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吴投文
加入时间:2017-07-0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吴投文,出版有诗集《土地的家谱》《看不见雪的阴影》等,发表论文与评论150余篇。

吴投文诗五首


画家

一只狩猎中的豹子在纸上放大
越来越清晰,把边界确定
越来越有重量,把下午变成黄昏的琉璃
越来越贴近地面上的草木
森林中的色彩越来越厚,像炸裂
声音越来越暗,突然寂静
气味越来越浓稠,毛发毕现
高处的几只鸟眼光有神
最后
那要命的一扑
使他的眼睛瞬间发黑



春天 

如果不是来自春天的冲动
你会躲入枝头的花瓣中去吗?
在离地三米的地方
风托举满树繁花的信诺

你仰起头,希望够到你的那一朵
它在高处颤动着,含着光洁的笑容
你踮起脚尖,伸出渴慕的左手
右手却在悄悄冒汗,濡湿天空的眼神

你突然怔住在旋转的花影中
此刻,所有的花朵都拥向你的身体
每一朵都喊着你的名字
你来不及应答,身体停在空中

没有另一个人替代你哭泣
你忍住泪,踮起心中的哀悼
每一朵花都是生命的精灵
此刻却呼啸着,把你渐渐淹没



烟鬼 

在我见过的烟鬼男人中
老K是一座火焰山
八岁抽烟,被老爹棍棒击打
被老师示众,低头站在讲台左边
被老婆惩罚,跪磋衣板,分床三天
秉性不改,以资深烟鬼自居,授徒无数

我在中年开始抽烟,被老K引为知己
我们交换香烟,惺惺相惜
他说,来一支,我就来一支
他说,再来一支,我就再来一支
很多人从我们身边走过,熟视无睹
远处的摩天轮旋转着,使高空缓缓降低

偶尔有烟鬼女人加入我们之中
我们互相客气着让烟,谈话有些奢侈
女人说:抽烟的男人心里都很痛苦
老K诧异之余,深表赞同一一
我对生命领悟过早,一生难得安稳
我看着他的黑牙,眼前晃过一阵黑暗

我转而想到自己大半生的磋砣
狠狠吸上一口,把烟头按灭在指尖上
我对女人说,一支烟,好长的一生!
我对老K说,火焰山,可以熄灭吗?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三人互相望着
地上是我们的影子,在暗暗冒烟





世界上最初的路是野兽们趟出来的
它们走一步看一步,撒一泡尿
作为记号。它们的同类循迹而来
它们的敌人也循迹而来

当人类从匍匐中站起,用两只脚走路
他们的眼睛看得更高更远一些
他们的双手把欲望抓得更牢靠一些
循着路的踪迹,布置死亡的陷阱

路带着人类从蒙昧中变得强大
从天真的赤裸中变成万物的主宰
路通向哪里,哪里就有贪欲和争斗
路是战争和死亡的通道,把生命窒息



感谢星期三

星期三的早晨,我在鸟鸣声中醒来
披衣起坐,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光线渐渐明亮,屋内浮出童年的气息
我从时间的惶惑中突然惊醒

母亲在灶屋间忙碌,步履蹒跚
己不是我当年熟悉的身影
父亲的病体像屋前的歪脖子栗树
把他的岁月耗散在拖拉机的跌撞中

我是父母的客人,束手旁观
徒然在回忆中唤醒过往的经历
乡村在静穆中低垂着瓦蓝的天空
旷野上的丛林泛着青黛的烟雾

很多年前,我徒步走到县城
在河流的转弯处,我曾悄悄哭泣
而在另一个转弯处,我又放声大笑
青春的放纵是到远方,不还乡

而今我鬓发斑白,心中布满霜雪
世上的桥我已走过无数,却不曾停留
在意外的风涛声中,我笑着又沉默
唯有那空茫中垂下的亮光使我心生神往

        (上五首均创作于2020年)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