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冰丝三月
加入时间:2020-08-1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你指间跳动的乐符,是我不变的信仰。 任四时流转,不变的是人心。

如同白玉兰花一般的男人(白皮书)

今天,风如同往常一般的,
就像是你在我耳边轻轻地呢喃;
没有一丝的戾气,
干净的就像是早佛堂路边上的那一排排的,
洁白如温玉的白玉兰花。
想让你知道,
又害怕让你知道;
希望你能够懂,
又害怕你懂,
这无法言喻的心情:如早泻的白玉兰花一般疯狂盛开。
今天,
是一个于你而言平凡的时刻;
却,
是我此生最不愿忘却的瞬间。
白玉兰花,
一如遇见你的那一刻,
落英缤纷,
满世界都是你来时的味道。
如果,可以,
我想我们是彼此相爱着的;
如果,可以,
我想我们彼此是相遇见的;
如果,可以,
我想和你再来一场白絮如沫的邂逅;
如果,可以,
真希望可以化作一颗种子,
长在你来时的路上;
这样,你就不会轻易的把我忘掉,
这样,我就不敢轻易的离开,
这样,我们都可以彼此分享:于你的美,于我的爱!
看花开,你会不会开心,
看花开,你会不会悲伤,
看花开,你是否也有那么一刻为谁落寞,
看花开,你是否也有那么一瞬想家:想家里的那个——女人!
风,轻柔地对白玉兰花告白,
你,温柔的离开,
风,还想说什么,
只是最后只剩,她在风中哭泣。
爱恋了一个夏季的树开花了,
那是承载着,你对夏的不舍,
这白玉兰花,朵朵都像你,又朵朵不像你。
你恨恋着秋的落寞,
缠眷着夏的迷离,
只期盼这冷漠无情的冬,可以将你带走。
你是否,也曾为一个人哭泣,
你是否,也曾为求一次家的温暖,
你是否,也曾为候鸟盘旋不愿离去,而开心。
你是否,也曾为爱恋一个人而苦恼,
你是否,也曾为一朵花的凋零而惋惜,
你是否,也曾为一棵树的夭折而愤恨不已,
你是否,也曾为一场不明觉厉的暗恋而暗隐诡谲,
你是否……
或许,你开始觉醒,
或许,你开始离去,
或许,你开始厌倦,
只是,这颗曾经为你躁动着的心:该,如何安放?!
你,不愿离去,是因为她的挽留;
你,不愿离去,是因为我的不舍。
你,不愿离去,
是因为树对风的本情,
还是,风对花的绝情。
你,不愿离去,
是因为花对风的眷恋,
还是,这大地对树的悲鸣。
只是,最后一朵白玉兰花的掉落:树,也不曾落一滴眼泪。
我不曾一次的问你,
如果可以,我们有多少次的机会,可以在一起;
我不曾一次的问你,
如果可以,我们有多少个完美的灵魂,可以邂逅;
我不曾一次的问你,
如果可以,我们有多少段缠眷不离的感情,可以回味。
一个如白玉兰花一般的男人,
这是,我内心最后的独白。
树对风说:
你,可以每天都来,
只是,不要让我一个人等太久。
风对花说:
每,一次的雨露,
不是,水对树的爱恋,
而是,云对风的决绝:于我而言,你与太阳一般纯粹,仅此而已!
如若,我是太阳,
你,是否会对我会有一丝的不同;
如若,没有花开,
你,是否还会记得树下的花海;
如若,这条路你不曾来过,
你,是否……
我说,我没有恨过,那是假的;
我说,我没有爱过,那是真的。
于你而言,那棵会开花的树,你知道名字吗?!
于你而言,那棵长在你路边的树,你可曾抬头看一眼?!
与你而言,那片为你凋零的花,你可曾拾起?!
你小心翼翼地拿下,掉落在你头上发间的那朵白玉兰花,
你疑惑的问道:是不小心的掉落下来的吗?!
没有人回应,
只剩,树在风中悉数的狂躁着。
那是,
秋,对你最后的一丝安慰。
风,
不曾,来过。
动的,是你,
是你,寂静灵魂背后的那颗心!
白玉兰花不曾开过,
就像是你,后悔来过!
大地满是伤疤,却依旧对树的不舍;
黯音,你对来时的路,
可,还曾记得,
来时,这路:可曾有会开白玉兰花的树?!
这满树的白玉兰花,可曾因你来,而纷纷掉落?!
这一路,你走来的路,
无风,花自落,无树,柳成埃!
这满树的白玉兰花,
只是因为,
来自,一颗尘埃,
对一个如同白玉兰花一般的男人的暗恋。
这满地的白玉兰花花海,
是她,不愿错过,
只是,这一瞬他的回眸,
只因,她在佛前苦苦跪了三千年。
风在雨的哭泣中,躲进云的怀抱,
雨在花的眷恋中,落入大地的手心里。
然而,
对于,冬天快到的你,
现在在干什么呢?!
是不是卷着衣袖,
系着围巾,哈着热气,
簇立在这满是花瓣的必经路上,
回眸凝视,
最后,失望的离开。
真想,来一场,
如同,白玉兰花一般都爱恋,
又如同,爱恋你一般。
来自一颗尘埃,
对一个如同白玉兰花一般的男人的暗恋。
风会记得,
我的世界,
你,曾不止一次来过,
不止一次,离去。
直到,白玉兰花花开,
你就这样,来,
没有走,在我心里住了一辈子。
没有人知道,
那一次的回眸,
便是我此刻每一分钟的思恋。
没有人知道,
这本来没有路,
只因为你在这花海驻足,便开了一条路。
没有人知道,
这里本没有树,
以为你会发现,以为你会喜欢,
只是你没有一次停留过。
风在嘲笑,花的不值,
云在讥讽,树的婆娑,
只有这,大地啊,没有丝毫犹豫便干涸了。
这干涸了的是花的心,云的泪,
还有,我对你的不舍。
阳光正好,
只是这条你曾不止一次来过的路,
没有了你的身影。
突然,有一天,
我惊讶的发现,
自己的影子,在风中温柔的对着我笑。
一如你,
一如我遇见你时的那一份阳光,
又或者,什么都不是,
只剩下,风在尘埃里叹息,
她只是经过,他,只是经过。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