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粉丝 关注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姓名:度母洛妃
加入时间:2015-06-30
诗人简介

度母洛妃,度姆洛妃,本名何佳霖,曾用笔名颇多。出生于七十年代初,现居香港。热爱文学,热衷教育事业。现任华声晨报社(海内外发行刊号)副总编辑;《华星诗谈》主编; 橄榄叶年鉴主编;《女也》诗刊主编。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艺术联盟联席主席; 香港女作家协会主席。著有多本诗集。荣获第十六届国际诗人笔会中国当代诗人杰出贡献奖;第五届中国当代诗歌贡献奖;两岸四地诗歌高峰论坛诗歌大使等荣誉称号。

粉丝
关注

水說水沒說


水並不是一直在流動
有時它變成妊娠紋躺在女人的肚皮上
水不總是柔軟的,它刻在魚的身上,魚鱗屬於最硬的水
水很有個性,也沒有個性
它像雲,溫柔的時候躲進樹心裡等着花開
水是一個龐大的族群,由億萬個細小的願望組成
它們互相追逐又互相平衡
水也有水的悟性,它不執著於聚散
不停地組合又不停地打碎組合,像人與人的緣份
散落多時又一起
水有很多話只告訴相知的人
比如流落在世間的每個人都是我的前身
他們閃光,腐朽,以死為生,但他們都正在走向我。

水說水沒說


水並不是一直在流動
有時它變成妊娠紋躺在女人的肚皮上
水不總是柔軟的,它刻在魚的身上,魚鱗屬於最硬的水
水很有個性,也沒有個性
它像雲,溫柔的時候躲進樹心裡等着花開
水是一個龐大的族群,由億萬個細小的願望組成
它們互相追逐又互相平衡
水也有水的悟性,它不執著於聚散
不停地組合又不停地打碎組合,像人與人的緣份
散落多時又一起
水有很多話只告訴相知的人
比如流落在世間的每個人都是我的前身
他們閃光,腐朽,以死為生,但他們都正在走向我。

把一个梦低下,让两个人天涯


     ——致三清山(组诗)

(一)

拾级而上
就注定了别离
水珠,酒气,密语
氤氲的天
你选择直线地走向我
如我为等你而有过的执念
看客,用诗意或天眼
预测这熟透风景
爱,已及时开花
那个密密麻麻的雨夜
我们很幸福。

(二)

心一旦飞了出去
就染上相思
女人爱了就甘愿沉沦
我只是一个差使
为传递某个神的旨意
才必须远行
我不能若无其事地放下
你如风的背影
为这座山
我怎能寥寥几笔
 
(三)

各显形神的石头
是天宫的道具
佛祖幻化一个个众生相
增添自己的烦恼
你已成就我的妙笔生花
把一个梦低下
让两个人天涯
我不是那位坐化千年的女神
对你,怎会心如止水?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