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王智勇
加入时间:2015-09-16
诗人简介

王智勇,男,1973年出生于山东黄县,原籍河北省邢台市,现居广东省珠海市。从1990年起在报刊、电台发表诸多作品。荣获中国诗歌网2016年清明征文二等奖、森林文化杯铜奖、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现代诗优秀奖等。诗歌入选多个选本。

粉丝
关注

下楼遇见一只鸽子

今天中午下班在楼梯见到一只鸽子,很久没见这么近的鸽子了,这么肥这么慵懒,似乎是受了什么伤一级一级往下蹦,终于踱到二楼男厕所去了,似乎是找水喝。它的左足缠着黄塑料布,右脚缠着蓝塑料布,不知是信鸽主人缠的标记带?还是生态学家用于记录飞行里程的装置?从它不怕人的一点,可知它已驯化;从它肥硕的身躯,可知它缺乏运动。二十年前在天津看到鸽子扑楞着翅膀堕入海河,广场鸽被游客投喂得太厉害,俨然一场谋杀。
这只鸽子在我眼中是一团行走的肉,深蓝近乌黑的毛羽让我想起北国的雪天,一只簸箩等待着它,我躲在门缝后面悄悄地观察。不一会儿,我站在猪圈边拔毛,它不像鸡开绽着脖子到处飞,它安静地躲在我的手中,心脏温热,微微轻颤。
为了蛋白质,我是多么残忍,又多么高兴。成年以后中奖也没有这种心情。
城市的鸽哨消逝,随着老楼拆迁,村居加盖,傍晚夕阳下一圈圈雪片般的抒情不见了。偷鸽贼没有了,铁围栏不见了,木制鸽舍拆除了,我们再也不会望天,西边的太行山早已被遮挡,一个诗意田园的时代故去了。

下楼遇见一只鸽子

今天中午下班在楼梯见到一只鸽子,很久没见这么近的鸽子了,这么肥这么慵懒,似乎是受了什么伤一级一级往下蹦,终于踱到二楼男厕所去了,似乎是找水喝。它的左足缠着黄塑料布,右脚缠着蓝塑料布,不知是信鸽主人缠的标记带?还是生态学家用于记录飞行里程的装置?从它不怕人的一点,可知它已驯化;从它肥硕的身躯,可知它缺乏运动。二十年前在天津看到鸽子扑楞着翅膀堕入海河,广场鸽被游客投喂得太厉害,俨然一场谋杀。
这只鸽子在我眼中是一团行走的肉,深蓝近乌黑的毛羽让我想起北国的雪天,一只簸箩等待着它,我躲在门缝后面悄悄地观察。不一会儿,我站在猪圈边拔毛,它不像鸡开绽着脖子到处飞,它安静地躲在我的手中,心脏温热,微微轻颤。
为了蛋白质,我是多么残忍,又多么高兴。成年以后中奖也没有这种心情。
城市的鸽哨消逝,随着老楼拆迁,村居加盖,傍晚夕阳下一圈圈雪片般的抒情不见了。偷鸽贼没有了,铁围栏不见了,木制鸽舍拆除了,我们再也不会望天,西边的太行山早已被遮挡,一个诗意田园的时代故去了。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