄无声息地铺着

2017.2.21




抒情:雪中喜鹊



如果雪不再回来
那些重要的人物
是否会通过其它的事物复核自身的重量

如果雪不再回来
那些轻盈的翅膀
是否会因空无而忘记了如何飞

如果雪回来了而不是昨日的雪
那些坚硬的年轻人
是否会脱下通红的外套并原谅沧桑的鸟脸

如果雪真的回来了
还有什么事物跟着它回来
试图复原一种寒凉的结构

雪中的喜鹊真把我叫烦了
它实际有乌鸦的不死之心

2017.2.22



白雪玩偶


小猪饭粒和小猪豌豆
下雪了就从树的身体里出来
就会又一次出生
植物园里高高低低,但安静极了

他们在雪地上走着
有时轻声自语。豌豆偶尔哭闹。
姐姐饭粒始终像一只
安静而早熟的玩偶
她在比铁还黑还硬的水边站一阵
或捡拾起雪中的一片落叶,一枚空松塔

最快乐的是
她和豌豆并排躺在雪地上
一本正经地沉思。眼里
清澈得什么都没有
除了一丝明亮而不安的喜悦。
他们望着天空,那雪的来处
仿佛那儿
有他们从未谋面的父亲

━━这就是他们的节日。
雪越厚,他们
玩的时间越长,可以不眠不休。
在安全的雪里
他们是正常的孩子,仿佛有了肉身。
仿佛重量
在一点一点地回到他们的身体里
雪地上渐渐有了

一只又一只,脚印。
他们并不想要别的。
他们的存在
很短。天晴了

他们得回到树的身体里
那里漆黑一片
母亲保护着他们。
听着外面的雪静静消失
他们进入梦境
直到又下雪了

他们再一次出生:

小猪豌豆,头光,耳窝红,惟鬓发如魅,肚兜滚圆。
小猪饭粒,卷发,喜穿戴白海军帽裙,系带黑皮鞋。

2017.2.23-24



雪中树


跳不出雪坑
仿佛跳的时候
雪坑有一双隐喻的手在下拽

太阳照着一大片雪中的树。
只看得见树冠和脖子的树。
无言的树。

2017.2.23



试春


鸭一只。
不是一群。
在栈道隔出的一个月牙形小水域。
不在更开阔和宁静的湖面。
手。而非蹼。
属诗意试验。
绝非正式投放。
雪之后,人以禽类启动了自己的程序。

2017.2.23



轻重偈


无他。
勿以轻自轻,以重自重。
勿重轻轻重,重重轻轻。

无风。
无雪。
轻自轻,重自重。

无我。
无喜悲。
无轻重。

2017.2.23


 
身边的河


更多的时候它不是内心的那条大河。
但几乎无人反对它是风景之河,生活之河。
我们热爱它,也羞辱它。

更多的时候它不被提起,像“众河之河”。
但它一直在我们的身体里呼吸,流淌。
它羞辱我们,也热爱我们。

2017.2.25



绿焰


落在各地的雪大部分已化了
按祈祷和承诺的,
你与自己告别。
这统一的春天,
一如既往不分对错,
只暗中点燃绿色的火焰

水中没有倒影

对于清澈来说,
要么深不见底,要么空无
还没有肉身

关闭一个,打开
地下宫殿
光明用黑暗之石建造
巍峨但失重

大地紧紧地摁着它

2017.2.25/2017.9


二月二到了


豆芽没发出来,二月二到了。
二月二到了,水里的黄豆坏了。

二月二,炒豆豆。
铜豆子,铁豆子,锅里的响豆子。

二月二,吃豆子。
虫子咬过的豆子发不出芽。

有什么秘密?有什么大招?
从家里拿来的新收的黄豆发不出芽,有两次了。

二月二,煮豆豆。
吃着豆子去理发。

理完发,抬起头。
柳树呀梨树呀说自己要发芽,说自己像条龙。

“爸爸你错了”,儿子说理完发抬起头
星星已在天空排好安静的队。

瓷坛子空了。
盖黄豆的纱布有一股变质的豆汁味,很快干透。

二月二到了,二月二过了。
泉水、井水都叫清水,都会碰上好黄豆,和适宜的温度。

2017.2.27--28



绿门


速度在速度里奔驰,
我在速度的身体里奔向车尾。
沿货架中间一张张脸在飞,
飞翔中躲过座位上一颗颗孤独的梦。

坚持着不被别的风吹散,
风陪伴在窗外。
激动人心的音乐突然想起,
我听见我哭出声来。

我听见有人喊:
梦即将关闭。
梦即将关闭,
我正推开梦中梦的那道绿门。

在那儿我的亲人一脸惊喜,
他们满怀瓦砾,满怀落叶。
我看见田野在广阔地退去。

我听见身后的门哐当关闭。

2017.2.28


漩涡?涟漪!


鸭子在自己制造的漩涡里游动。
只要游动,就有漩涡。

漩涡看起来很美。
一个套一个,很美。

累了的鸭子,睡在银杏树初春的倒影里。
没有了鸭子,漩涡也没有了
湖水平静得没有一点危险。

━━不知道鸭子是否知道这些。
是否知道它和漩涡、倒影、湖水之间的关系。

“不。不是漩涡,是涟漪!”
不知道鸭子会不会这样修改我的内心
它独自一个,但不孤独

在接下来的,一个一个的早晨
它和微风
一起给我播放它的音乐。
不知道会不会。
不知道在加入一群鸭子之前
它会不会有一点忧郁,会忽然
用脚蹼静静地生出一个涟漪,一个漩涡

2017.2.28



栈桥雪


下了四公分的雪,可见者三公分。
一公分的不见为三公分的见做了铺垫。
看见了不见的人,一定看见了飞。
还有:
雪水渗透的木栈桥,在半干半湿之际
在太阳将落未落之际,无人踏上去之前
最新鲜。

2017.3.1




猪之二三事


伸进猪脖子上的刀口或一盆热乎乎的猪血中
长冻疮的手就彻底好了
这种听起来很神秘的事而今几近绝迹
在视频上看到,现在杀猪一批一批
按固定流程,用机器杀,用机器切割、剁碎
但据说德国的猪很幸福
一般会被请进蒸汽室,放上音乐,喝一种味道很美
的营养液:“安乐死”的猪肉
不含产生于恐惧的毒素,可供大众放心食用

2017.3.4



在雪中吃牛肉面


既不在上一场,也不在下一场,而是
在这场春雪中

我坐在店门外吃牛肉面

这没有什么惊奇处,却也不是
说能遇到就能遇到

回家路上,闹市区街道边的槐树上有只喜鹊
或者乌鸦:它乱叫着,但不飞走
雪下得更大了,我不会想到在快中午时

天晴了,雪消失得干干净净
仿佛因为无聊我虚构了一个细节

我用水冲洗了镜片,这带着泥点的
雪的最后的证据也不存在了

于是,坐在阳光中我写下这些文字
它们看起来很明亮

2017.3.4





风吹花开


刷镜子的牙,在一张脸里
洗镜子的脸,我在冷水里
其余的已经藏好,干净的布帕里包了几颗最大的
黑暗山洞中的宝石还在闪光
我们醒来说各自的梦
天光已大亮,该出发的已出发
还没有完成的,要接着做,要赶快
也要怀着喜悦,从容如自然,风吹如花开

2017.3.9  


费尔达萨·阿捷赫


一只鹦鹉死了,不是什么大事
但对他不是。装在精美的笔盒里埋了
仿佛某种联系嚓然中断,他有些恍惚
在微信发几句无头无尾的话。
对此,我无话可说。我又不能鼓励他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为一只鹦鹉放声大哭,
也不能去阻止他真实的悲伤。太阳在落
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做,生活的一个结
我试图在即将到来的黑夜中解开。
那夜我醉了,为了几年来我少有的放松与喜悦。
为了一双妙手一拂,忧郁的疤痕轻然而落。
或者我不是那个能够传递某种爱的人
一些联系在我这儿也中断了?两天后,
我想起那只鹦鹉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费尔达萨·阿捷赫”,音节悦耳,配搭天然。
而他,心性上还是一个孩子,单纯得让人心惊
像曾经的我!但我亦欣然:青春如同
另一双妙手,会给尘世以抚慰,
会让艺术,有一对奋力扇动、拒绝苍老的翅膀。
照顾好费尔明娜·达萨,她知道发生了什么
照顾好自己的岁月,它很漫长,也很脆弱

2017.3.9  




三月雪



我不会将一天两夜的雪都用来纪念
虽然这场雪似乎是对黑色之光的馈赠

对于活人,死亡免不了插曲的命运
对于所爱者,我们得允许他自行离去

北方之晨,鸭子叫了一阵便安静了
水底洁白的影子集疼痛热爱于一身

雪将收集的那份独属于我的喜悦洒在
相遇的事物:在公园,在长河的两岸

也洒在松树,松树下的泥土,栈桥,湖水
水车,河滩上两只嬉闹的狗,……

每一种事物都覆满白雪的喜悦,都是喜悦本身
一天两夜,我接受事物在这中间发生的变化

路消失了一阵又出现了
我喜欢白雪提供给三月的断断续续的线索

2017.3.13  



打银子(二)



晴了好几天
屋顶上的雪
消一阵停一阵
屋檐上一排闪亮的冰锥
儿时的银子呀很寂寥
黑暗的房子里孩子们在玩手机
我想去打银子够不着
想去打呀不好意思
我还没有屋檐的那么长的银胡子

2017.3.15





原因


一场比赛中
一人被罚下
和他起冲突的那人
露出
“猫吃掉金丝雀的表情”
我突然明白了
多年来不喜欢猫的
真正原因
小时候
我家的那只猫
总把老鼠抓到炕上
在它把老鼠吃掉之前
在我把它踢下去之前
某个瞬间
它就是这个表情

2017.3.24




太多


被电流连通的双手
被马蜂群咬肿的头颅……
是的,死去的中断了努力,活下来的
并没有因差点死去而让活着变得更容易
而眉眼失去明亮的人,我承认是我……
但那把刀,虽然磨损,在黑暗中依然
有自己的光。但雨后青山
依然出现在早晨。──这一天天
仍然会仔细地过,面对流水与灰尘
我会像面对虚无与庄严……
这六月,暴烈,尖锐
这泥土,新鲜,丰润
我说出了太多,像那些冰雹
我隐匿了太多,像那些星辰

2017.6.8



在地下通道躲雨



小雨骗了我,大雨困我在地下通道
伞像受伤的工具耷拉着脑袋
一大堆颜色各异但湿漉漉的心
在身份转换中寻求安慰。来者,去者
雨急急地敲打着厚水泥也敲打着
拱形塑料顶棚,━━在出口处
躲与不躲者都有自己停与行的节奏
我的节奏是不安,像雨点乱飞
像雨点乱飞,像水从台阶上流下来
带来新的声响:这因混杂更显寂静的通道
外面很亮,里面很黑;
这冲破了夜的幽闭的雨,在早晨如此倾盆
给新的时间,在定调

2017.6.9



爱如失败的提醒


那个少年被命运偷走一件件珍宝而浑然不觉
那个守护者陷于时间的语言和汗水难以自拔
一个不知发生了什么,一个不知在说些什么
或纠缠于痱子的奇痒,或虚弱如酒后的早晨

2017.7.7



清晨:轻柔之触


碰上了,没有碰上,有错落之美
穿过垂柳下的木栈道,弯腰低头
有种自然美。不疼,痒也是
微痒,但一定是间或的触碰
让额头有一种轻响。一定是
摆动让我走过去后
在内心把这件事过了一遍,也或者
是其他什么原因
我并不想深究。很快
有些事或它的一部分
还没有成为细节就被忘记了
但即使写下来
也不能改变柳枝悬垂的样子
更不能改变它们的轻柔之触
但在碰与不碰的空隙
一定会消失:就像重一定会被记着
越记越多,变成具有实体和重量的
某种事物
沉重地生存
又不可避免地怀揣轻盈之美与梦

2017.8.2




有了爱,她就去做


做饭拖地
有了爱,她就去做

曾经水汪汪的女人
也在浇花
那一盆一盆的花
不再繁殖

(这突然困扰到了她
像她曾经由于害怕
要不断地控制自己)

她乐此不疲
仿佛做了,家
就心一样亮堂多了
花就会开,爱就会持续

2017.8.4



最远



最远是甘肃。
人间不止甘肃省。
被硬硬地包裹着。
每一粒沙都觉得
自己像孤岛。
和孤独差一个字。
来了又走了。
最无情是河水。
河岸边有一排树
夏天了
它们刚刚长出
明亮的树叶

2017.8.6




小胖子晨歌


“走在风雨中,这点痛
算什么……”
微雨无风,众皆负物
且多面带喜悦
他矫情个啥呀

2017.8.8



试探之恶


含糊不清,模棱两可,些许的偏离
他有办法让你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
你并不知道,你已经被他控制了
他拥有你递给他的,他想何时发动便能发动的
一台机器的把柄
(或一把年轻的钥匙,一个更现代的遥控器)
他决定着方向,和毁灭的速度
有一天,你发现了这一点,但你所反对的
是一群人;不是某个相对的观点,而是绝对的真理

2017.8.9



依存


仙人球长刺。
它生出的小球还是长刺。
刺,淡红小花,圆圆的外形,
还是自身?仙人球的意义
仙人球和他都说不上来,
他们依然彼此依存:它给他长刺
他给它,适时喂水。
像在维护一种隐秘的关系。
神秘的快感
也因此被不经意地保护着。
有时,他是忧伤的。
有时,刺是透明的。
在下雨的,秋日的早晨
刺像一根又一根
尖锐的光线,其中一根
刚从肉和血里抽出来。

2017.9.2


丁酉中元节


你们的节日被推迟了一个月
不知是谁的决定
赶快来吧,秋天的瓜
活人吃了会拉肚子
但和我们一样
你们肯定可以成为合格的吃瓜群众
请你们边吃瓜边看戏
无需准备
每台戏都是真的
都精彩异常
根本不必虚构和借助想象
你们一定会觉得不虚此行
甚至想永驻人间
如果你们曾在黑暗中谴责
现在一定会斑斓地赞美
虽然未来是否明亮
依旧没有确定的答案
但你们一定要玩开心
尽情享受这长于百年
永恒的一日

2017.9.5



哦,小秘密


那条闪光的路
只有夜晚才出现
在白天
它把路的荣耀
让给了路

哦,写下“黑暗”
它也会出现在“黑暗”的旁边
收缩成一盏默默提醒的灯

有时候
它也从天空下来
在我悲伤时
流进我的眼睛
哦,小秘密
光从来不带手帕
光从来
走在路上
像只快乐的小兽

我闭上眼睛
那条闪光的路
出现在梦里
我走到哪儿
它伸展到哪儿
一会儿像大河
一会儿像树枝
一会儿像刺猬的刺
一会儿像
山里敲响的钟……
那条闪光的路
随物赋形
不停地生长

2017.9.8



凉了,就不好吃了


趁热吃
那个民勤老板
小声说
好像是在家里
招待朋友
但为人腼腆
乱哄哄的我们
在乱哄哄地喝酒
羊肉
晾在一边


2017.9.10




水珠写出了月季花


经过这么多年
经过这么多花
我也没有写出
它们的美
即便其中一种
也未能接近
但夜雨后
早晨的水珠
在绿叶上和花瓣间
写出了月季花
写出了月季花
搭配合适的色彩
秋日空明的光线
层次与质感
晶莹与新鲜
以及满含诚意
对路人的邀请
到了黄昏
这秘密依然让我
欣喜不已
天光在落
我依然看着
我那在暗中
不肯转念的心

2017.9.16



只需两刀,我成了我


不好意思亲自动手,他请一刀痴
切掉了我。他高情高义
慰我以酒
二三围观者,一脸无辜,如释重负

大呼小叫一阵,我便安静,心窃喜

隔天,另一个人请我切掉他
从我身上:顺水人情,我干吗不做

哦,一个成年人长在
另一个成年人的身上
真是可耻,真是奇怪

更奇的是,两刀下去,无痛无痒
我成了我
仿佛这都是圈套,都是无中生有

仿佛一个怪物在自得其乐

2017.9.16,兼赠何不度




之前


鹅和鸭子混在一起游来游去
看起来蛮不错。尤其鹅伸长脖子
冲围观者兴奋地大叫

湖水驱赶其他事物的倒影
在清晰地描摹和准确地记录
不动声色的质感与隐伏的纷乱之前
它们的羽毛,褐色或白色
像被时间磨洗之后,趋近于成熟

已被创造了出来?
寂静像湖边一小片斑斓的野花
尚未命名
从黄昏到夜,短得忘记了桥在脚下
桥在发出自己的声音

哦,还有灯火熄灭
星星上的灰尘被秋露擦净
夜空变得明亮之前
那条木椅的温度,我们是多么的留恋

2017.9.20



天光这只隐秘的平衡器


偷笑的人刚谈完生死
一脸明亮。游完山水的
早晨童心大发
口占一绝引风骚

像一枝花茎
自然弯曲和下垂
这新的秘密
刚刚形成

愉悦
“一粒孤独的花种”
埋进了泥土

甚至喜欢上了根瘤里
黑暗洁白的汁液

但且慢
为什么道场没有钥匙
为什么生活禁闭自己
为什么舌头割了秘密

秋分已至
天光这只隐秘的平衡器
再次等分昼夜
仿佛黑白有相同的重量
仿佛作为比喻
河流对万物一视同仁

而我们
被文字之神
反复唤醒和眷顾
这共同的幸运
让我更开心

……他们的现场
逐一打开
从始至终
我没有缺席
偏坐一隅
沉默的钟
在曾经的位置
侧耳倾听

就像我们
就像那只闪光的银鸽
从未曾放弃天空
次数不多
但总有那么一两次
它振动翅膀
独自飞出鸽群

就像我们
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就像他们
就像我
虽然不好意思
但还是把自己赞颂

就像平衡器
内部很快被损坏
天光会倾斜
平衡器会疼痛
但不再害怕

2017.9.23,赠何不度、老盖




“不要脸”诗

──何不度/于贵锋聊天录,感谢老盖将中断的继续


“写一首给我”
“不写”

“表示愤怒”
“写不了”

“不论深浅”
“已自我赞颂”

“影射不算”
“练脸皮不能这样啊”

“要直接”
“真是不要脸”

“我还需再接再厉”
“简直疯了”

“不好玩”
“你去找姜子牙”

“你去找伯牙”
“我有愉悦──这孤独的花种”

(聊天突然中断
静默生出广阔的空间)

“……”
“他在挖坑?”

“……”
“他在把那张不要脸做极致?”

“……”
“他去了旷野?”

“……”
“他恸哭而返?”

(一件钧瓷突然在老盖的诗里
化育出向左向右的雪花

他出现了,但静默继续。他的声音
来自另一个空间的喉咙)

“我有一张坏了的脸”
“如跗骨之疽?”

“我想做无脸人”
“但我的箱子里只有雪”

2017.9.23



对他们我有深深的谢意……


总会被一些人触动
并忍不住在诗行间
写下他们的名字
那样的时刻
对他们我有深深的谢意……

即便后来
其中有一两个
(还是三、四个?)
因为对我失望
决定不再将我照耀
而收回了自身的光
或我认为某人
他已失却了
当时相见的初心
不再那么明亮……
我也不去修改
已经写下的那些诗行
更不会偷偷删去
他们的名字

我更加感谢──
他们让我再次深深领会了
真诚的含义

偶尔
我翻到那些诗行
他们的名字依然在发光
但已不能将诗行的背后照亮
这让我莫名地羞愧
但还是怀着深深的谢意

2017.9.24


这是星期天的上午


打水漂
我扔出的石子比儿子扔出的
在水面上会多跳几下
石子要薄
也要有一定的重量
要从形状确定握的位置和石头前冲的方向
与水面的角度
越小越好……
看他还是随意扔出
石头咕咚没入水中
我就不再多说什么
他还没有从睡意中走出
早晨的阳光照在他的皮肤上
他会厌烦
沿河边往前走一阵
他和我说起
曾经与其他人走在这条路上时
发生的快乐与不快乐
我听着
假装顺着他快乐的声音
不停追问
并开一些简单的玩笑
至于不快乐──
我知道我的经验只会
把他曾经的不快放大
甚至让那不快变成了
我和他之间发生的──
不好的石子
我并不去碰它们
满河滩都是
但我不去弯腰捡拾
显然他也知道我在想什么
很快不约而同转到别的话题
这是星期天的上午
大河宽阔
水气透亮
九点钟
我们走到了铁桥
都有点累
也很开心
晚上说定的事
早上起来做了
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2017.9.25



继续奔跑的人


雨说下就下
深秋的膝盖持续冰凉
奔跑中腰暗暗闪了一下
继续奔跑的人
突然想起了银杏树
他想回到公园看看
银杏树站在雨中的样子
他只是想了想
金黄和笔直的词语
带来了固定的消息
这让他莫名沮丧
仿佛他可以肯定
银杏树的眼里
从来没有泥泞
“坚定”作为一种品质
在它的身体里孕育很久
然后缓慢苏醒、成长、结果
它满身雨水
但不会认同深秋的眼神
他突然站住──
方向在另一条路上

2017.10.13



那天早晨,我们遇见了银杏树


安静,热烈
我们经过的肯定是同一条街道

高远,无言
我们看见的肯定是同一片天空

金黄,清亮
我们赞美的肯定是同一种事物

凝视,触摸
我们展开的肯定是同一个细节

肯定
叶子在下落以后找到了叶子
树枝在伸向高处时找到了树枝
光线在明亮的缝隙找到了光线
我们在放下自己时找到了自己

2017.11.6



立冬日


抖掉厚厚的落叶
从泥土里站起
初阳幼小
但浑身的光已射得很远

还会生长
还会在燃烧中坚不可摧
还能踏空而行
坠下一块块火焰

转身看见的晨月呀
初始明亮
而后侧身淡去
甚至
它躲进树后
不愿作为背景的一部分
被纪念
被赞颂

可到底
黄昏降临
我把什么揣进怀里
准备走过
飞霜的黑夜
那些星星
难道是宇宙的落叶
明亮
盛大
但依然在学习
如何抱团
如何取暖

2017.11.7




看见了



说话的
吃饭的
唱歌的
活命的
是藏在脖子里的
同一条喉咙
知道这一点时
他看见
脖子已经断了
或从内部
喉咙被堵塞了
看见了
他并不悲伤
作为后来者
在不同的事物中
他的喉咙
自由来去
那些被抓住的
那些被抽离的
都是喉咙的替身
装一只喇叭
插一根麦管
挂一只笼子
放一根长刺
他喜欢与喉咙
玩这种游戏

2017.11.7


而大雪必将继续来临


一座山,一条河
是一个人的一生。
或者山与河,
与斑斓的落叶,
都是一个人的一部分。
丰富的另一种说辞
宽阔紧缩着腰身。
而大雪必将继续来临。
一次又一次,
覆盖后清洗
洗不白其他的事物
但能够把自己洗黑。
消失也是一部分,
一次又一次
露出空明的树林
露出树根,岩石
和小溪的源头。
我知道这提醒出于善意
但还是感到了冬晨的凛冽

2017.11.11



砸石头这样的事


难受了一阵
又变得高兴起来
递一把榔头
如果这是必须的
就让我去完成它
如果接下来
轮到我砸石头
也没什么不好
我会更加耐心
这样做最终
可能没什么意义
但我还是
慢慢高兴了起来
落叶飘飞
太阳明亮
砸石头这样的事
现在可以从深山
移到大街上
也可以从白鹭的翅膀上
移到冰凉的河水里
如果能听见
榔头举起
榔头与石头相碰
石头裂开
一种事物
移到其他事物
中间的声音
我会更高兴
梦入初冬
抽身如抽奖
如抽时间的脊髓
即便惊觉
到头来
花光一切
不知为何
我空空的两手
还是喜悦的

2017.11.11


又想起爬到兰山三台阁以上见到的风景,或问题四重奏


有无流浪狗?
这个问题最终
没有得到解答
但十只左右
毛色光鲜的狗
在草地的阳光里
一个多小时
展着腰
不闹不叫
着实让她感叹
人不如狗

到底被阳光吸引
还是彼此迷恋于
各自在阳光里
散发出来的味道?
这个问题
好像不是人类的
所以没有人
想去搞清楚
一个月前
她把看见的风景
变成了照片

从草地上取掉它们
或者取掉她和我
观看的眼睛
风景会不会依然
像一种明亮的存在?
这样的假设
仿佛我和她
在每天分开后
会不由自主陷入各自的时间
而在相见后
得把它们连通

能够回答的是
身体能够把两只胳膊连在一起
但两只胳膊
不能总是垂在身体的两侧
触碰
相握
交叉
伸展
上下
向前向后
抡转
有各种方式
能增加身体的温度
或改变身体的方向

2017.11.11





像结晶岩


新的或旧的
天光涌来
堆积在我身体里
海水和高寒质地给予我的
因为没有一丝杂质
也在其中醒了过来
而来自田野的
因为来自童年
把时间穿透了
快乐,无邪
而来自现实的
夹杂着冬日的雾霾
静静地汹涌
它们在我的身体里
占领着,吸附着
剥离着,破碎着
兴奋着,疼痛着
制造着,形成着
坚定着,也摇晃着
它们在我的身体里
“外貌多为砂糖状”
还有许多孔隙
从里到外
心还没有细细打磨

2017.11.19




仿佛要全部吹走



男人在维持秩序
女人
拖着垃圾箱
哐当当走过水泥地
清晨
槐树叶
风全吹到了地上
天光和灯光
给我制造了
至少两个影子
相撞
穿透
移动
摇晃
或牵着手
或驮在自行车后座
你们把自己的孩子
要送去哪里呀
向上
向上
树枝
还没被
蓝色折断
折断也是
轻的
很轻的
比落叶还轻
比空气里的冷
和悬浮颗粒
也轻
风吹着
吹着我
吹着我们
仿佛要
全部吹走
脚和心
再也不是
能抓住什么
的根
而直到中午
直到晚上
我们还没有
被吹出世界
被吹到空中
的那些东西
和我一起
在空中漂着
(像落叶
漂在地面上)
似乎风停了
而我们
到了空中以后
失去了重量
但我们以为
由于自己的重量
我们还没有
被吹出世界
由于我们的重量
风吹着吹着
就吹不动了
就放弃了
在空中
因为没有方向
像那些落叶
在地面上
我们觉得
自己是自由的

2017.11.24



唤回的时间很快消失了


门球掠过沙地,沙沙......
“像滚动的白蛇”
这不够准确的幻觉
不是夏天
也没有陡坡。但
一声轻响
好听极了
接着是白色与金色摩擦
穿过早晨
天光
映出记忆的轮廓
从碧绿到金黄
生活露出自己
和树林本身的空隙
月亮还没有落
推杆人早已习惯
肉体被反复激活时
隐秘的兴奋
“我正前往自己的现场”
这条声音的尾巴
太白
太突兀了
以致我在桥上
有点眩晕

2017.12.8


我穿过了桥


一只飞过头顶向东
一只穿过桥下向西
它们并不是在玩
一种茫然的游戏
在茫茫的河面上
或在茫茫的灰云下
作为茫然的一部分
它们觉得好玩而已
对于它们
在茫然中我并不能
逼迫它们突然转向
或远远地绕开
像那些建筑
像桥上那些电杆
像那些桥墩
我穿过了桥
原来的结构
并没有突然松开
那个结构太大了
白鹭的翅膀
还在继续测试
我穿过了桥
获得抽离
和存在的喜悦
即便短暂
也不会折返
即便因此
白鹭获得更多的赞颂
还把翅膀得意地下压

2017.12.9


仿佛兑现了明亮的承诺


阴历
十月十七
十月十八
十月十九
十月二十
十月二十一
这五天
轻度污染
间有“大雪”
但我的心
渐渐放松下来
这五天
月亮
没有温度
还很冷
一天
比一天小
这五天
早晨
开始很黑
走着走着
渐渐亮了
这个过程
月亮
一声不吭
我走
它也走

2017.12.9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