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龚良文
加入时间:2017-06-2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龚良文,湖南省安化县人。公务员,诗歌爱好者。

茶马古道(组诗)


@高城马帮

其实,只要有那阵温情的秋风相迎就足够了
我的心灵,早已经临近了那首诗的节点
一场秋雨与风结伴而来,生怕柔弱的风景
无法潮湿温热的情怀,让我多年缔结的心愿
夭折在已经日渐遥远的车马声里

可以驻足聆听,让远去马帮的铃声离心更近
路,依然是那个无法更改坐标的走向
只是行人,已经不是那些讨寻生计的背影
纵然穿越山川与溪流,铃铛的回响
已经无法重拾茶马古道上遗落的繁荣景象

或许,在那些风和日丽的销魂时刻
没有人能用怡情的心态领略沿途的风景
充满饥渴的客栈山门洞开,继承了昨日遗风
侧卧斜檐,心灵寻觅难以剥离驼铃的暗语
我只能让无奈的心情随雨随雾又随风

已经没有必要去探寻那位当垆女子的柔情
青石板清瘦的温度便是最好的答案
不再痴迷在一声鸟鸣里破译远古的足音
无需在那一个谄媚的眼神里探寻余温
如此便好,同样的山水也能安厝异样的灵魂


@鹞子尖古道

从来没有哪一阵风雨可以打湿人心
有如今天绵长的等待,迎不回远古的恋人
雨露还在检校着古道边小草的风骚
无法安歇的风依旧叩响山花烂漫的心扉
停不下追寻的脚步,停不下的其实是好奇

总是有人去揣想路的遥远和风的漫长
在永无答案的命题中寻找关于时空的消息
还有山野里山岚布满鸟语花香的行踪
都只是一种没有预设结局的依恋
没有人在意,苍天的脸色是阴是雨还是晴

或许是病了,不然没有那么多流连忘返
那些穿破风雨穿透时空的虔诚膜拜
足以感动石阶,让冰冷的青石板落泪
或许遥望可以消瘦内心冗长的思念
而动人心弦的根源,无非是线装书的媚眼

山道崎岖,而山泉依旧那么清澈甘甜
默读茶亭与廊桥上的每一幅对联
都会让心灵跨越时空产生此情此景的共鸣
这一条路,或许不是你作别故里的断途
而那一盏灯,却照亮了你毕生的仕途


@黄花溪石桥

一溪清流,用昨夜的温柔策反了风向
幽深的古道如梦,从此走失最初的终点
石拱桥依然无声连贯两岸的思慕
把远方的迷离滞留在一往情深的港湾
让迷茫的心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静谧的梦幻,总被柔软的柳丝拂醒
还有滑落的相思,也交付了山泉的沉吟
堤坝可以锁死流水不屈的意向
唯有远古的艰辛,似不可飘散的雾霾
不时在季节尽头开出迷茫的花絮

一滴雨水,蛰伏在善睐的明眸后面
飘落,需要等候虚无缥缈的缘分
夏蝉的嘶鸣属于那个不可穿越的时段
如今,在落叶飘零的无尽寂寥里
只有残缺不全的诗词吸附在无聊的枝头

还是回到寓意丰满的桥头,在光滑的水面
打捞那些伴随岁月流传的陈年烟色
博识的慧眼,应该难以寻找麻石的细纹里
无异于甲骨文的神秘,因为无法读懂
我才在秋风的吟诵中与人附庸风雅


@大坪歇伙铺

如果依仗意淫可以写出动人的诗句
我真的不想在一抹暮色里追寻你的芳踪
夕阳的回光返照早就被这场秋雨濡湿
除了几缕念旧的炊烟在证明村庄的生气
只能在泛黄的记忆里发掘醉人的乡愁

人生需要无数的驿站,有如漫长栈道
无法离开歇伙铺的收容。那些殊途遗梦
经历了山水的喂养,需要开花散叶的温床
走不出生死界定的领域,就屈从天意
没有必要忽视命运的安排拒绝苍天的归宿

或许,流云也曾浣洗过不同的游魂
有如冰凉的木榻,安歇过飘零的脚步
夏夜的风总不失时机的流泻缠绵
不时拭去淤积的思念,星辰像那双凤眼
引导远方的人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溪水不知疲倦,还在诉说旅途的遥远
怪柳的虬枝已然演变成一方景色
沐浴着黯然的炊烟,我的心不甘寂寞
如果今夜许我三尺床板和粗茶淡饭
我愿意抱守一抹烟火在这里枕风而眠


@洞市老街

迟滞的脚步,总是走不出徘徊的雨脚
仿佛追寻的心灵依然眷恋你的芳华
好想再轻一点,生怕迟到经年的造访
惊醒你一梦千年的灵魂。老街未免煽情
像那朵秋菊,开出望穿秋水的等候

无法追溯遥远的起源,只要有这个起点
就足以证明你曾经的身份,不是梦幻
不是流传舌尖的谎言。无需激动人心的迎迓
风的说辞里赘述的篇章,就足以佐证
今天的雨幕如故,依然飘忽着淡去的浮云

石板路连接着远方,把足音落下的余温
打上历史的烙印,店铺固守着旧梦
释放出难以拒绝的深邃。憔悴的面容
无关风月,俯瞰着时代的枯荣
让一条街心,收容蜂拥而至的游魂

可以承受变迁的阵痛,一任宗祠的肃穆
收藏风雨的杂音,唯有恋旧的思绪
不谙风情。秋风又在唱起那首古老的歌谣
驻足落叶飘零的红尘,旧梦无处安放
像一颗滑落的流星,浅照着流水的宁静

              2020年11月9日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