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自明
加入时间:2016-03-2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河北定州人,生于1982年,北京老舍文学院中青作家高研班二期学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定州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诗歌散见《诗刊》《星星》《诗选刊》《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诗歌》《荷花淀》《四季风》《唐河文学》等,目前从事文学教育,致力于提升中小学生阅读写作能力,用文学滋润孩子的心灵。

醒来

中年。从一场宿醉中抽身而出
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颤栗中,扭转身,空无一人

桌上狼藉的杯盏盘碟
正在酝酿闪电
词汇如呕吐物堆积着
和散落的花生毛豆的果皮

诗句金子般耀眼
我们说了些什么,病句
不恰当的标点符号、错误的修辞
很多时候,我们语无伦次

请告诉我,这是新的生活
我不是在沿着自己的记忆散步
我熟悉梦境,总是一脚踏空后
突然睁开眼睛

过黄河







每次过黄河
我都会凝视它清晰的浑浊
时缓时急,忽弯忽直的流淌里
暗含着我的命运
一步一步靠近,一次一次跨越
最终在岸边定居下来
这,就是我的命运

每一座桥、每一处岸都在等我
有时开车,后备箱堆满行李
有时坐高铁,拎着给她捡的石头
有时步行,两手空空
有一次我站在桥的中央扒着栏杆看落日
有一次我站在岸边跟卖耦的人闲聊
还有一次,是在一个叫壶口的地段,我听

我与黄河仔细说来没有任何关系
我出生在冀中平原一个叫定州的地方
距黄河千里之远,除非是祖上的渊源
但已不可考证,我对祖父的事知之甚少
其上则一无所知。据说,那个年代
大部分人都必须要隐瞒自己的家世,篡改自己的经历
我,是篡改后的遗留问题

就像现在河心的淤积。黄河几经改道
自我篡改或者被人篡改
也曾因蚁穴而溃堤
如此,我跟黄河的关系就能在不确定中确定
并延伸出更多的可能
但现在,去河对面,拥抱等我的人
跟她在一起,是唯一的可能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