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守城
加入时间:2016-11-29
诗人简介

逐退残阳,唤醒芬芳。一位充满爱与梦的女子。

粉丝
关注

救赎

救赎
若给我一个喘息,
请赐我一片希翼。
让阳光洒进心中,坟里,
长出一朵小花,
想养一只蜂儿。
来年花开春暖,
我将捧着最甜的蜜汁,
同骄傲的伐木人,
恳求一方原木。
雕刻出一个十字架,
代替生长的花儿。

让我跪在十字架前,
诵读一本经卷,
不悔忘却情缘。
当你执手他人,
我仍跪在十字架前,
求神许你终生幸福安然。
神问我:难道不悔?
我笑而不语。

当初枯叶铺满心里墓场,
他留给我一颗爱的种子;
当初裹衣自闭深锁心底,
他落下温热的泪让爱萌发;
当初唾弃世界不愿再恋,
他温柔以待好似光芒万丈;
当初大雪纷飞寒风肆掠,
他柔言轻语恰若风和日丽。
那日,他笑得像个孩子;
刹那,不起眼的种子竟也开出花儿。我问神:如此救赎何来悔之?
神不再言语。

若赐我一片希翼,
将许下一个臆想。
让十字架插在心中,坟前,
长出一朵小花,
想开朵玫瑰儿。
我将捧着最美的芬芳。
同冷漠的狩猎人,
救赎一只大雁。
我为它披上五彩霞衣,
等在你必经的路边,
繁华敲醒麻木的我,
凝视大雁飞去。
你骑着高头大马,
诧异的望着停在肩头的大雁。
我哭着祈求:
“送给你的新娘。”
我问:为何不悔?
我竟难言语。

他说,等花朵开始静谧吐香,
就给我百花烂漫的锦绣及央;
他说,等蜜汁开始悄然流淌,
就给我炎阳烈日下取风纳凉;
他说,等大雁开始向南启航,
就给我秋风飒飒里熬茶温汤;
他说,等雁尾开始披上霞光,
就给我千里飘雪中万里红妆。
我问:如此救赎何苦悔之?
我嘲讽自欺。

人群喧嚷而过,
我红了眼,哭花了脸。
丢了一切的我仍来到他的房前,
那儿有五彩的灯笼,
有闹喧的喜宴。
他捧着雁与花儿,
来到我的面前---
“送给你---我最美的新娘。”
我让他走在我的前方,
便看不见我喜极而泣的脸,
失去心脏律动的眼。
你眼的惊鸿一顾,
轻,如绒毛飞舞风吹即逝;
重,如尖刀相刺刻骨铭心。
你眼中流出一条河堤,绿荫,
河中没有鱼。
荫凉将酷暑遮蔽。
你喷洒火热的呼吸,
沉重的喘息。
不!请停止言语,
不要焦虑!
看着我的眼睛,
用心聆听。
你的深情在我眼里,
当我明白,
便不会远离。
让我们在怀里相依,
在彼此心脏里呼吸,
不愿别离,永不相弃。

你给我再一次救赎,
你再一次深入我心。
我的你。
我的,你。

救赎

救赎
若给我一个喘息,
请赐我一片希翼。
让阳光洒进心中,坟里,
长出一朵小花,
想养一只蜂儿。
来年花开春暖,
我将捧着最甜的蜜汁,
同骄傲的伐木人,
恳求一方原木。
雕刻出一个十字架,
代替生长的花儿。

让我跪在十字架前,
诵读一本经卷,
不悔忘却情缘。
当你执手他人,
我仍跪在十字架前,
求神许你终生幸福安然。
神问我:难道不悔?
我笑而不语。

当初枯叶铺满心里墓场,
他留给我一颗爱的种子;
当初裹衣自闭深锁心底,
他落下温热的泪让爱萌发;
当初唾弃世界不愿再恋,
他温柔以待好似光芒万丈;
当初大雪纷飞寒风肆掠,
他柔言轻语恰若风和日丽。
那日,他笑得像个孩子;
刹那,不起眼的种子竟也开出花儿。我问神:如此救赎何来悔之?
神不再言语。

若赐我一片希翼,
将许下一个臆想。
让十字架插在心中,坟前,
长出一朵小花,
想开朵玫瑰儿。
我将捧着最美的芬芳。
同冷漠的狩猎人,
救赎一只大雁。
我为它披上五彩霞衣,
等在你必经的路边,
繁华敲醒麻木的我,
凝视大雁飞去。
你骑着高头大马,
诧异的望着停在肩头的大雁。
我哭着祈求:
“送给你的新娘。”
我问:为何不悔?
我竟难言语。

他说,等花朵开始静谧吐香,
就给我百花烂漫的锦绣及央;
他说,等蜜汁开始悄然流淌,
就给我炎阳烈日下取风纳凉;
他说,等大雁开始向南启航,
就给我秋风飒飒里熬茶温汤;
他说,等雁尾开始披上霞光,
就给我千里飘雪中万里红妆。
我问:如此救赎何苦悔之?
我嘲讽自欺。

人群喧嚷而过,
我红了眼,哭花了脸。
丢了一切的我仍来到他的房前,
那儿有五彩的灯笼,
有闹喧的喜宴。
他捧着雁与花儿,
来到我的面前---
“送给你---我最美的新娘。”
我让他走在我的前方,
便看不见我喜极而泣的脸,
失去心脏律动的眼。
你眼的惊鸿一顾,
轻,如绒毛飞舞风吹即逝;
重,如尖刀相刺刻骨铭心。
你眼中流出一条河堤,绿荫,
河中没有鱼。
荫凉将酷暑遮蔽。
你喷洒火热的呼吸,
沉重的喘息。
不!请停止言语,
不要焦虑!
看着我的眼睛,
用心聆听。
你的深情在我眼里,
当我明白,
便不会远离。
让我们在怀里相依,
在彼此心脏里呼吸,
不愿别离,永不相弃。

你给我再一次救赎,
你再一次深入我心。
我的你。
我的,你。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