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季春孟夏
加入时间:2018-12-19
诗人简介

季春孟夏:本名,廖鸿君,四川省乐至县人,居成都。诗歌爱好者,书写者。年少从戎,戈壁踏沙,漠风浴魂,方沉积下天池掠影,博格达风骨铮铮,马兰花开过,岁月流痕。农耕五谷,川中为根,70年代末,80年代初,曾在沱江流舸,剑南寻情,在当地一些芳地广种薄收,有零星诗花怀春。后因故荒耕35年,再度复耘,与诗恍若隔世。诗观:1,含蓄而不艰涩。2,炼意为本,字、句锦绣。3,诗之完美,是哲学,思想,艺术的完美,为之追求,美好一声。4,文学语言美如王冠,诗歌语言是冠之顶珠;对将诗歌随意亵渎,臭书,恶喻,腹泻的诗虫嗤之以鼻。

粉丝
关注

如梦令(正格.格一).小满(新韵)

麦孕晶莹初娩,
分蘖新秧又软。
风雨走雷声,
布谷晓呼歌晚。
小满,小满,
天际金秋还远。
壬寅年四月廿一日.小满.成都

月下芭蕉根

——分享:无法言新的情怀
作者:季春孟夏.廖鸿君
元旦感怀
芭蕉叶大太平根,长夜相思月下人。
梦映春晖无碧色,青山隐隐雪纷纷。
老家地名芭蕉沟,属太平村管辖。我是那儿的人,她就是我的根;也是父老乡亲的根。

小时候,这儿有许多绿叶大芭蕉,与人如影相随,息息相关。
窗钱,院后,绿裳迎风;山下,池边,碧影摇曳;
晚上,天空朗月深情留恋;人间倩影迟迟忘返。
尤其是夏日,酷暑难熬,望一眼她高高举起的芭蕉大扇,随风摇动,绿涛碧浪,清波涌流,
顿觉凉意沁脾,暑意顿消。
入夜,月光如水,万里无垠,芭蕉朦胧,相依相偎,
如诗如画,难分水乳,享不尽的心里蔚然与精神快意。这是一道抹不去的风景。
所以,“长夜相思月下人。”不寐之夜,往往会想起那儿的芭蕉良宵。

月下记忆a:乡亲们一年四季与月交往甚密,经常早出晚归,尤其是农忙时节,出门,玄月西天挂;收工
,半月东边悬。无月之夜,叫月黑头,摸黑归人是常态。
月下记忆b、再怎么忙,晚饭后,乡亲们也要聚在一起,聊家常,说趣闻。尤其是夏热酷暑,
哄着月亮依依不舍入寝帐;搂着月华朦朦胧胧醉梦中。
月下记忆c:当粗经常陪月的大人们,现只剩下寥寥无几;
牵着月光撵坝坝电影的伙伴,如今也劳燕分飞,不知去向。
——这些当粗的坝坝电影,作为一种文化符号,不时还在屏幕上出现,
而电影里的明星,却像儿时崇拜他们的芭蕉沟的小伙伴一样,走的走,衰的衰,所剩无几。
月下记忆d、留下的芭蕉跟,年轻的,有文化的,有能力的都到城里去了。
根都没了,那叶也随之而枯萎了。唯有这一弯冷月,还默默地遥映着、早睡的芭蕉沟之夜。

所以,没了芭蕉跟,叶绿不复存在,春晖自然无碧色,原来的青山,只有秋凉冬寒的满目雪花。
这雪花,也许是故乡的一种自然状态;
也许是余下的些微风土人情;
也许是与笔者有同样经历的情感白发。

一梦醒来,新年过来了,一头黑发,红红的小脸上,挂着两滴泪珠;
旧岁没有动,好像还在回味昨夜的梦,
雪,就纷纷扬扬地下了,所以,不愿意向雪花问一声新年好!

2022年元月5日.成都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