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东方礼赞
加入时间:2016-11-14
诗人简介

本人邓恢勇,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山坡乡人,目前居住纸坊。目前以开药店为生。少年从事乡医,读过石家庄中医函授,读过武汉市第二卫校乡医中专培训班。考过执业中药师,助理执业西医师、现为中国诗歌网会员。江夏区作家协会会员。本人热爱文学诗歌,愿与朋友们一起共同学习,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作出自己的应有贡献。 本人邮箱地址:2931163850@qq,com 邮编430200

粉丝
关注

鸦头


秀才王文东昌人,

游历楚地遇故人。

赵东楼是大商贾,

身边有个美妇人?

长年客居妓女院。

钱多美女自然爱,

男爱女色女爱财。

钱财身色如浮云,

飘飘荡荡皆无根。

王文见到一少女,

目流秋波眉含情。

体态娜娜似仙女,

赵东楼曰是鸦头,

妓院老鸠二女儿,

年方十四是处女。

鳩婆要她去接客,

鸦头誓死也不从。

今次遇到了王文,

竟然主动献殷勤。

只因王文品格好,

仪表堂堂获芳心。

鸦头主动要接客,

王文没带多少银。

只因东楼解囊助,

鸠婆也想破其身,

纵然王文钱不多,

一样可以抱美人。

男欢女爱趁时乐,

欢乐过后兴更浓。

鸦头欲做久夫妻,

不愿沦落风尘人。

两人商定要私奔,

远走高飞做新人。

王文带来两头驴,

鸦头系上两道符,

驴子如飞欲穿云。

鸦头自有神仙法,

旦白本是狐狸精。

王文只爱人品好,

狐仙也有美人心。

一夜飞腾千百里,

鸠母一时难追踪。

卖了驴子做本钱,

卖茶卖酒好营身。

鸦头是个好老婆,

会理家务会经营。

每日都有银钱进,

日子美满家境丰。

一日鸦头带悲伤,

告诉王文祸来临。

老母已知吾消息,

马上就会来捉人。

鸦头姐姐果然来,

痛骂鸦头不知羞,

擅自与男去私奔。

鸦头反唇相讥讽,

我只跟定一男人。

请问何来羞耻心?

鸦头大姐更气愤,

二人撕打纠缠中。

忽然老太赶来了,

不由分说抓走人。

王文六河去寻找,

妓院已经换了人。

王文心里好懊丧,

关了店铺回东昌。

事隔几年到燕都,

有个孩子像王文。

王文当时无儿子,

育养此子送终身。

小孩身上有纸条,

山东王文之儿子,

王之见字亦大惊。

此子乃是亲骨肉,

原来就是鸦头生。

王玫长大体健壮,

能捉妖怪狐狸精?

一日王文逛街市,

遇到故友赵东楼,

衣衫不整枯瘦容。

王文急忙置酒席,

只为好友来接风。

东楼自诉心里苦,

风尘女子不是人,

万两黄金被刮尽,

最后就被一脚蹬。

流落街头变穷鬼,

诉完自己说鸦头。

鸦头抓回遭毒打,

硬逼鸦头去嫁人。

鸦头誓死也不从。

后来鸦头生一子,

据说送到育婴堂,

此子应该成了人。

王文自曰天保护,

此儿回到吾身边,

半世飘流终有幸。

东楼拿出一封信,

此乃鸦头亲笔书,

诉说自己遭苦难,

整日关在暗室中。

知道儿子归家里,

身受困苦心存幸。

希望吾儿来相助,

不要伤害吾母亲。

王玫知道亲娘事,

一股怒气藏心中。

王玫杀了鸦头姐,

继续杀了老鸠婆,

不过都是狐狸精。

鸦头知道母姐死,

痛哭流涕很伤心。

责怪王玫乱杀生,

王玫由此生冤气,

如此坏蛋不杀了,

怒火不消会伤人。

鸦头告诉了王文,

儿子身体有拗筋,

不去拗筋会惹祸。

惹了祸事难脱身,

趁着王玫睡熟了,

绳索绑定去拗筋。

拗筋去了做新人。

后来王玫有发展,

读书识字做了官。

王文自然老死后,

鸦头变成一乌鸦,

常在王文坟头叫。

冬去春来发新枝,

乌鸦树上唤王文。

鸦头永远不会死,

坟头树木是王文。

有枝可依就是家,

鸦头王文共长生。​​​

鸦头


秀才王文东昌人,

游历楚地遇故人。

赵东楼是大商贾,

身边有个美妇人?

长年客居妓女院。

钱多美女自然爱,

男爱女色女爱财。

钱财身色如浮云,

飘飘荡荡皆无根。

王文见到一少女,

目流秋波眉含情。

体态娜娜似仙女,

赵东楼曰是鸦头,

妓院老鸠二女儿,

年方十四是处女。

鳩婆要她去接客,

鸦头誓死也不从。

今次遇到了王文,

竟然主动献殷勤。

只因王文品格好,

仪表堂堂获芳心。

鸦头主动要接客,

王文没带多少银。

只因东楼解囊助,

鸠婆也想破其身,

纵然王文钱不多,

一样可以抱美人。

男欢女爱趁时乐,

欢乐过后兴更浓。

鸦头欲做久夫妻,

不愿沦落风尘人。

两人商定要私奔,

远走高飞做新人。

王文带来两头驴,

鸦头系上两道符,

驴子如飞欲穿云。

鸦头自有神仙法,

旦白本是狐狸精。

王文只爱人品好,

狐仙也有美人心。

一夜飞腾千百里,

鸠母一时难追踪。

卖了驴子做本钱,

卖茶卖酒好营身。

鸦头是个好老婆,

会理家务会经营。

每日都有银钱进,

日子美满家境丰。

一日鸦头带悲伤,

告诉王文祸来临。

老母已知吾消息,

马上就会来捉人。

鸦头姐姐果然来,

痛骂鸦头不知羞,

擅自与男去私奔。

鸦头反唇相讥讽,

我只跟定一男人。

请问何来羞耻心?

鸦头大姐更气愤,

二人撕打纠缠中。

忽然老太赶来了,

不由分说抓走人。

王文六河去寻找,

妓院已经换了人。

王文心里好懊丧,

关了店铺回东昌。

事隔几年到燕都,

有个孩子像王文。

王文当时无儿子,

育养此子送终身。

小孩身上有纸条,

山东王文之儿子,

王之见字亦大惊。

此子乃是亲骨肉,

原来就是鸦头生。

王玫长大体健壮,

能捉妖怪狐狸精?

一日王文逛街市,

遇到故友赵东楼,

衣衫不整枯瘦容。

王文急忙置酒席,

只为好友来接风。

东楼自诉心里苦,

风尘女子不是人,

万两黄金被刮尽,

最后就被一脚蹬。

流落街头变穷鬼,

诉完自己说鸦头。

鸦头抓回遭毒打,

硬逼鸦头去嫁人。

鸦头誓死也不从。

后来鸦头生一子,

据说送到育婴堂,

此子应该成了人。

王文自曰天保护,

此儿回到吾身边,

半世飘流终有幸。

东楼拿出一封信,

此乃鸦头亲笔书,

诉说自己遭苦难,

整日关在暗室中。

知道儿子归家里,

身受困苦心存幸。

希望吾儿来相助,

不要伤害吾母亲。

王玫知道亲娘事,

一股怒气藏心中。

王玫杀了鸦头姐,

继续杀了老鸠婆,

不过都是狐狸精。

鸦头知道母姐死,

痛哭流涕很伤心。

责怪王玫乱杀生,

王玫由此生冤气,

如此坏蛋不杀了,

怒火不消会伤人。

鸦头告诉了王文,

儿子身体有拗筋,

不去拗筋会惹祸。

惹了祸事难脱身,

趁着王玫睡熟了,

绳索绑定去拗筋。

拗筋去了做新人。

后来王玫有发展,

读书识字做了官。

王文自然老死后,

鸦头变成一乌鸦,

常在王文坟头叫。

冬去春来发新枝,

乌鸦树上唤王文。

鸦头永远不会死,

坟头树木是王文。

有枝可依就是家,

鸦头王文共长生。​​​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