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17-09-15

一只鹰陷入丹霞

阿剑





一只鹰陷入天空的抒情
在祁连山顶上,需要一场红色的暴风雨

擦亮羽毛,比如我的西部丹霞
一种翱翔,是观赏的速度
需要放慢,看清楚每一个褶皱

那里隐藏着惊叹艳遇的闪电
还有当年金戈铁马的雷霆和江山


【阅读】

2017-09-15

湖畔

江南雨


 
先是一只水鸟出场,然后是一群
先是一只水鸟鸣叫,然后是另一只
而我影只孤单。既使喊破嗓子
也不会盼来合声,这一切
刚好与鸟保持了一个恰当的距离
多么孤独的距离
 
鸟的叫声里有对山水的绻恋
和细小的爱,极像
一根针穿进的两条思念
对岸芦苇丛中,还有谁为爱等白了头
像有的人独爱到死,闷头鸟一样
一世都不曾发声
 
也许回到前朝,有美人乘船游湖
岸上一介书生曾让她一时心动
撤去舞台上道具,眼前
半推半就的雾仍让人留恋,着迷
 
夫子说: 中年适合怀旧。忌谈爱


【阅读】

2017-09-15

黄昏即景

马维驹



王老爷子很忧郁
他的孤独,他的疼痛,都是忧郁的病根
他独身一人,一只京巴陪伴

京巴狗的忧郁接近于忧伤,脸上的皱纹
越来越深,步伐和眼神
岁月一样迟缓

王老爷子牵着京巴散步时,汽车慢下来
身后的行人慢下来
时光,似乎也慢了下来

在这黄昏,整个小区为王老爷子的慢,而
一慢再慢
只有秋风,一刻不停地奔向它的远方


【阅读】

2017-09-14

诸神都披着光和

马永珍


小城早晨

多乖啊!雨滴这些小精灵
已经习惯了眼前的一切
桃花依旧把这座小城的芬芳铺开
铺开在晖光之上

春风还将依次摆放下列词语
拉面、花卷、油饼、各种包子
超市、菜市场、补鞋摊位、干洗店
街道东西,马路南北
行道树的祝福挂满黄金,光芒喧嚣

总是这样,比黎明起得还早
那些穿橘红色衣服的形容词
把纸屑、别人丢弃的颓废
一一捡起,分类,打包收藏
他们挥舞扫帚的背影,潇洒自如
仿佛在作诗,也在作画

每天早上都是这样场景
那位残疾父亲
左腋下的拐杖和右腿一样有力
他扶着半生的疼,跟在
孩子的自行车后飞跑

鸟鸣歇满枝头,仿佛睡着了
和山峦一起均匀的呼吸,祥和
高竖耳朵,像一群小松鼠那样
好奇,脚印忙碌——他们互相问候、
诉说对光阴的感激

小城春色
像婴儿一样,还在酣睡,甚至梦呓
小城四周的山峦举着神秘的光亮走下神坛
走进千家万户,领着春风,领着春雨

北边的山比南边的山,要青一协,也高一些
完全是兄长的风度,拉着几个小伙伴
在赛跑,打着口哨,笑声香甜可口

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小城醒了,群楼也醒了
和山一样,踢踢腿,口哨声一个劲的长高
窗户有些迫不及待,自己推开自己

千万双眼睛也长高了,不停地眨呀眨的
有些还飞地很高,天空就把他们称作星星
当然,叫做花朵也可以,这是大地说的

种子

昨日刚立完秋
大街小巷就狭长了许多
那些走家串户的叫卖声
就胖了;广告牌体内的喧嚣
温暖,宛如半寸潮汐,从楼顶露出来
像极了玉米的掌声

要占领这座城市,要戴满王冠
一颗玉米扬言,一群玉米起哄
那位卖玉米的老者此刻
不管不顾,正坐在丰年的内心
和西红柿、辣椒对话,还惬意的
抽烟;被烟熏火燎的笑容
有些怪异

他也认为城市的阳光
比乡下的值钱
卖完玉米棒子后
他只偷装了小半蛇皮袋子
想到乡下试种

一束光芒
即使躲进镜子里也是一样的
天空模仿石头的倔强,喇叭尖叫
推开一扇又一扇
虚掩的门

由远而近
一束光芒悠长明亮
宛如那位收破烂师傅
的吆喝

也许是上帝之手
正在指点江山
诸神和我都披着光和温暖

如果内心空挡,唯有这束光芒
摇曳,楼宇飞翔

西环路
母亲
很早就起来了, 指手画脚
安排好家里的鸡零狗碎

河北的鸡蛋灌饼、四川的铁板鱿鱼
北京的煎饼、 内蒙古的包子和羊杂
安徽的油条、豆腐脑 、河南的素丸子
小汤山的西瓜 、崔村的苹果
旧县陈庄的黄瓜、西红柿、豆角
十三陵的水蜜桃、大枣、柿子和板栗

把忙碌沿街一字排开
把嘈杂声织成一件毛衣
把天空绣成一幅十字绣
在熬好粥锅里放入适量的苦涩
生活不咸不淡就是好日子

昌平西环路,我们的好邻居
每天都要多次经过这里
甜蜜和敬畏从掌心里慢慢渗出
女儿会献上我和妻子的诚挚
并向尘世中一切事物大声问好

阳光像流水
行道树下,一个老人
和水泥砖夹缝中的一棵草
在比耐心,像两扇老式柴扉
守护城市的喧闹

喜欢天空袒胸露乳
喜欢光的欢愉和秘密
他们这些小眼睛的孩子啊
嬉笑如常,肖像黝黑
一点一点渗出,滴滴答答落下

两筐桃子毫无办法
即使被城里人带走的羞红
仍然脆生生的,又香又甜

筐子空了,老人的目光眯成一条线
暗青色的、椭圆形的幸福,学着树上的蝉
知了知了的叫个不停

夏天的性子太急,接连打了好个喷嚏
阳光像流水,就从豁牙里倾泻而出
喜悦是一杯烈酒,霎时
醉倒了一座城市


白色的信号灯
缓缓的,一辆轮椅正在穿过
十字街头。看不清车上人的面庞
只看见满头白发,像白色信号灯
在不停的闪烁。在时间面前
万事万物都望而却步

老人和阳光都很安详的坐着
推车的中年妇女,慢慢地
推动这世间幸福和忧伤
像一片羽毛,覆盖
前世和来生


周末好消息
未见其人  先闻其声
清晨 早市
千千万万个声音摩肩接踵
妻女的欢快挤出丛林
一路小跑回家
告诉我最好的好消息

菜价降了 真的
西红柿憋红了脸抢先说出来
黄瓜、茄子、土豆、豆角等
这些平日很要好的朋友 也都
随声附和
这些家伙边说边唱边跳
像在庆祝一个隆重的节日

菜价降了
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妻子有些激动
喜悦的藤蔓爬满泪水的高墙
笑容才到中年啊
就已经有些粗糙、皲裂 斑白
蓦然发现
女儿娇嫩的笑容
竟然也攀附着一些
世俗和苍桑

汇报完毕
蔬菜多么像一群懂事的绵羊
被妻女赶进了厨房
我赶紧把
丈夫的羞愧 、父亲的嗫嚅
藏进箱底

在箱底潜伏好长时间的那枚
钢针,又趁机提醒我
他的存在,还是那么温柔








【阅读】

2017-09-14

夜宿南昆山①因

李三林


为追上那仁慈的人,白天,你登上峰顶。
你俯视,用目光碰触

那些被碰触的、具体的——
太阳,沉到树叶下面,成为你不肯说出的羞耻。

更大的动物,将暴力压向尾椎骨,
温顺地走向当世金碧辉煌的庙宇。

现在,夜里。那些,在醒来后的视线里坍塌了。
只有人形的事物轻轻压在胸口。
你起身,融合全部

门外,世界以一部法典的力量敞开。

控制住这阵奇异的痉挛。宽恕月亮?
早年你卧在摇篮里
仰面看见却不能说出的

现在,终于能说出了
光啊,生活,
白色的乳汁,“请用甘甜喂养我绀紫的嘴唇。”

我的心肌已经劳损。唯一的孩子也已夭折。

小镇,风,由薄转浓的雾,
安慰我一次,带我走进前方的密林,
让我在密林享用并超越那里的兽性。

2015年8月

注:①位于广东省惠州市龙门县境内。

【阅读】

2017-09-14

川上十四行

萧楚天


我忠于我自己
大地忠于一匹灰雁
它的速度,回声,甚至高度
都无法取消飞翔
 
甚至风,也无法进入
昼夜之外的事物
占有天空的人一贫如洗
甚至天空
 
我忠于我自己
死忠于生的过程
每一秒都像一个新盒子
每一秒都来不及好好陈旧
 
一尾闪电困在川上的白石里
比生死还快,比你我还慢

【阅读】

2017-09-13

大风起兮

白木

松林缩小
可能小於虚拟的线条,汉罐上
雨点的层数

高於
奇数

养殖场柏树分株
流民回村(流民那时就有,奴婢免為庶民)
我乃来自西域都护府
哀牢山与白马寺
可以从喜马拉雅山走进space

有雪的黄昏
大雁在湖心舞动

假设……时间是圆心,寂寂不动
眼见的白与非洲,可能都是妄想
身体里藏著鸡蛋,也有牛羊蔬菜
要轮回的话
必须得在天台
葬下宿世的爱恨情愁

清明时节,是该洗洗井
泉水山中饮
白骨地上生

赖维那舌前无异草

【阅读】

2017-09-14

夜宿南昆山①因

李三林


为追上那仁慈的人,白天,你登上峰顶。
你俯视,用目光碰触

那些被碰触的、具体的——
太阳,沉到树叶下面,成为你不肯说出的羞耻。

更大的动物,将暴力压向尾椎骨,
温顺地走向当世金碧辉煌的庙宇。

现在,夜里。那些,在醒来后的视线里坍塌了。
只有人形的事物轻轻压在胸口。
你起身,融合全部

门外,世界以一部法典的力量敞开。

控制住这阵奇异的痉挛。宽恕月亮?
早年你卧在摇篮里
仰面看见却不能说出的

现在,终于能说出了
光啊,生活,
白色的乳汁,“请用甘甜喂养我绀紫的嘴唇。”

我的心肌已经劳损。唯一的孩子也已夭折。

小镇,风,由薄转浓的雾,
安慰我一次,带我走进前方的密林,
让我在密林享用并超越那里的兽性。

2015年8月

注:①位于广东省惠州市龙门县境内。

【阅读】

2017-09-13

低语

雷武铃


 
 
有时候你是空气,有时候
是石头,在我心里。
有时候你是闪耀在初夏树叶上的阳光
摇晃我。
 
有时候你是成天昏沉的神思里
突然的唤醒,
是一股春天清新的风沁入身体
甜蜜的知觉和欲望绽放。
 
有时候你是一种边际,一种深渊
让我突破,沉陷。
有时候你是意识的缆锚,担保,
每天醒来时,让我搜索、然后抱住。
 
有时候你是奔驰的列车窗外
华北平原连绵的冬天。
纠结、裹挟着寒冷的雾气,又挺立着
落叶的树,在阳光照彻的坦荡土地。
 
有时候你是隐痛,是远离
是含在嘴里,却不能说出的名字。
有时候你是失去的家乡,永恒的参照点
测量我日益孤独的进程。
 
有时候你是热水淋浴而下时
突然的凝滞,是身体一直的震颤和欢愉
在原地伫立。
有时候你是火车经过窗外时大声的示爱。
 
有时候你是热闹的节日里私下的寂静
是伫望,出神,牵挂。
有时候你是大街上的堵车,窗口前的
排队,街树、行人、喧嚣尘埃之上的注目。
 
有时候你是错失,痛悔,
是校园树林里增多的月光让我抬头时
惊觉秋叶已稀疏。
有时候你是夜里突然醒来的恍惚,顿悟。
 
有时候你是一个墙体单薄的简陋房间里
纵情的欣喜,自发的歌声。
是沉湎寂静的圆满中,谛听世界
传来的声音;它们标出岁月静好的广阔度。
 
有时候你是时间结束后的惊讶,不理解。
有时候你是不忍睡去的深夜,
是欢会的高潮,是一朵轻盈、饱满的白云
不愿停下、不能停下、永远飘飞的渴望。
 
                  2011-6-10

【阅读】

2016-05-04

影子的素描

冷霜


        一

星座闪着铁轨的光——
他坐在窗口,为什么会觉得
一只细颈的空瓶在体内颠晃,
似有一列火车载着它疾驰?

安静。飞行。在影子中延伸的
影子和与巫术一道失传的时间:
他所迷恋的事物他无力描述。
清漆香味的天文台在露水中风蚀。

他能抓住什么?寒冷的节日
速滑的夜,一个让他联想到
猪形扑满的女孩骑着刚粘的信
擦过他,像一团幽蓝色的负离子!

——变成个邮筒,多好。
他悲哀地把自己喻为一枚笔误。

        二

她梦见在树木中轰鸣的列车里
跳下一支军队,挖掘她的脉搏,
那些被雨洗亮的油绿车头
是细菌,由她传染给她的恋人。

“爱一个人意味着被自己迷惑,
被爱迷惑,而爱就是剪贴,是碎布头、
剪刀和电影,是所有规则的东西
被打散因为爱就是规则。”

她把一半藏匿在影子里,就像
风景要居身于寂静,但她也会羞耻地
梦见在刚发动着的拖拉机里读信,

然后又察觉她或是她的外祖母
坐在台阶上纺纱,恰似那线团:
臂膀粗大,兀自唱着木芙蓉之歌。

        三

在下一个故事开始之前他有一阵恍惚
而纸页蒙上新的灰尘。前额上
老虎的寒毛越来越长,他的面孔有
越来越多的面孔进进出出。

隐秘的庆典。比他所邀请的更多,
烛光簇拥着舞伴。风摇动房屋
发出浊重的声响,柔软的钟舌
从探戈里猛然偏过头去。

回音使房间有如仓库。总有一天,
为他开门的会是一个影子:
命运指引命运,书繁衍书,一支小火
被点燃是借另一支要寄身其中的蜡烛,

这靛青色的三位一体,这教堂,家,
牢笼,他注视着,充满惊奇。


【阅读】

2017-09-11

仅存的几棵老榆

梦兮1

寺院背后的老榆树,不动声色,宠辱不惊
春来发几枝,秋到叶子黄
在冬天,参禅,打坐,像一位佛缘深厚的老和尚

当然,它也有夏天,枝繁叶茂
没有人在意,日复一日,净化万寿寺的空气
托起晨曦,太阳的头颅;送走落日,羞红的晚霞

无风的日子,它就静静的站着
它不去计算自己,还剩多少这样静静的时日
母亲把它撒在这里,是有用意的,在这里,有古老的疼痛
2017.9.8

【阅读】

2017-09-11

村庄,一只幸福

卡卡

天堂里灯火通明
照耀秋日黄昏,宁静而华美

村庄,一只幸福遗落的鞋子
时光陈旧,永远怀念着另一只

四面而来的风擦洗她的身体
雨水里住下干净的母亲和孩子

干净的鞋子,乖巧的鞋子
这些年是谁穿上了你,走向远方

黄昏的鞋子,宁静而华美的鞋子
这些年谁都穿不走你,遗落故乡

【阅读】

2017-09-11

青荷和她的琴川

倾听书卷

你坐在聚会的一角。长发素面
那杯碧绿的茶水早已经淡了凉了。整个晚上
你说话不多。微笑着看司马先生不停地起身
想象千烨前世是一个女子,才华横溢

你终于明白了6655的来历;忧郁青菜的诗歌
又想起母亲在篱笆小院里种的绿色植物
偶而走神,沙子、远风和无名氏
刀里藏笑地出现在你灵感的语言

让你牵挂的,还有那些不常见到的人
想到他们的文字,仿佛品茗这杯茶一样
仿佛那故乡;仿佛那月光下的村庄
仿佛泛黄的灯火下两碗蔷薇老窖中的桃花源

就这样,你坐在聚会的一角,笑靥胭脂一样红
而我在暗夜里想象琴川秋色流如水,想象一季青荷

【阅读】

2017-09-10

你一定不知 这

韩小术



所有的物事都指向烂柯人的故乡

那时候桃之夭夭 东风含情
溪水边浣衣的你 流走了红兜肚

恰逢落日向晚 赶考的书生歇脚

风里雨里 东城的一块石头 脏了 净了
途经木棉花下的女子 无视地走错了路

沧海桑田 海枯 石都快烂了
经过了无数的驮队 雁阵和蚁群

你一定不知
那错综的迷途  曾有多少次冥冥的指引

我习惯选一座城的东边居住
它能让我更早的接触到光和黎明

沏一壶你喜欢的菊花茶 看清香升起 
其实我的心 一直在跋涉的荆棘里

千寻的四叶草  有了结果
依着月季的纹理 朽木循着逢春的小径

格子裙翩飞 浅笑嫣然
仿若几世前的花香来袭 惊艳却又熟悉

把一直亮着的灯盏熄灭
籍着夏日暮色里归来的惊喜 

你一定不知 这是一场遍寻世间的遇见

【阅读】

2017-09-10

我们窥视到彼此

黄镇源

多年的食粮与黑色沉积物
放任体重盲目的暴长
与岁数、身高难以友善的组合
失衡时,摸到一颗没了信仰的蛀牙
曾经咬破舌尖上的小激昂
那些美好事物,被囫囵吞噬
视力注定钝化又困顿
在南方,一个潮湿的日子
我遇到稻草人,以及臃肿的事实
一群鸟飞旋在它上方
掉下几滴粪便
刚好落在疤痕上
一阵风之后,露出了破绽
那一刻,我们窥视到彼此的灵魂

【阅读】

2017-09-09

丁酉白露后一日

张晟
平明,我初次从山口进入山北。
转过山弯,径路遍生荩草。
我略显迟疑。
多为荩草,不高,少有杂草混入。
趟草而行。我放下卷起的裤脚。
径路平坦。两侧是小灌木,变化不大。
它们为我指引径路。
后听得草沙沙响。荩草密集却不缠脚。
间被踩伏,待我抬脚旋即复原。
又有细枯枝断裂。
荩草茎叶干净,微有露。
不紧不慢,我有足够时光和力气。
而径路修长,此较重要。
我可以连续听到荩草被我碰触声,
以及由此传给我的不断的静寂。
径路稍有弯度,可未遮蔽自身前端形态。
一只蚱蜢从一株草尖跳到另株草尖。
有虫鸣缭绕,与我趟草声相合。菊始花。
偶露红土路旧痕。
或回顾,逆光中小穗绒绒,似碎光浮动。
这里过于偏僻,除此路无人为痕迹。
鞋被濡湿。我无意望望前端。
荩草如故。静寂如故。

【阅读】

2017-09-09

草尖上的秋

clp蔡力平

从草尖上掉落
适时把心摆在秋下

坐拥一个季节
我读懂你的时候,面孔早已枯黄

不是没有愁。一片拥有晨露的土地
足以证明:秋雨将白发
凝结成霜雪

不过是我的骨头
比夏天更早的时候习惯凋零
习惯被你凭空吹出的风
高高举起重重放下

而应当轻轻放下的是一滴泪水
是我悄悄收回的心

一一轻轻放在草尖上

2017.9.9

【阅读】

2017-09-08

一只蚂蚁的理想

半梦

秋天的露珠落在冰冷的灰色石头上
顺着生硬的轨迹,流过来
却突兀地停在我的左边,消失无踪

你从未谈及,北方的高粱地
和黝黑的泥里,被无视的一株野芦苇
可在你的眼睛,有着沉默的空旷

窜动的晌午步步逼近,混乱得热烈
犹如身处空谷,一个声音反复在耳边回响
你说:我不是缝隙里盲目的蚂蚁

我把隐形的你镶进麦仁和谷子的血液中
继而,厚实的行囊与滚滚的远方

【阅读】

2017-09-08

二月的岱山岛

谷频


请快把灰色的沙粒从地图上拿走
这个张开空唇的孤岛
站在涨潮的海中并不想日益憔悴
那么多鱼种潜伏在岱衢洋的深处
诗中叙述过的桅杆、带鱼、耀眼的盐
以及祖辈为生的风浪都是神秘的珠宝
它们撒落大地,为的是幸福的寻找
越冬的候鸟在望夫崖筑起了爱巢
而二月单薄的渔汛,让每条街巷变成了
洋面,都在盼望着一场完美的风暴
这是东海空出来的最后一块陆地
对岸彻夜不灭的灯火便是我的阳光
哪怕你用一生的时间练习遗忘
我们全身的鳞片,必将重新回到海水中



【阅读】

2017-09-08

大河拐了个弯

自由鸟

 
在这里,大河拐了个弯
流动和蔼起来
渔火安详
                
北岸相国寺,南岸上清寺
空留着寺庙的虚名
袈裟随俗了
                
河水依旧,而人世匆忙
红尘遮天蔽日
转眼没了浣纱女和少东家
                
江边巨石闭目打坐
任其,时间锐利风影消瘦
一只白鹤江上舞
                
清点身前事,斑斑驳驳
一刀斜阳切下来,水煮了旧时光

【阅读】

2017-09-05

在高速公路上穿

徐金丽

我坐在车上,沿着高速路不停地往前走
沿路的树木一一后退,却回不到从前
此刻的风,离开了时间的源头
能做的只是在草尖上吹奏秋天的虚无
汽车参照上弦月沿山边划出圆周半截
还是没能成就时光的圆满
转眼就看见另一座山已横亘在面前
并把高速公路吞噬。曾经的曲折
岁月的陡峭和险峻也一并吞没
不再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在路上纠缠

在高山前面,大地广阔无垠
阳光逼退了雾霭,天空蔚蓝                                                                         世界澄明。只是沿途落英缤纷
让我无法看清一片云朵的归宿
面对高山的拦截,我必须从地上遁形
沿着一条路的指引,隐去行踪和履历
我将肉身交给汽车,钻进隧道深处
然后在这一刻起掐断时间的引信

而在进入隧道之前,我提早低下头颅
这是我多年在别人屋檐下形成的习惯
而在隧道的入口
一粒干净的水珠带着谁剔透的灵魂
滴在挡风玻璃上,我借着水珠的光亮
往前,穿越缺乏抒情的尘世
尽管我不知能否找到另一个出口
但我相信总有一个世界再现我的踪迹
                                                                                                                                                                                                                                                                                                                                                                                                                                                                                                                                                                                                                                                                                                                                                                                                                                                                                                                                                                                                                                                                                                                                                                                                                                                                                                                                                                                                                                                                                                                                                                                                                                                                                                                                                                                                                                                                                                                                                                                                                                                                                                                                                                                                                                                                                                                                                                                                                                                                                                                                                                                                                                                                                                                                                                                                                                                                                                                                                                                                                                                                                                                                                                                                                                                                                                                                                                                                                                                                                                                                                                                                                                                                                                                                                                                                                                                                                                                                                                                                                                                                                                                                                                                                                                                                                                                                                                                                                                                                                                                                                                                                                                                                                                                                                                                                                                                                                                                                                                                                                                                                                                                                                                                                                                                                                                                                                                                                                                                                                                                                                                                                                                                                                                                                                                                                                                                                                                                                                                                                                                                 
2017.9.4

【阅读】

2017-09-05

锦官城

暗袖盈香70XD

锦官城之一

记得你曾有一座青春的锦官城,
罗盘或卫星遥感都不能勘定,
除了在城墙上缓缓爬藤的古典爱情。

嗯,我一定会去。当我老时,
当我,携一场夜雨淋淋。

或者,携一阵风,
把测测隐隐、想说又说不清的过去,
咣当咣当地,
说给那扇已经有些耳背的雕花窗听。

只是那扇雕花窗是否还记得,
陋巷深处,突然的犬吠,
和总是摧心的更。
或者那如你额头一般的城楼还记得,
江上,一片孤帆的远影,
是那时的云淡风轻。

时光究竟是闪闪灭灭的流萤,
还是始终灿烂如你织绣的云锦。
当我老时,我一定来看究竟。

倘若我迷路,没有了神话的指引。
你一定要做个女巫,
用一盏灯,
来招我流浪在四方的魂。


锦官城之二

那轻舟怎么还不来啊还不来。
我预订的船票是在东汉,
寒山寺的钟已经敲过夜半。
怔怔,街市上响起了晚唐催促上班的更点。

更何况所有的神话都已经起源,
关于你的传说已经成为预言。
除了,除了英雄的史诗还茫茫不见。
仍茫茫不见那轻舟,还不来啊还不来。

轻舟啊你快来赶快来。
新闻说纤夫明天就要正式罢工,
还有低气压云团形成总比预报要提前。

就是所有的栈道也迟早会被历史拆毁,
爱情啊也会被风流放到夜雨中的巴山。
江上的风已经转向,轻舟啊你还不来。

轻舟啊你快来赶快来。
即使挥别江陵还不见白帝城,
只要还有猿啼沾湿衣襟,
我就会忘了洪荒和长生殿。
当我的手指错落在你城门上锈蚀的兽环。

即使不能是两岸三生三世守望的青山,
不如成一曲隐隐如歌的行板。

和我来对答。

【阅读】

2017-09-05

缓行与喘息

句芒

缓行变得愈发困难。
无形的力与脚步角力
谁在感受力量之重?
不断被添砖加瓦的身体行走。

它,一座自始至终修筑四壁的深井
挖掘自身,以缓慢步伐测试大地的可靠性
好像登山,升起和下降是同一条路。

我们散步、盘桓、绕一个中心旋转
同时在大地和身体里钻研的亿万台打桩机
抛扔着影子。圆规疲软的腿
慢下来,缓行变得愈发困难
我们背负世界的壳——喘息。

【阅读】

2017-09-02

风,正剥蚀着我

齐伟

南京路上被命名餐饮一条街以后
社会愈加幻灭,树木,风景一样也走向纵深
那些斑斓的事物,往来如一盏盏秋灯的绽放
这无所谓,我并没有随时准备弓箭
而是在这夜晚降落的美之后,怀抱理想
打扫昨夜邮箱里在远方下的那一场雪
估计一个邮件的抵达是否过了黄河以南
甚至该敲响了我家的门,以充满敬意
有诗歌出现的地方,我便莅临森林的现场
给自己献词,像丛林里啄木鸟在黯淡散尽时
从一棵北方的落叶乔木到另一棵落叶乔木
都以为我在捉虫,隐蔽自己抑或听年轮的声音
寂静逼迫我交出真实的心情,在残局里站着
这是寂静时的最后一个词,树叶子沙沙作响
暗中怂恿我,意识流像猫一样的脚步,独来独往
这时候,风还不会穿透骨髓,靠近我
我与风共舞,清澈的雪降临了,预言被掩盖
那条街正在我身后旋转,我无法说出明天的苍白

【阅读】

2017-09-04

种田的日子

零河


风里走过去,
刻一枚劳苦的记忆,
谢了天,送给人间坎坷的地,
雨问候,岁月的艰苦与忧愁。
一袭簑衣,满山风雨载歌舞起,
田园青青,顽固的锄犁在兴奋的耕耘,
感谢土地疲惫的深情,
田园赏赐稻谷的丰盈,
闲时登西楼,赋歌揉揉愁皱的心,
山村无甚繁华,淅沥风吹,兴了一曲佳音,
竹纤细,犹竖一只长笛,
风以叶为唇,奏响竹林绿色的舞姿,
燕子回来时,看见的,是风吹花香的欢喜,
却不知,繁荣的背后风雨凄迷,
雁去衡阳,农人收获了简单的寒霜,
种一田稻,满了平淡的理想和竹的节操,
采一丘茶,品点落月,闲了些好年华。

【阅读】

2017-09-03

在秋风中渐渐荒

云舒

提起的笔,又一次搁浅成冥思苦想
翻遍了整个秋天,找不到灵感
那朵云,已经变换了好多种姿态
从东窗挪到西窗,一直消失在我的眼角
中指被压出一道深深的凹痕,有点疼
风仍肆意的吹着,并不顾忌我的感受
我知道,有一些东西,总有一天会枯竭
就像我瘦弱的身体,禁不住风吹
蝉还在叫,嘲笑着我的窘态
或许,我该学青蛙
在呱呱的叫了一个夏秋之后
进入冬眠,用一片雪花盖住自己
等候一个春暖花开,化蝶,采蜜
用生命,酿造自己的春天

【阅读】

2017-09-02

庭院已经荒芜了

我欲飞翔

庭院已经荒芜了吧
又是一年秋风萧瑟地吹来

思念长过了蒿草
也刻在了近旁的那棵老榆树上

昨夜的梦里一切的信息
都是那么的清晰

醒来的怅惘跌落了一天饱满的情绪
沉甸甸的记忆
总是那么的伤痛着每一根神经

默默地打扫庭院
清除那些垃圾
也砍掉那些疯长了一季的隐蔽

不让那些浓密的摇曳
遮挡了父亲远眺的视线

庭院已经荒芜了吧
又是一年秋风萧瑟地吹来

【阅读】

2017-09-03

仰望一朵白云飘

王国京


水中,谁投下一块石子
清澈的思念,是一圈圈涟漪

花朵过够了艳丽生活
风吹起了悠扬的芦苇笛

秋风迈着成熟的脚步
不看我一眼,就匆匆而去

河流不妨停下来,用镜子
看看枫叶的脉搏和红色时光

抑或,和我一样坐在石头上
仰望一朵白云飘过天空

【阅读】

2017-09-03

夜色中面对一片

李虹辉



夜色中,面对一片湖水
漂浮在白天的事物,都沉了下去
只剩下水鸟的翅膀
掠过湖面,它用一种突然而至的方式
完成了对世界的简化

我们关于生活的所有错觉
都隐藏在水中,一个湖边的徘徊者
只看见时间的碎片

黑暗的诱惑,使我们深陷其中
现在,能听到的声音
不一定来自湖面
而是一双比水鸟更抽像的翅膀
在夜色中拍打


【阅读】

2017-09-02

我是一个怀旧的

春秋CQ

或许与年龄有关
人到中年,越发怀旧
对故乡、旧人旧事旧物
常常怀揣几个特别喜欢的旧词
从长亭 故道 残月 到小桥流水 渡口
它们不经意间就能浮现
却又若即若离,雪一般地融化
更多的时候,比起时下轻过一张纸的人和事
便有一股叹不完的余烬
古典的美与现代的潮,随一波浊流
碰撞得模糊不清,唯有她
让我手握稀世余温
保持一颗纯洁的初心
不去想黄昏与未来

【阅读】

共 1620 条记录,每页30条  第一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最末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