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诗选(四十七):吉云飞的诗

作者:吉云飞   2018年04月17日 15:40  中国诗歌网    22    收藏
吉云飞

微信图片_20180417102430


吉云飞,1993年生于蜀中小镇。2011年起,在北京求学。今为北大老博士。好为人师,好冷冷一笑,尤好讲段子与听段子。职业看小说,副业打游戏,偶尔作文,偶然写诗。


>>>查看其他90后诗人


阿尔都塞


你是未-

你来

你-写,故你-

你是我们之中最后一个疯子


你是潜-

你流

你-保卫

你亲手扼死了埃莱娜舅妈


我是你

偏斜

的外甥

我的舅舅!

你的武器再也不能说话了

我去年

终于

拨通了

你空号的电话


现在

我所跧居的

这一座

宏大-棺材

正下着

无人见的

历史的金雨

——之内

我握紧

这把撑开就会下雨的

黑伞——你生就带来的

一朵鲜花般的嫁妆


我收起伞

用这支

恐怖的笔

埋葬你

虽然我不能确定

这便是

最后的仪式


小镇少年


自行车呼啸而过

山林浩荡

三条街道都在愤怒

麻雀只需要一根电线

燃烧的喉咙

却渴望一千支香烟

一口郁结多年的浓痰


在离家五十米处流浪

流浪

直至花光口袋里的最后五毛钱

每一个昏暗不明的拐角

都是一处异乡

异乡人永远是少年

就像天堂是街机厅和烂尾楼的模样


三国战纪 拳皇 打飞机

西游释厄传 圆桌武士 斗地主

硬币的正面是快乐

另一面是意义的洋流 

不过最美妙的还是那哐当一声

火焰让人温暖


Game Over后的永恒轮回

是上帝的亲吻


烟火缭绕

这是少年人的江湖

贪婪地吮吸每一口浓雾和喊叫

每个懦弱的孩子都需要

一只飞翔的手柄

一双愤怒的眼睛

一个巴掌大的巴掌


一杆入洞

胖子不适合弯腰

街机厅和台球房只隔着半堵颓墙


鸡犬相闻

跨过那些必须仰望的背景

小孩子就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规则


城里的文明人不会懂得

绿色的和红色的蛋

都是鸭蛋


就像他们不会明白

老K从没做过小K

16岁的他学会了世界上所有的语言

8岁的和80岁的

女人的和猫的


老K随身带着十个名字和三副扑克

可以在半分钟内翻出一对老K

赢掉你身上所有零钱


不过人人都爱老K

他比美国队长还要美

能从奶奶的重重警戒中将你营救出去

又能载着你在夜色迷茫前胜利归来

提供一百种让母亲骄傲的理由

追风少年,身骑白马斗恶龙


在街头的野气尚未散尽的那些个冬天

我常伴着月光星光和灯光

穿过茫茫旷野

死一般寂静的山岭和街道

脚下是坎坷不平的石子路

以及百种柔肠的田垄

蛙鸣和鬼叫


在宇宙的边缘

终于学会吞食一只伟大的魔鬼



宿舍生活


一天没见

居然有些想你

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

疯狂迷恋LOL的时候


在床上

水房传来一阵猛烈的咳嗽

人字拖的声音

总让我产生一种隐秘的欢乐

像是爷爷死后

长跪在灵前

听三个道士彻夜喊丧


母亲昨天微信提醒

父亲在抱怨

我中秋没给他打电话

我说好

明天


搭在椅子上的羊毛大衣

上面有一顶黑色的草帽

闻了闻右手食指

真的有股烟草味道


夜里到阳台

点一支香烟

然后低头轻轻地

头发湿漉漉的女生

在澡堂大门与你擦肩而过

你看不清她

脸上氤氲着的那层甜美水汽


如果对生活的要求不高

饮一杯酒

这两种味道足以让你睡个好觉

唯一的例外,是空虚的来袭

他是一个和蔼的中年男人,微秃,嘴角有点小狡黠

讲着大家都认为很对的话,包括你

在讲台上,人五人六


他知道读书无法抗拒这种无聊

所以有时喜欢胡说八道


装疯卖傻

把生活的每一滴汁水都榨干

才能遏制住裂开的嘴唇

对同样猩红的血水的狂躁


火星熄灭在花盆里

车流穿梭在天桥下

该睡了


时代把它的每个孩子都禁锢在斗室之中

我猜

这里,已经是最大的一间


不周山


绕山三周 

也捡不到一根骨头

只有冷冷的雨在下


风从五脏六腑中吹出来

冻住了晃动的时空

那天地翻覆的一声巨响


天下的悲欢与血

在火里熔炼出一朵金莲花


每当我伸出手想要去触碰

就只剩下漫天风雨缀满了夕阳


有人在山下打仗、流血、迎亲

有人在山上砍柴、种地、入土


夜里有渡鸦飞过崖头

关于过去

我所知的不多


冬之旅


在此,再次——距离成为了祈祷。


冰冷的火之如遥渺星座者

他如星座般祈祷

在黑水莽莽的澈析中抹消

抹消就是他的面孔


虚弱的火之为阳光所稀释者

他是城市的嚣闹

他将伪造的历史拥在怀

安慰着枯荣与草木与未来


忧郁的火是我们

彼于乡土与城市间流放者

流浪的距离是记忆的引信

燃烧,从不爆炸,如夜的茫茫大块里的一嗤拉花火

真空中的无果之谎花。


洁白的火之如雪流如注者

就是这冬天的最后一场雪

他覆盖,包裹,他将不存在的未来拥在怀


那姿势仿佛在祈祷

紧紧地抱着一个被遗弃的小弥赛亚留在雪地里的那个:浑圆、可爱的形状


(选自《我听见了时间:崛起的中国90后诗人》)


识别下图二维码购书

微信图片_20180227141132


责任编辑:牛莉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