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季春孟夏
加入时间:2018-12-19
诗人简介

季春孟夏:本名,廖鸿君,男,四川省乐至县人,居成都。诗歌爱好者。年少从戎,戈壁踏沙,漠风浴魂,方沉积下天池掠影,博格达风骨铮铮,马兰花开过,岁月流痕。农耕五谷,川中为根,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当地《沱江文艺》 《剑南文学《作家摇篮》 《未来作家群》等纸刊广种薄收,有零星诗花怀春。后因故荒耕35年,再度复耘与诗恍若隔世。 诗观:枯藤 古树 昏鸦, 小桥 流水 人家。 形象,老是抢我的想法。

粉丝
关注

梅.耳

——赏评梅吟《秋之声》
作者:廖鸿君

原诗:
秋之声
作者:
梅吟

喜鹊恣意欢歌
???树,绽放出疯狂的色彩
???赤橙黄绿的世界
???我们聆听着大自然多么赏心悦目的慈悲

???这是一场盛宴
???地球与主人亲密相拥
???这是关于灵性的启示
???治愈途中
???我构思着果实与红枫交相辉映的乐章

???日子来到一个节点
???当蝴蝶落入霜降虎口
???在那彩虹的寂静中?
???从灌木丛?
???突然传出伐木的声音……

赏评:
    诗歌先扬后抑,明扬暗抑,首尾形成强烈的艺术反差对比。结尾处,诗人用很具象征意义,由“灌木丛突然传出”来的“伐木声音”反扣题眉,作为全诗的聆听启发点,引导人们解密“鸟”的“欢歌”,“树”的“色彩”背后所蕴藏的隐象含义。诗人以写“一场盛宴”为发散旋钮,来描绘各在这场“盛宴”中的吃相所表现出的精彩拍相。这场面大可寰宇,小可山头,都有自己的准确位置。只是有的观而不屑,有的迷而不苏,醉儿不醒,吃而不吐,撑而不呕...。
首先是“喜鹊”超常的天籁“恣意”之声前驱鼓号,玉树极具诱惑“疯狂”的劲爆王色站台,“赤忱黄绿的”各大菜系轮番应谱,于是,声 色 舞 味,醽醁香樽,调出食绝乾坤的海口欲涎;咀嚼着勃发爆裂烹香带来的快意冲击,漫品着无翅气球横飞云空的玄妙感觉。在撼人心魄的交响洪涛声中,带上耳塞,“聆听大自然多么赏心悦目的慈悲”低频微颤,算是另类;这颤音是多么微不足道,不合时弦;与其说是“赏心悦目”,倒不如说是子盗母血,成其拼盘;与其说是“慈悲”善佛,不如说是无力的凄苦低吟;诗人一个意味深长的“多么”怨词,蕴藏了多少“大自然”的无可奈何与心酸痛楚。这就是“慈悲”血分——“赏心悦目”的音符,呕血出的交响乐。    在这场“盛宴”中,“地球与主人亲密相拥”。经常讲,人是万物之灵,是世界的主人,到底谁创造了世界,谁养活了谁?诗人两组词汇简单的排序,就十分巧妙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过度的亲密无间,就是掠夺对方的空间。表面上的无缝亲密,实则是一厢情愿的献身。只怕是已经触动了“灵性”付出的感应点,却迷而不返,痛而不悔;从痛感缠绵的“治愈途中”病历记录证明:所谓的“亲密相拥”也是带钩,带刺,带针管的;遍体鳞伤之后,一边治疗,忍痛负重,还要“构思”反差特别醒目的“果实与洪峰的乐章”。热带风暴潮超生过后,多少死鱼漂灵?既然是宴会,就没有不散之时,除了遍地狼藉,还有几只耳朵在聆听“慈悲”的呻吟?来看诗人笔下的“日子”(!),“到了一个”什么样的“节点”:“蝴蝶落入霜降的虎口”,一组“日子”,“落入”,“虎口”,犹如点射齐发,令人寒而紧缩:a为什么用“日子”不用时候?掰着指头数一数还有多少这样的“日子”归己,就知道诗人遣词的精妙与忧患意识是多么情切;b.一个“落入”,便暗示诱而张网以待了;c.“虎口”之下,你只是启动了你的一张吃口。面对不寒而栗的“霜降”“虎口”,“蝴蝶”梦者,蜕变一刻,做何举措?是继续炫耀斑斓色彩,还是穿越时空梦会庄周,继续玄幻?或是从新认识蜕变前的一丝本相?现实很残酷,“灌木丛”传出的“砍伐声”从根本上绝了“喜鹊”,玉“树”们的丝毫念想。可我还有些不死心:要去看看是谁在挥动利斧?!
2023.10.31..一稿
2024.1.5.二稿
2024.1.10.三稿
后记:梅吟老师的一双特殊耳朵,聆听到了不被人发觉的秋声,与自己有些共鸣,便写了以上这些文字。谢谢诗人!致敬!||2024.3.25.成都

梅.耳

——赏评梅吟《秋之声》
作者:廖鸿君

原诗:
秋之声
作者:
梅吟

喜鹊恣意欢歌
???树,绽放出疯狂的色彩
???赤橙黄绿的世界
???我们聆听着大自然多么赏心悦目的慈悲

???这是一场盛宴
???地球与主人亲密相拥
???这是关于灵性的启示
???治愈途中
???我构思着果实与红枫交相辉映的乐章

???日子来到一个节点
???当蝴蝶落入霜降虎口
???在那彩虹的寂静中?
???从灌木丛?
???突然传出伐木的声音……

赏评:
    诗歌先扬后抑,明扬暗抑,首尾形成强烈的艺术反差对比。结尾处,诗人用很具象征意义,由“灌木丛突然传出”来的“伐木声音”反扣题眉,作为全诗的聆听启发点,引导人们解密“鸟”的“欢歌”,“树”的“色彩”背后所蕴藏的隐象含义。诗人以写“一场盛宴”为发散旋钮,来描绘各在这场“盛宴”中的吃相所表现出的精彩拍相。这场面大可寰宇,小可山头,都有自己的准确位置。只是有的观而不屑,有的迷而不苏,醉儿不醒,吃而不吐,撑而不呕...。
首先是“喜鹊”超常的天籁“恣意”之声前驱鼓号,玉树极具诱惑“疯狂”的劲爆王色站台,“赤忱黄绿的”各大菜系轮番应谱,于是,声 色 舞 味,醽醁香樽,调出食绝乾坤的海口欲涎;咀嚼着勃发爆裂烹香带来的快意冲击,漫品着无翅气球横飞云空的玄妙感觉。在撼人心魄的交响洪涛声中,带上耳塞,“聆听大自然多么赏心悦目的慈悲”低频微颤,算是另类;这颤音是多么微不足道,不合时弦;与其说是“赏心悦目”,倒不如说是子盗母血,成其拼盘;与其说是“慈悲”善佛,不如说是无力的凄苦低吟;诗人一个意味深长的“多么”怨词,蕴藏了多少“大自然”的无可奈何与心酸痛楚。这就是“慈悲”血分——“赏心悦目”的音符,呕血出的交响乐。    在这场“盛宴”中,“地球与主人亲密相拥”。经常讲,人是万物之灵,是世界的主人,到底谁创造了世界,谁养活了谁?诗人两组词汇简单的排序,就十分巧妙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过度的亲密无间,就是掠夺对方的空间。表面上的无缝亲密,实则是一厢情愿的献身。只怕是已经触动了“灵性”付出的感应点,却迷而不返,痛而不悔;从痛感缠绵的“治愈途中”病历记录证明:所谓的“亲密相拥”也是带钩,带刺,带针管的;遍体鳞伤之后,一边治疗,忍痛负重,还要“构思”反差特别醒目的“果实与洪峰的乐章”。热带风暴潮超生过后,多少死鱼漂灵?既然是宴会,就没有不散之时,除了遍地狼藉,还有几只耳朵在聆听“慈悲”的呻吟?来看诗人笔下的“日子”(!),“到了一个”什么样的“节点”:“蝴蝶落入霜降的虎口”,一组“日子”,“落入”,“虎口”,犹如点射齐发,令人寒而紧缩:a为什么用“日子”不用时候?掰着指头数一数还有多少这样的“日子”归己,就知道诗人遣词的精妙与忧患意识是多么情切;b.一个“落入”,便暗示诱而张网以待了;c.“虎口”之下,你只是启动了你的一张吃口。面对不寒而栗的“霜降”“虎口”,“蝴蝶”梦者,蜕变一刻,做何举措?是继续炫耀斑斓色彩,还是穿越时空梦会庄周,继续玄幻?或是从新认识蜕变前的一丝本相?现实很残酷,“灌木丛”传出的“砍伐声”从根本上绝了“喜鹊”,玉“树”们的丝毫念想。可我还有些不死心:要去看看是谁在挥动利斧?!
2023.10.31..一稿
2024.1.5.二稿
2024.1.10.三稿
后记:梅吟老师的一双特殊耳朵,聆听到了不被人发觉的秋声,与自己有些共鸣,便写了以上这些文字。谢谢诗人!致敬!||2024.3.25.成都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