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度母洛妃
加入时间:2015-06-3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度母洛妃,本名何佳霖(嘉琳),曾用笔名颇多。出生于七十年代初,现居香港。热爱文学,热衷教育事业。现任华声晨报社(海内外发行刊号)副总编辑,《华星诗谈》主编,香港文联执行秘书长等职务。著有多本诗集。荣获第十六届国际诗人笔会中国当代诗人杰出贡献奖。

女人花


     
天公把烦恼劈成石块,山就尖了起来
大地把心事埋在深处,花就羞涩起来
烦恼和心事相遇,风就形成了。
雨呢?如果没有泪,为什么要倾诉?
行淫的女人从来没有行淫
她对男人说,把罪给我,我将为你呈上干净的名字。
男人转身离去。他们都转身离去。
山依然是尖的,花成了女人的代名词,顶替了罪名之后
她们不再羞涩,黄的更黄,红的更红,蓝色的像天空。
海也向她们靠拢。

把一个梦低下,让两个人天涯


     ——致三清山(组诗)

(一)

拾级而上
就注定了别离
水珠,酒气,密语
氤氲的天
你选择直线地走向我
如我为等你而有过的执念
看客,用诗意或天眼
预测这熟透风景
爱,已及时开花
那个密密麻麻的雨夜
我们很幸福。

(二)

心一旦飞了出去
就染上相思
女人爱了就甘愿沉沦
我只是一个差使
为传递某个神的旨意
才必须远行
我不能若无其事地放下
你如风的背影
为这座山
我怎能寥寥几笔
 
(三)

各显形神的石头
是天宫的道具
佛祖幻化一个个众生相
增添自己的烦恼
你已成就我的妙笔生花
把一个梦低下
让两个人天涯
我不是那位坐化千年的女神
对你,怎会心如止水?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