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龚良文
加入时间:2017-06-2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龚良文,湖南省安化县人。公务员,诗歌爱好者。

诗意鄂尔多斯(组诗)


@成吉思汗陵

远离了闹市,并没有阔别尘世的喧嚣
在这方神秘的土地,拜谒的脚步
从四面八方涌来,走不出你编制的光环
就像那些生于斯又长于斯的骏马
毕生的奔腾,都无法脱离草原的怀抱

牌楼是最好的标识,你用一生的辉煌
击碎了只有女人才能享有的专利
把不朽的名讳刻入风雨。无须再去搜寻
那一峰骆驼的血腥是否还能印证隐藏的坐标
长风的吟诵,就足以揭示你的存在

如果降低阶梯的坡度,就无法显示虔诚
每一步脚踏实地的叩问,都是一句
发自心扉的颂词,写满难以排遣的心潮
还是瞩目你英武的塑像,只有诚心的瞻仰
才能兑现承诺,满足期盼多年的向往

那些图腾,还在无声述说着昔日的烽火
多少载入文字的记忆,足以诠释
被你描绘的宏图。横穿欧亚大陆的风
依然传来温热的消息,有多少基因
还在梦幻中,编制着疆域辽阔的版图

无法考证,偌大的陵寝是否安放你的肉身
有如赤城的心灵永远无法破译风的哑语
有一处祭坛就够了,其实灵魂的安放
不需要过于隆重的道场。蓝天依然湛蓝
每一个人,就像轻轻走过天际的流云



@响沙湾

长风如歌,依然充当着书写历史的信使
草原固有的绿色被遗弃在遥远的天边
如果不沉湎于感动而能随遇而安
就快去追寻风沙的脚印吧,在响沙湾
足以让单调的视野感受不同凡响的冲击

沉寂的沙丘,驼队演奏着流动的图案
千年不变的驼铃,述说着无人能懂的沧桑
汗水浇灌着干涸的脚印,试图种出绿洲
无言的结局,无数次被夕阳拉长
无垠的沙洲如梦,续写着一个个传奇

别在意不辨西东的风向,如果甘于沉沦
流沙的声音足以助你找回童年的梦想
还是顺从天意吧,叩击心灵的回响
可以让灵魂远离尘世的喧嚣,让一颗心
从患得患失的沧海,找回最初的共鸣

在响沙湾,可以忘却沙湖潮湿的空气
以及那些足以秒杀人心好奇的故事
而神态万千的沙雕,才是吸人眼球的焦点
如果厌倦了风的絮叨,不如依样画瓢
建一座城堡,收容今生所有的烦恼

来不及观看沙漠中的日出,就把余情
托付给大漠的落日,任远离鸟鸣的夕阳
灌醉稀疏的驼铃,沉睡在温热的沙漠
我也想枕一轮残阳吐出的万千霞光
让游离尘世的一片苦心,入梦莲花

    

@察罕苏力德

无法准确定义你的概念,因为时间久远
尘封了迁徙中界定的原意。翻阅发黄的史册
可以寻问起源与变迁,让那些传说
露出真相,在流传的舌尖找到回家的路
让梦中的孩子,从此不再四处流浪

结束了游牧的方式,才能把漂泊的人心
凝聚在大草原。无名花正开满原野
像彩色的云朵镶嵌在蔚蓝的天空
有温柔的风不断吹拂,把流沙的回响
以及沉醉的驼铃声,轻轻送到耳边

永远无法标注查干宝力格河的流向
察罕苏力德就是河流既定的故乡
停住寻觅的脚步,担心零乱的足音
惊碎晨露蛰伏的梦境,让晶莹的相思
化作激动的热泪,洒满静谧的草场

读不懂蒙古包博大的胸怀,探寻的余光
可以忽视那些腹中深藏不露的臆想
唯有马头琴的吟唱怠慢了酥油茶的热情
把尘世变得十分旷远,让无限思绪
停留在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之间

错失了那达慕的盛况,还可以回味
那些依然回响在沙丘之间的余音
连同祭祀的烟火,都是节日最好的见证
暂且撂下沉积经年的心事,一条哈达
足以囊括所有的见闻,让灵魂出窍



@恩格贝

当秋风收起最后的余温,我的心思
就不会再关注低矮的绿荫。十月的景色
似该收笔的家书,再多的情浓
已与山水无关,都该在一声告别中
落下帷幕,打烊潦草的营生

在恩格贝,若想破译她深奥的含义
不如去那些绿叶的罅隙打捞鸟语花香
无需再去晦涩的青词寻问真相
那一抹连天的绿色,足以让大雁驻足
遗忘岭南那个魂牵梦绕的故乡

流连忘返,是因为风的絮语述说的伤痕
像前进的车轮难以碾压耳边的回声
那些沉睡的秦砖汉瓦眷顾的时代枯荣
无不在凄凉的夕照里销声匿迹
化作遥远时空中一句沉甸甸的沉吟

我知道,深秋后肯定是一场雪的告白
在季节的语言里,谁都无法打住四季交替
不如扼守一季苍茫,让心灵的追寻
穿透蒙古包沉寂的炊烟,任一片烟火色
纵情过滤古人遗落红尘的万丈豪情

今夜,晶莹的热泪无法喂养孤寂的夜空
唯有无边的思绪逐渐积满澎湃的潮头
细数天际划破旧梦的流星,一阵风
轻轻拍打我的后背。我甘于沉醉
只因好奇心,破解了恩格贝稠密的禅意



@鄂尔多斯草原

在秋天,必须懂得膜拜的脚步要慢一点
无边的激动会迟滞敏感的视觉神经
焦灼不安的是游离的心。那些隐秘的诗句
吸附在红柳深处,用长风滑过的哨音
默诵着鄂尔多斯无与伦比的柔美

是一种绝妙的点缀,那些绽放在草原的花蕊
开不出格桑花的顽强,但能通达人性
在季节的尽头,冬雪似最后收场的画笔
走不出漫无边际的虚空,思慕的心灵
无法止步,独自在鄂尔多斯圈定的地域潜行

可以去浏览秦时古月,让怀旧的心
在惨白的月光下情不自禁,可以游览
秦长城遗址,任浩荡的风沙卷起乌云
湮灭你回望历史的眼睛。唯有初心不改
甘愿渺小的身躯融入草原,守望风景

还可以置身于蒙古包的宽容情怀
安厝难以歇息的灵魂,让骏马的嘶鸣
远离红尘。不必担心缠绵的秋雨濡湿行程
蓝天白云的图案已经布满毡房,雨帘
轻诉,化作思念移不动脚步的陪衬

不想放手一路芬芳,诗歌的暗香翻涌
早已激起弥天的潮头。且停住流沙的回响
让心紧靠大罕平静的心脏提起诗意
无需惯用谄媚的言行窃取缪斯的怜悯
面对春天,不会遗忘鄂城涅槃的风雨历程

                          2020年10月8日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