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季春孟夏
加入时间:2018-12-19
诗人简介

季春孟夏:本名,廖鸿君,四川省乐至县人,居成都。诗歌爱好者,书写者。年少从戎,戈壁踏沙,漠风浴魂,方沉积下天池掠影,博格达风骨铮铮,马兰花开过,岁月流痕。农耕五谷,川中为根,70年代末,80年代初,曾在沱江流舸,剑南寻情,在当地一些芳地广种薄收,有零星诗花怀春。后因故荒耕35年,再度复耘,与诗恍若隔世。诗观:1,含蓄而不艰涩。2,炼意为本,字、句锦绣。3,诗之完美,是哲学,思想,艺术的完美,为之追求,美好一声。4,文学语言美如王冠,诗歌语言是冠之顶珠;对将诗歌随意亵渎,臭书,恶喻,腹泻的诗虫嗤之以鼻。

粉丝
关注

蝇幻灭

——赏读大邻先生《灭蝇记》随感
作者:季春孟夏
有一种奇谈:说蝇们也是生命,动辄将其灭之,是观念片面,行为极端,要与其和平相生,共营和美,方为仁善;
而那除四害,更是大不道,绝蝇性。

似乎这些善辩者,甘美琼宴,均要相邀大小蝇、蚊推杯换盏,共品佳肴,
共饮琼浆,共话和美。
俨然是脚踏美食,放飞思想蝇翅的亲蚊、怜蝇之推崇者,力行者。

而这悖论宏问,更如雷耳发聩,掷地霹雳,瓦釜有声:
岁月有眼,流年刻痕,它们被灭净了吗?
有劲!做不了就不做,这多“蝇情”,什么实践,什么过程,都是劳命;
灭不净,就不灭,这多“蚊静”!

就如异邦植物,不分良莠,可让其野蛮生长,百草丰茂,野性勃发,
善哉!岂不“草权”、“自由”乎?
与蝇们共蝇,共味,共舞,岂不蝇嗡,“蚊雅”,奇味大同!

以上感慨闲文是说:蝇有“蝇理”,蚊有“蚊论”。
其站台者,或曰:蝇们其体不壮,其味不熏,其害不髓;
且,悔泪如海,忏意如山,而积极退疟,对宴染而不滥,
可使蟠桃园里弼马温——放马。

而笔者观之,如此善后斜坡飞窗之意,堪忧灭蝇之效从折。
至于偶有脱帖之狡蝇,冒死折回,不知是宴席其味太过诱惑之故?
还是自然顺带之诱,还是其它玄惑?此处暂且不论。

其次,是蝇根,蝇性,蝇境习修所至。清香引来洞中仙,况蝇乎?
故:若见明蝇暗蚊,往来留影。这灭蝇帖,便是立竿见影之硬件,
各种场合均可施之,
对那些“公的、母的、肥的、骨感的”均可痛灭之,不可姑息。
而这蝇帖,也需灭伪存真,合力齐心,方显狠灭。

至于大邻先生让蝇们“折翼湿地”,现尸宴帖,活灵诗文,刻影眼前,
留丑世人,则与灭蝇帖一硬一软,一力一文,殊途同归,均为施灭。
可让后蝇辈,尤其是来围观,前仆献身先者,
窃笑它们蝇活不达,蚊技不佳的后蝇辈们,畏之惧之而蝇魂颤之、戒之。
此是从心、从魂的锐灭之法。

而诗人城上坐观蝇辈“幻灭”,则是另一种境界:
不为“奇香”所惑,不随蝇风起舞,一种诗歌诗人境界。赞叹!
2021.5.29.成都

大林先生原作:
灭蝇记

作者: 林大邻 2021年05月11日16:42

阳光晴好
在午后餐厅,放置灭蝇帖
我稳坐城头观幻灭

蝇闻讯赶来,越聚越多
有资深的蝇,刚出道的蝇
公的母的丰满的骨感的
跳着舞的唱着歌的
一只不信邪的蝇,低空飞行
折翼湿地仰天长叹,悔不当初

看啊,又一只蝇
刚从险境脱身,明知宴席布满陷阱
难忍奇香阵阵袭人
像赴死的壮士,再入玄门
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我敢肯定,一屋子常开会的蝇
有裙带关系的蝇,都会陆续驾临

蝇幻灭

——赏读大邻先生《灭蝇记》随感
作者:季春孟夏
有一种奇谈:说蝇们也是生命,动辄将其灭之,是观念片面,行为极端,要与其和平相生,共营和美,方为仁善;
而那除四害,更是大不道,绝蝇性。

似乎这些善辩者,甘美琼宴,均要相邀大小蝇、蚊推杯换盏,共品佳肴,
共饮琼浆,共话和美。
俨然是脚踏美食,放飞思想蝇翅的亲蚊、怜蝇之推崇者,力行者。

而这悖论宏问,更如雷耳发聩,掷地霹雳,瓦釜有声:
岁月有眼,流年刻痕,它们被灭净了吗?
有劲!做不了就不做,这多“蝇情”,什么实践,什么过程,都是劳命;
灭不净,就不灭,这多“蚊静”!

就如异邦植物,不分良莠,可让其野蛮生长,百草丰茂,野性勃发,
善哉!岂不“草权”、“自由”乎?
与蝇们共蝇,共味,共舞,岂不蝇嗡,“蚊雅”,奇味大同!

以上感慨闲文是说:蝇有“蝇理”,蚊有“蚊论”。
其站台者,或曰:蝇们其体不壮,其味不熏,其害不髓;
且,悔泪如海,忏意如山,而积极退疟,对宴染而不滥,
可使蟠桃园里弼马温——放马。

而笔者观之,如此善后斜坡飞窗之意,堪忧灭蝇之效从折。
至于偶有脱帖之狡蝇,冒死折回,不知是宴席其味太过诱惑之故?
还是自然顺带之诱,还是其它玄惑?此处暂且不论。

其次,是蝇根,蝇性,蝇境习修所至。清香引来洞中仙,况蝇乎?
故:若见明蝇暗蚊,往来留影。这灭蝇帖,便是立竿见影之硬件,
各种场合均可施之,
对那些“公的、母的、肥的、骨感的”均可痛灭之,不可姑息。
而这蝇帖,也需灭伪存真,合力齐心,方显狠灭。

至于大邻先生让蝇们“折翼湿地”,现尸宴帖,活灵诗文,刻影眼前,
留丑世人,则与灭蝇帖一硬一软,一力一文,殊途同归,均为施灭。
可让后蝇辈,尤其是来围观,前仆献身先者,
窃笑它们蝇活不达,蚊技不佳的后蝇辈们,畏之惧之而蝇魂颤之、戒之。
此是从心、从魂的锐灭之法。

而诗人城上坐观蝇辈“幻灭”,则是另一种境界:
不为“奇香”所惑,不随蝇风起舞,一种诗歌诗人境界。赞叹!
2021.5.29.成都

大林先生原作:
灭蝇记

作者: 林大邻 2021年05月11日16:42

阳光晴好
在午后餐厅,放置灭蝇帖
我稳坐城头观幻灭

蝇闻讯赶来,越聚越多
有资深的蝇,刚出道的蝇
公的母的丰满的骨感的
跳着舞的唱着歌的
一只不信邪的蝇,低空飞行
折翼湿地仰天长叹,悔不当初

看啊,又一只蝇
刚从险境脱身,明知宴席布满陷阱
难忍奇香阵阵袭人
像赴死的壮士,再入玄门
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我敢肯定,一屋子常开会的蝇
有裙带关系的蝇,都会陆续驾临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